嫂嫂,不行!

 

「38288!」
「在!」應這個號碼的人就是我(駱風),廿五歲,進來這個監獄都已經六年了。
整整過了六個冬天,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現在是什麼樣?聽說機場搬了,聽說有一個金融風暴,到底外面的一切是否和六年前相似?只要過多幾天,我便知道一切!興奮中帶有一種哀傷,興奮可以重見天日,哀傷已舉目無親,出到外面何處是我家?開始害怕出獄,裡頭的兄弟都肯助我一臂之力,可惜,我不想重操故業,謝絕兄弟們的一般好意。
這個背影好熟悉,對!是洪濤!我不禁的喊了一聲,這一聲是我六年來最響亮的一聲:「洪濤!」
他回頭一望,也喊:「駱風!」我倆已六年沒見。
經過和他一談,知悉他幾個月前落網,我比他早五年,他屬主謀被判十年!我倆是屬同一宗案件,他知悉我即將放監。
洪濤說:「駱風,我想拜託你一件事,可以嗎?」
我說:「大哥,什麼事?請講。」我很明白他的心是有多酸啊!
洪濤:「我太太兩個月前替我生了一個孩子。」
我說:「大哥,恭喜你啊!是第幾個了?」
洪濤:「是第一個。有什麼值得好恭喜的,原本我不要,但她屬於難受孕,所以這麼多年還是第一個,她堅持要的。她決定要的一刻,我隨即被捉。」
我說:「大哥,你也不可以迷信,還清了債,還不是男子漢一個!」
洪濤:「駱風,你真是我好兄弟,沒把我供出來,要不然你的刑期可以減少幾年。」
我說:「對了!大哥,你要我辦什麼事?盡管說。」
洪濤:「大嫂她剛生了,我想你替我照顧大嫂,可以嗎?」
我說:「大嫂家裡沒有親人嗎?」
洪濤:「她和我一起的時候已斷了六親,更何況現在還有了我的孩子。」
我說:「那……不是很方便吧?」
洪濤:「弟,你以前都沒出賣我,現在我不相信你,還可以相信誰呢?反正你說你出去後也沒地方落腳,我那剛好多了一個房間,房租你也不必擔心,我的安家費裡會幫我交,放心!她明天來探我,我叫她來接你出獄,那不就行了?拜託你了,弟弟!」
我說:「那好吧!只要大嫂她不喜歡,可以馬上叫我走,我不會給她添麻煩的。」
洪濤:「那謝謝你了!拜託了!」
到了我出獄那天,已有一位年約廿六歲的女人在監獄門外候著,她一見我出來,走向前我這邊問:「請問你是不是駱風?」
我答說:「是的,洪濤是我大哥。」
她說:「那就對了!我是洪濤的的太太。我們走吧!」
我叫了她一聲:「大嫂,我們現在去哪裡呢?」
大嫂說:「當然是回家啊!」
我說:「大嫂,妳不介意嗎?」
大嫂說:「我介意就不會來接你了。」
我想:「對啊!我怎麼這樣笨呢?」
回到家裡,我一踏進這間屋子,感覺很舒服,又乾淨。大嫂帶我看了我的房間,我很滿意,應該是說我好高興才對!
大嫂為我準備了一切,我簡直像回到自已的家一樣。大嫂給我的印象是非常高貴、賢慧、美麗且大方,而且還有一副好身裁,一對大的乳房配襯著修長的美腿,還有那高高的臀部。
我六年未曾接觸過女色,心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嫖妓,可是監獄所給的錢也不多,往後的日子也不知怎樣過,所以很快便打消了這個念頭,心想還是晚上手瀆吧!
