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墅的秘密

 
63.3K

「有點破了啊……」我,方遠雄,正站在朋友韓世德家別墅的門口,不由得端詳了一陣……
二十年前大學畢業時,我、韓世德、高勇三個人同時開始了自己的事業。本來互通有無,生意做得都算不錯。五年前,我們三人都經歷了一係列的變故。
首先是韓世德妻子田麗去世,他從此無心顧及事業,家境一落千丈。
高勇起先家境本不如韓世德好,但鬥誌一直都是我們三人中事業最旺盛的。在那時因為外遇的事情與妻子白嘉分居,無人管教的女兒失蹤之後,互相指責多日很快就離婚了,他另娶了外遇的秘書唐真娜。
從此我們三人的命運,都因此起了變化。
高勇的後一任妻子唐真娜,與我和韓世德都沒什麼交情。於是這之後幾年在事業上,高勇夫婦兩人愈發突飛猛進,遠遠將我和韓世德拋在身後。原來的地位扭轉之後,就不可避免地伴隨著大量兄弟之間的競爭,從此感情真的淡漠了。
韓世德無心經營,生意基本全部被搶,開始隔三差五問我借錢。我看我自己也競爭不過高勇,轉變經營方向,做了十幾年的老主顧,也都不太情願地轉給了高勇。妻子和我吵起來,總是責問我當初交的都是些什麼朋友,我們兩人多年來也一直困擾著無子女的問題,不久也離婚了。
直到最近,我們三人的命運,又有了改變。
高勇闖了這麼多年,終於到了心力交悴的時候。現在已經癌症晚期,事業都交給了妻子唐真娜來打理。韓世德看見高家會走下坡路,又問各處借錢打算重新出山。開車技術已經生疏的他,在上高速去外地聯繫生意的時候,遇到車禍,只留下女兒韓玉潔和這幢鄉間別墅……
「其他的事情這些天來已經基本辦完了。現在韓家所有的欠帳已經歸攏在一起,都在我的名下了,兩百多萬不到三百萬的樣子,你看怎麼辦?」我坐客廳沙發上,正對著韓世德女兒韓玉潔,平靜的說。
「方叔叔你這樣將各家的帳都攏到自己手裡,是有自己的目的吧。這之後的路,你不是已經都想好了麼?」韓玉潔似笑非笑的說。
我一笑:「沒錯。論起現金來,你現在肯定拿不出來。不過這別墅雖然略舊了,價值卻不低。現在倒出手去的話,大概接近到千萬的價碼。帳消了之後,再買套普通的房綽綽有餘,還有剩下的吃用也不愁,若有好頭腦還可以做生意……」
韓世德本身家境殷實,生意經也不算差。這別墅多半是靠上輩的財產,小半是靠他自己努力,很輕易得便到了他手中。這曾經是我和高勇最初那幾年羨慕的目標。與其說我是處心積慮為了要這房子,不如說更是為了圓夢。
「不是還有另一條路可走麼?」
「另一條路?」
「就是你住進來……」
韓玉潔站起身來,慢慢向我走過來,走到我身前。我這些天直到現在才仔細打量起這女孩來。本身也沒怎麼在意,一個剛二十歲的還不能算很成熟的女孩,又能與四十餘歲的我有什麼交集?
現在兩個人面對面,感覺的確有些看頭。臉很精緻,受她母親的遺傳,也許稱不上校花級別,但起碼當年在班裡可以說是屬於「四大美人」的行列,膚色也很不錯。當然最令人注意的還是胸前,在中國人普通小胸型的基礎上講,多少有些發育過度的感覺。
五年前我曾見過她中學時候的樣子,那時對她根本沒有印象,想來都未必有80cm的程度,現在胸圍大概已經在90cm上下。隔著單薄的襯衫,在她站起身的那一刻,兩座小山隨之抖動起來,不停地蕩漾著,透射出一股壓力。
我呆住了,韓玉潔輕笑起來,見我一時沒有動靜,終於主動起來。先是湊過身來吻向我,舌尖直刺入我的口內,我的嘴基本是被她的舌頭撬開了。溫熱多汁的香舌,順帶了灌入了她的唾液。只旋轉了幾圈,我們兩人的唾液便留過了嘴邊。她的興致起來了?!