突然間,小華(大嫂的孩子)哭得很大聲,我們急忙上前一看,發現他滿臉通紅,我摸他的頭額很燙,知道他是發高燒了。
大嫂不知所措,我馬上抱起他往診所去,經過醫生診斷,必須馬上送院。送他到醫院的時候,醫生說幸好及時送來,要不然可會有危險,不過小華要留院觀察。大嫂聽了後,放下心頭大石,對我一笑以報感激之恩。
(二)
經過辦理妥一切手續後,已經很晚了,我們想起原來還沒吃飯,於是到了一間餐廳裡。
大嫂說:「謝謝你!駱風,要不是有你在,我可不知道該怎樣辦。這餐算什麼都好,就當是我慶祝你重獲自由吧!」
我說:「謝謝大嫂!妳太客氣了,要不是妳肯收留,我今晚都不知道去哪裡住呢?應該是我謝謝大嫂的!」
大嫂要了一支紅酒,她說好久沒試過這般高興,拿起杯和我對碰了一下。
當大嫂把酒杯放在嘴巴,伸出舌頭沾酒的那一刻,是多麼的高貴美艷啊!我的陽具已在餐桌底下高高舉起!
「哎喲!」一聲,我馬上站了起來,原來大嫂不小心把酒滴在衣襟上,我的視線也全神投入在她的乳峰上,紅酒是很難脫色的,大嫂馬上用紙巾在乳峰上擦拭,那薄薄的上衣把大嫂的雙乳美態呈現出來,我急需要一個深呼吸來調整我的情緒。
大嫂回頭向我說:「沒事了!」眼光投在我雙腿之間。啊!我失態了!我馬上坐下說:「對不起!大嫂。」
大嫂說:「我知道你在裡面好多年沒接觸過女性,這是自然現象。這裡有些錢,你可別太晚回來,還有記得……帶……套。」說完後臉上呈現一片紅霞。
我心裡嘆:「太美了!」
忙說:「不用了,大嫂,我沒有這個習慣,也不會去嫖!」
她聽後好奇地問:「難道你是……」
我忙解釋:「不是!大嫂,我心理很抗拒嫖妓,會有不舉的現象。」
大嫂:「那你可要趕快找個女朋友啦!」
我不好意思的應了一聲:「好的!」
我們在一個愉快的氣氛下,結束了這個「艷餐」。
回到家裡已經夜深了,我向大嫂說:「大嫂,妳今天也累了,洗澡後上床休息吧!」
大嫂:「好,那我去洗澡了。」
我坐在沙發上回憶著往事,為何年少的時候會那麼愚蠢?大哥又怎會娶到這麼好的太太呢?對呀!大嫂進去浴室時沒把門鎖上,為什麼呢?我曾經也是一個囚犯,難道大嫂是為了不想傷害我的自尊,才會對我如此般的信任?還是她忘記鎖了?
一刻間,大嫂從浴室出來說:「駱風,該你洗澡了!你的牙刷,一切日常用品我都給你買了,放在你房裡,你自已去拿吧!」
我說:「謝謝大嫂!」
一陣陣的香味傳過來,我回頭一看,大嫂已換上了睡衣,一邊用浴巾擦乾頭髮,雙乳也隨著她的動作盪來盪去,那是沒有胸圍束縛的震盪,兩個肉球在……理智告訴我不能再看下去,可是慾火已帶動著我體內的精子傾囊而出!
我馬上走進浴室,解除身上一切,趕緊把內褲上的精液沖洗乾淨,然後沖掉體外的精液和內心的慚愧感,把它全部都送到大海裡去。糟了!我沒帶內褲,我本來想出獄後到外面去買,不想再用獄內的任何東西,可是我只顧忙小華的事,卻忘了自已的事,只好穿了睡衣,下體睡褲外加一層浴巾,跑回去房間找,可是沒找著,於是走出去敲大嫂的門。
大嫂開門後問道:「駱風,有什麼事嗎?」我不好意思的說:「我想請問大嫂,妳有沒有幫我買了內褲?」
大嫂:「哎呀!我真的給你忘了買這個呀!」
我不意思的說:「大嫂,可以借大哥的給我用一晚嗎?」
大嫂:「駱風,你大哥是在海外被捕的,他的行李全在海外,這裡沒有啊!」我啞口無言的站著,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大嫂說:「有了!你等我一下。」
大嫂出來後,紅著臉說:「你若不介意,就拿我的先去用一晚,明天我再為你買,好嗎?」
我紅著臉的說:「好……如果大嫂妳不介意,多謝了!明天我洗乾淨後還給妳。」於是我拿回了房裡。
其實我可以不要的,但我看見是她手拿的是一件通花透明紅色薄絲的內褲,我怎能拒絕呢?回房後我還不停地嗅,希望能嗅到其中的味道呢!我穿上後,一想起我穿著的是大嫂的貼身物,下面就挺起來了!
我又發現,大嫂的房門也是沒鎖啊!為什麼呢?最後我還是要把內褲穿在頭上才能睡得著。
(三)
第二天,我被一陣吸塵機的聲音吵醒了,這時剛好有腳步聲走進來,我睜開眼一看,原來是大嫂!我嚇了一跳,頭上還套著她的內褲呀!我馬上拿了下來,羞著臉說:「大嫂!早……安!」
大嫂不好意思的說:「不早了。我以為你出去了,對不起!我沒敲門便走了進來!」
我急忙說:「是啊!已經中午了,我去洗臉……」說著我馬上拿起內褲跑進浴室。當我拿起內褲準備穿的時候,突然想起剛才我挺起的陽具,不是全給大嫂看見我的醜態了嗎?
「哎呀!」怎麼會這樣大意呢?現有我需要的是冷靜,要不然,那小小的內褲又如何能容納我已挺起的雞巴呢?
洗了臉後,見大嫂已經坐在沙發上,我不知道要對她說些什麼好,她反而若無其事地看著報紙。她見了我說:「駱風,桌了上有些東西,你快吃了吧!等一會陪我到醫院好嗎?」我馬上回答:「好的,大嫂!」
我鬆了一口氣,幸好她沒提起那件醜事,我趕快吃了東西,便回房換衣服準備去醫院。
我們乘搭地鐵去醫院,由於乘搭列車的人很多,我們兩個被擠在一起。我的天!大嫂和我兩人貼在了一起,我無意中從她衣領的空隙縫中看到兩個雪白的乳球,它們也正在擠壓著我的胸膛,這是何等誘惑啊!雞巴挺起了向她尋找容身之所,那小小的絲褲在我龜頭上不停地搔癢,其滋味令我滿額大汗,大嫂也不知何時在臉上妝上了一層紅粉。
此時此刻我下體也不聽使喚,不停地向前推動與磨擦,大嫂雖想退縮,但後面的擠逼也漸漸形成迎合姿態,最後精子和汗水湧出,結束了這場「艷戰」!薄薄的小褲不足以抵擋那千軍萬馬,終於慢慢浸出褲外。
列車到站了,我和大嫂走出去時,她突然回頭遞了一張紙巾給我,羞著說:「探完了小華後,我陪你去買條褲子。」
到了醫院,大嫂很緊張地詢問小華的狀況,醫生說幸好昨天及時送來醫院,如今狀況很理想,過幾天便可出院。
大嫂聽了後心裡很高興,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份對我的感激。
她抱起小華不停地親他頭額,而我是多麼希望她能親在我身上。
大嫂回頭望了眼我說:「駱風,幫我把布廉拉上,替我在外面守著。」
我把布廉拉上後,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往裡面一探,原來大嫂正在解開衣上的鈕扣,再把胸圍的扣子解了,把她的大乳送上小華嘴邊,手不停的在乳上擠著,讓乳汁方便給小華吸入口中。
我也需要那份乳汁來滋潤我那乾渴的喉嚨,心裡在呼叫:「大嫂,我也想要啊!」
探望完了小華後,大嫂便帶我到一個商場,為我添購了一些衣服和內褲,在我挑選的時候,我眼睛不是看著衣物,而是看著她的大乳。
走到女裝部的時候,我羞著臉向大嫂說:「我昨晚穿了妳的內褲,今天還弄髒了,我可以買一條新的送給妳嗎?」
大嫂羞紅著臉,點點頭說:「好,但你要陪我一起挑選。」
我不知怎樣回答她,只能也點點頭說:「好!」
大嫂拿起一條白色透明蕾絲的內褲問我說:「這條好不好看?」
我說:「只要是穿在大嫂身上,一定好看!」
大嫂羞羞的說:「你怎麼知道?好吧!就要這一條了。」
經過賣胸圍的部門,我向大嫂說:「大嫂,妳胸圍的扣子壞了,我也送一件給妳好嗎?」
大嫂低著頭問:「你怎會知道?」
我說:「我在醫院裡不小心看到的。對不起!」
大嫂:「駱風,現在我穿的是孕婦胸圍,這一些不適合,下次你才送吧!」
我說:「那好,下次我一定送!」
突然我看到有女人的肚兜賣,於是我陪大嫂出到門口的時候說:「大嫂,妳等我一下,我買漏了一樣東西!」跟著我跑回去買了一件肚兜。心想:「我不知道大嫂穿的尺碼,送肚兜給她是最合適不過了!」
(四)
回到家裡,大嫂說:「駱風,你的信。」說完後隨即快步走進房間。
我覺得奇怪,怎會有我的信件呢?大哥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寫信給我呀!