雖然我之前也曾想過除了占房產外還佔人的幻想,但終究這念頭也就是想過就扔,根本沒有必須要去做的準備,現在這小姑娘倒是已經做好了準備了。
她拉過我的雙手,按上了自己的胸部。
沒帶胸圍?這是我的第一感覺。
很軟,是我人生中從未有過的感覺,好想從此就把頭埋在其中。我也只是個普通的男人,手慢慢從驚訝轉向了主動。在我雙手收緊的同時,韓玉潔身子一歪,坐在了我的大腿上,一陣濕吻之後,仰起頭也開始享受起來。那單薄的襯衫已經成為了障礙,在兩個人同時的動作下被脫去,露出了令人著迷的酥軟胸部。
我突然心念一動,停下手來。
韓世德這幾年閉門不出的原因,難道是因為這個?
「這都是韓世德他弄的?」
韓玉潔收起笑容,輕聲回了一句「嗯……」
兩人呆了一陣,見我停手了,她才在我耳畔低語:「但現在的我,就是你的人了,不要停……啊……」
隨著她的一聲浪叫,我逐漸失去了理智,我不再去多想,開始嫉妒起韓世德居然藏了這麼一個寶貝女兒供自己淫樂。這太荒唐了,這太淫亂了,這太……這也太令人沉迷了……
韓玉潔的乳房開始在我的手裡變幻出無數想像不到的形狀,她的乳頭附近好像是受了些傷,這正需要我的嘴來安慰。兩枚乳頭早已挺立,被拱到了我嘴邊的位置,交換被吸入,不停在我嘴邊流轉。舌間舔拭到的,是她最嬌嫩的部位之一。乳頭受口水的濕潤,似乎周圍受傷的部位多少也得到了撫慰,更讓人捨不得鬆口。
我忙著撫慰韓玉潔的上身,她也忙著撫慰我的下身。除了用大腿內側在我腿上使勁摩擦之外,見我的陰莖已經升起了旗幟,她便幫我把陰莖從褲子中解放出來。輕輕用雙手捧浮起睪丸也陰莖,那夾緊的雙臂也使她的上身更為高聳,這太美了。
然而韓玉潔停下來了,作為一個已經打開慾望之門的年輕女孩,自然有更多的花樣要展現給我看。見我的陰莖硬了,她的身體從我大腿上滑落,跪坐在我面前,臉頰貼在了陰莖上。不用多解釋了,我打開雙腿,用腳把她的身體勾過來,陰莖自動進入了雙乳的包圍之中。
韓玉潔用手聚攏雙乳將陰莖夾穩,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看著我,似乎不太情願的樣子,手卻熟練地用忽快忽慢、一邊上一邊下地花式開始抖動起來。
我也有過些風月場的經歷,這小姑娘必是經受過一定的訓練,成為她身體的技巧之一了。我的虛火因此不停的被撩起,從陰莖傳來的刺激感逐漸強烈起來。隨著摩擦的進行,汗液開始分泌,陰莖逐漸不太穩固,滑動起來。
這時的韓玉潔將雙乳向上一托,溫熱的小嘴直接吸住了我的龜頭部分。乳房還在下部搓動,但幅度小了很多,也開始顧及到我睪丸的感受了。小嘴很濕,是她故意積累起的口水,沒多久就順著陰莖往下流淌。
不僅舌尖旋轉的速度超出了想像,她還故意努力用嘴吸氣而用鼻呼氣。一時間「…」、「啾」之類的淫聲不絕於耳,氣體、液體、龜頭被舌間互相擠壓,龜頭如同伸入了一個在飛快轉動地抽氣風扇中一樣。
的確我已經積壓許久,但也並不想如此快就被一個小姑娘掌握一切。我一把捏住韓玉潔的臉頰,想讓她的舌間的速度慢下來。誰知她反應迅速,頭順勢一歪,隨著我的手擺動起來。旋轉的速度沒下來,我倒是能把她的臉看得更清楚了。
我一陣苦笑,有這樣的小淫娃,看來是要迅速交槍了,但最後一步還是要我主動些比較好。於是讓她鬆開乳房,按下她的頭,陰莖向前一送,直接插入她喉嚨深處。