回到房間後,把信拆開一看,信中寫著:「駱風:大嫂首先代小華說聲謝謝你!今天早上見你喜歡我的內褲,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想起你曾經說過,你很抗拒去嫖妓,甚至會導緻不舉,如果我的內褲會對你有所幫助,那我就把它送給你吧!還有,你不需要介意早上的事,明白嗎?」
我差點興奮得叫了出來,那是說大嫂沒有怪我今天早上發生的事了!我馬上拿了那件肚兜出去,見了大嫂說:「大嫂,這是我送給妳的禮物。」
大嫂:「是什麼禮物啊?可以拆開看嗎?」
我臉紅的說:「當然次可以,希望妳會喜歡!」
大嫂拆開看了後,高興地說:「我喜歡!其實我早就想買來試了,可是又怕穿在身上會上不好看,所以沒有買。哈哈!這肚兜和那條內褲的顏色一樣啊!」
我說:「大嫂,我相信穿在妳身上一定會很好看,只可惜我看不到……」
大嫂:「別這樣!駱風……謝謝你!」跟著紅著臉跑進房了。
晚上,大嫂親自下廚煮飯,我在房裡收拾剛買回來的東西,突然發現袋子裡多了一盒安全套,我知道一定是大嫂買給我的,她竟然為了我的健康設想,為我買來這安全套,我的天啊!
大嫂喊:「駱風!可以出來吃飯了,快點……」我走出廳後見已盛好了飯,我說:「大嫂,我已經六年沒吃過住家飯了,今天好高興能再次吃到住家飯。」
大嫂說:「那我們就來喝一點啤酒吧!」
我們一邊吃,一邊談起往事,不經不覺喝了兩瓶啤酒。大嫂臉泛紅霞,乳房上也呈現一片紅白色,我雙目投在她那驕人的雙峰上,大嫂發覺了,不好意思地把頭垂低;我更不好意思,故意說吃飽了,過去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不敢再次望她。
大嫂收拾好餐具後,過來和我一同看電視,我的視線再一次投向她的大乳上面。大嫂上衣的前扣不知道什麼時候鬆脫了兩粒,讓我見到她那半個胸圍和半邊乳球,我想:「大嫂會不會是故意滿足我呢?」我為了平熄內心的慾火,只好把視線轉移到螢光幕上。
晚上我拿了睡衣進去浴室洗澡,發現洗衣籃子裡有大嫂今天穿過的胸圍,拿上手一看,確是她今天穿的那一件,馬上用鼻子把陣陣的奶香味全部吸入體內!感覺上我重回到母親的懷抱,但腦海裡卻是浮現出大嫂擠奶的情景!
「是內褲沒錯!」掉頭又發現了大嫂今天穿過的內褲,我摸到上面有分泌物的黏液,乳汁味加上分泌物的液體,把我的慾火再次推向高峰。我的手不停在套動著雞巴,大嫂,我又為妳洩多了一次!跟著,我把已存有兩次精子的內褲抹乾淨後丟回洗衣籃裡,卻把她今天穿的那條藏在我房間裡了。
第二天,我起身到浴室準備洗臉的時候,發現昨天我穿過的內褲已經不在洗衣籃裡,而其它的衣服還在,心想:「會不會大嫂發現我換掉了她穿的那件內褲而感到不高興呢?」
我回到房間,在紙上寫了:「大嫂,對不起!我沒得到妳的同意而私下把妳的內褲換了,因為我極喜歡內褲上面的味道。我現在放回原位,如果妳不同意,可以把它取回。對不起!」
最後我在捨不得的情形下將內褲放回洗衣籃裡,也把信放在內褲上面,跟著出門找工作去了。
(五)
晚上回到家裡,我告訴大嫂:「我已經找到工作了,是汽車維修技工!」
大嫂聽了後也為我高興的說:「駱風,你剛在監獄裡出來,能找到份工作已經不容易啦!往後你要好好的做,別再次胡鬧了,珍惜……眼前!」
我聽了說:「大嫂,妳放心吧!我一定會重新做人。」
大嫂:「那就好!你有一封信,我把它放在你的桌面上了。」
我高興地說:「謝謝大嫂!」連忙跑進房間,很緊張的拿起信封拆開看,信裡寫著:「駱風:謝謝你送給我的肚兜和內褲,我很喜歡,也很高興,想不到你大哥坐牢後我還能收到禮物,謝謝!昨天我買了一盒安全套給你,是讓你在外面小心身體的健康,當然我並不是鼓勵你去嫖妓,是想你快點找個女朋友罷了!既然我穿過的內褲會對你有幫助的話,我也不會介意,你盡管拿去好了,用完後放回籃子裡,我會換過另一件剛穿過的給你。你也可以告訴我關於你在性方面的難題,我只是好奇,看有什麼可以幫到你。對了,我們暫時以書信來往,你明白嗎?」
晚上我們吃完飯後,大嫂問:「駱風,明天是否開始上班了?」
我答:「大嫂,不是,後天才正式上班。」
大嫂:「那你明天可以陪我到醫院接小華嗎?」
我答:「好啊!大嫂,我明天陪你一起去!」
晚上我和大嫂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螢光幕出現了少量的性愛內容,我見大嫂滿臉通紅。只是普通的一般內容罷了,何故大嫂會有如此大的反應呢?我細心一看之下,原來播的是叔嫂戀,難怪她會難為情,但我不是她小叔啊!
只見她呼吸加促,雙腿開始左搖右擺的,跟著便到浴室洗澡去了。我在想:她會不會真的把內褲留給我呢?我想起大嫂洗澡從不鎖門,於是上前想偷窺她出浴,但又怕被她發現而不敢有所行動,大嫂她也洗了好久才出來。
我第一次見到大嫂用浴巾圍著身子,她說:「該你洗澡了,快點進去吧!」
我見她圍著浴巾的姿態,雞巴立即挺了起來,那塊小小的浴巾只能遮住她半個身體,乳峰和那修長的大腿全給我看到了,雪白晶瑩通透的皮膚,我又怎能不望多幾眼呢?
大嫂羞紅著臉說:「駱風,你別看了,多不好意思,快點進去吧!」
我說:「是!大嫂,我馬上進去洗澡。」
進到浴室後,我第一件事是看看籃子裡有沒有大嫂的內褲,不出所望,裡面果然放了一件內褲和乳罩,我拿起內褲一看,襠部那小溪的部位竟全濕了,水份還是剛剛不久的!難道大嫂特地為我自瀆,讓內褲有更多的淫水來滿足我?
籃子裡還有一張紙條,上要寫著:「駱風:我為你準備了你要的內褲,希望你喜歡並會用得著!還有我知道你對我的乳罩也感興趣,我在上面擠了一點乳汁,希望能幫到你。」
我馬上拿起大嫂的乳罩,拼命地用舌頭舔那上面剩餘的乳汁,那是多麼的興奮啊!
洗完澡後我出來時,碰巧大嫂也在門外,我向她說:「謝謝妳!大嫂。」大嫂臉一紅,跑進了她房間。
我想:「大嫂為何會站在門外呢?為何又知道我對她的乳罩有興趣呢?」
我回房間後馬上寫:「大嫂:謝謝妳的內褲和那沾有乳汁的乳罩!我很高興,這對我有很大的幫助。我喜歡乳汁的味道,尤其是大嫂妳的,謝謝!有關我的性事難題,不妨和大嫂說,經過這六年的抑壓,我已患上了早洩和陽萎的現象,陰莖挺起後只不過能推持一剎那,馬上又會軟下來!基於這個原因,我心理上也不敢去接觸女孩子,甚至會怕!」
我把紙條塞進了大嫂房門底下的縫隙裡。忽然間,大嫂敲了門進來說:「喝杯鮮奶會比較好睡。晚安!」
我拿起那杯熱奶,好香啊!喝進口後總是覺得那味道和平常的有點不同,奇怪!
(六)
第二天起床,大嫂已為我做好了早餐,我向大嫂說:「早安!昨晚我睡得很甜。」
大嫂:「那就好。吃完早餐我們去接小華回來吧!對了,你要咖啡是嗎?」
我說:「是的,有勞大嫂!」
她沖好了咖啡先拿進自己房間,一會兒後再拿出來遞給我,說:「你的咖啡奶!」
她講這個「奶」字,是否想告訴我,這是用她的奶汁沖給我喝的?昨晚那杯鮮奶又是她的……
「哇!」太興奮了!我居然和小華一樣可以喝到母奶。我臉上一紅,拿起了杯子卻不捨得喝,真矛盾啊!
剛出門接小華的時候,我突然想起,列車上的擁擠恐怕會引起我再一次的衝動,對大嫂無禮。
我問大嫂:「大嫂,乘地鐵嗎?我怕人多。」
大嫂卻說:「沒關係,乘地鐵吧!你貼著我就行了。」大嫂是說她不介意我貼著她的身體,還是在試探我的性難題呢?
列車裡面有許多乘客,我和大嫂像昨天一樣,兩個人被擠得貼在一塊,大嫂的乳峰依然壓在我胸膛上,我的雞巴也一樣挺硬著在大嫂雙腿之間磨擦,唯一不同的是,大嫂這次卻沒有躲避,還用她的小穴磨著我的雞巴,我輕輕在大嫂耳邊說:「對不起……大嫂!」
她只用了一聲:「嗯!」來回答。
我們終於接了小華回家,大嫂的心情十分愉快,還特地買了好多菜,還買了兩支紅酒,說要為我慶祝明天第一次上班。晚上我們兩個一邊吃飯,一邊飲酒,吃完飯後,我和大嫂坐在沙發上談天。
大嫂說:「駱風,我給你一個紅封包,祝你工作順利!」
我說:「不用了,大嫂。不過……謝謝妳!」
大嫂:「這是你六年來第一份工作嘛!駱風,大嫂有件事想問你。」
我說:「什麼事?大嫂請講。」
大嫂:「你真的是抑壓六年後,變成對女性有抗拒和陽萎嗎?我只是好奇,擔心日後你大哥也會變成和你一樣,你可別介意!」
我說:「大嫂,不必擔心!其實這和坐牢沒有關係,是我自從和女朋友分手後,就開始變成這樣了。」
大嫂羞著問:「那你有沒有試過和第二個異性發生關係呢?」
我說:「我還沒交到第二個女朋友已被捉進牢了,在被捉之前曾經和異性試過,始終還是不能成事,從此以後便變成這樣了!」
大嫂:「那怎樣才能讓你有衝動,令你想和女性……做愛呢?」
我說:「大嫂,我不好……意思……說。」
大嫂:「沒關係,你說吧!大嫂不會怪你。」
我說:「是……大嫂的……內褲……最令我衝動!和那……乳……罩……」
大嫂臉上紅著說:「如果是別的女孩子的內褲呢?」
我說:「一定不會……衝動!」
大嫂:「今天在……列車……上,你也很正常啊!」
我說:「可就是很快完事和會萎縮……如果對方不是大嫂,換成是另一個女人,我想要衝動也很難,更不用說完事了。大嫂……對不起!」
大嫂:「時間已不早,我先去洗澡了。」
大嫂洗完澡後,我馬上走進浴室,籃子裡的內褲依然是濕的,乳罩也有那乳汁的香味。
我用舌頭去舔那些濕的部位,我一邊舔一邊在想:大嫂問我這麼多問題,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那杯鮮奶又為什麼呢?大嫂又為何堅持要乘地鐵呢?這一切的為什麼,我已感到很模糊。
回到房裡,果然那杯熱鮮奶已經放在我的桌面,還壓有一張紙,上面寫著:「駱風:大嫂知道你的難題後,很同情你的遭遇,我知道你對我的胸圍與內褲很感興趣,可以令你產生性的衝動,所以我把另一套穿過的放在你的抽屜裡,你想怎樣處理,或是穿著睡覺,我都不會介意!還有,今天在列車上我很高興,因為你讓我覺得我還是一個有魅力的女人,謝謝!祝工作愉快!」
我馬上打開抽屜一看,果然放著一套女性內衣褲在裡面!
(七)
睡到半夜的時候,我被小華的哭聲吵醒,難道小華又再次發燒了?於是爬起床看看大嫂醒了沒。走到大嫂房間的門外,見有燈光和一個人影在房裡,心想大嫂也被吵醒了,母親真偉大啊!
為了免得大嫂知道我被吵醒,便放輕腳步聲,在門外看小華可有什麼事?誰知道這一看,嚇得我馬上縮了回來,心不停的跳,原來大嫂正好掏出大乳,正在餵奶給小華。這一幕是我錯誤的第一步!我沒有退回自已的房間,因為抵受不住大嫂的誘惑,仍然留在門邊窺看著。
只見大嫂解脫了前排鈕扣,翻開半邊的睡衣,一手擠著自已的大乳,讓那性感的奶頭在小華嘴裡吸啜著。我抵受不住,馬上用手摸著雞巴,視線投在大嫂的身上,突然大嫂向門外一看,嚇得我馬上把頭縮了回來。過了一會見大嫂沒有出來,於是再一次上前看一看,大嫂依然餵著奶,可是大嫂卻把另一邊的睡衣也翻開了,把另一個大乳和乳頭都露了出來。
我的手開始撫摸著挺硬的雞巴,突然大嫂的另一隻手也開始撫摸大乳,用手指輕輕夾弄乳頭,閉起雙眼,頭向著天花闆,那條濕潤的舌頭不停翻弄著雪白的牙齒,臉上那又紅又羞的美態,已使我不由自主地將套動加速,滿身的慾火不停地燃燒。
大嫂開始衝動,她把手伸到胯下,隔著內褲在小穴上撫弄,中指還不停地按在陰蒂上挑動著;我感受到大嫂的氣息不停地加速,而我也迎合著大嫂的動作不停地狂套,隨後一股濃精一噴而出,宣告投降。
當我馬上用紙巾抹乾淨地上的精液時,房間傳來了一聲:「啊!……」相信大嫂也隨著這一聲而洩身了!
正當我回房的時候,突然大嫂從房裡丟出了她的內褲,我撿起來一看,整條內褲都濕透了,分不清哪些是汗水哪些是淫水,我都用舌頭一一把它們舔進口裡。
第二天,我起來吃早餐,大嫂為我特別沖了一杯咖啡。
 





相關閱讀
   
美腿絲襪後交圖,hilive影片,月光論壇,104meme影音視訊聊天室,蕾絲超短裙美女熱舞,台灣論壇,在線視頻語音聊天室,真愛旅舍聊天室點數破解,fc2成˙人,自拍區偷拍亞洲歐美10P
69夫妻交友網,69夫妻交換網,魚訊交流,173免費視訊聊天,免費同城聊天室網站,寂寞網聊聊天室,免費聊天交友網站,真人秀極限裸露在線,金瓶梅影音視訊聊天室,在線美女聊天視頻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