這讓她多少有些不好受,開始「嗚嗚」地呻吟。我又深度抽送了幾下,之後龜頭頂在了她的上顎根部,熱流全都湧向了這裡。隨著她墊在陰莖下方的舌頭幾次挑逗性的活動,我終於抵擋不住,精液噴射而出。
順著陰莖滑出韓玉潔的小嘴,大部分的精液還是順著流了出來,少部分可能是進入了她的氣管,引起她一陣咳嗽。等她氣勻實的時候,精液已經四處流散。她從上身多少收集起一些,在自己的乳房上開始塗抹揉搓起來。
她仰起臉看我,浮現出笑容,飛紅的臉頰顯得更加美艷:「好熱,好濃……嗚……現在還連著線呢……」
「你這小姑娘倒是挺厲害的,我還沒有這麼快就放過槍……」
「那還能繼續麼?」
「休息一下還可以。」
「真好……等下到我房裡去吧。」
韓玉潔一笑,親吻了一下我的龜頭,順便將連線收攏進她的嘴裡。將殘局略略收拾一下,又喝了點溫水滋養。眼見那對乳房還明晃晃地露在外面,於是感覺興致又起,兩人徑直走到她的房間。
作為一個女孩的閨房,多少有些失望。沒有像她那年紀普通女孩常見的明星海報或是貼紙,連布偶玩具甚至女孩子氣些的床單窗簾都不見,甚至空氣中多少還瀰漫著些奇怪的味道。只有當粉紅色的燈全被打開之後,整個房間突然營造出一股媚氣。我這才看清楚,床的頭尾都安著鏡子,整個房間比酒店炮房都顯得促欲。當韓玉潔脫去褲子跪坐在床
中央,全身只留下一件蕾絲邊的小內褲時,她無數的重影在我四周產生,一起都在引誘著我。我不由得想:「韓世德,你太令我羨慕了。家裡弄成這樣,果然沒心思經營事業了。說是重新出山,更多是在跟高勇賭氣,不爭這口氣的話,你也不會出事,待在家裡還不知能享福享到何時啊。如此的美景,我就替你收下了……」
我讓韓玉潔背對著我在床上趴好,仔細欣賞她的美臀。才發現那條小內褲已經要不得了,濕透了大片不說,似乎裡面的愛液還在氾濫,透過內褲一絲絲在往大腿上滲陋。
「好個小騷貨,讓我來好好疼你。」說罷我輕拍著她那白皙的臀部。
伴隨著我的拍擊,韓玉潔發出「嗯」「哼」的小小呻吟。我一拉,內褲輕輕滑落,被我拋到了九霄雲外,這個小姑娘在我面前已經完全不設防了。
內褲一褪下,一股阻擋著的愛液湧出來,哪來的這麼多淫水呢?我這才想起,剛才休息時,韓玉潔的手就在她自己下體處不停摩擦著,好個迫不及待的小姑娘!陰毛被刻意剃掉,整個下體都給人光滑的手感,更顯淫糜。
外陰已經微微見黑,我知道,那是多年和韓世德相奸的結果。好在裡面還是一片嫩紅色。我剛一翻開,裡面一股被阻擋著的愛液湧出,弄得我手上都是。我一生氣,便來不及多加玩弄她的陰蒂,直接用食指插進她的最深處。
我並非什麼「金手指」,卻也不是第一次用手指對女人進行攻擊。那與陰道肌肉若即若離的感覺,在滿是汁液的腔體內,什麼也鉤掛不住。韓玉潔卻已經被這樣的攻擊搞得哼叫連連了,後來幾乎是哭訴著:「別這樣玩了啦,我想要……」
眼見她只怕在性交之前就要高潮了,我多少也覺著不妥。剛脫去所有的衣物,挺著陰莖向前湊時,突然想到要不要戴套呢?一時糾結著。韓玉潔說「不用戴了……我沒跟其他人做過這事……想要最真實的棒子,進來啊……」
看著鏡中的臉那紅潮泛起,嬌艷動情的模樣,我心裡一鬆,陰莖直送而入。多年來,戴套是我在花場中尋歡時無奈的選擇,今日終於有一個能夠放心的人。好滑,然而在龜頭衝入後,裡面明顯感覺到了韓玉潔在做著緊縮的動作。年輕的肉體本就緊致,本用不著如此刻意,我知道她經過鍛煉,做著讓我們兩人都能更爽快的防守。
在我的衝擊下,這層並不嚴密的防守消散了,但在陰莖完全進入後,她仍不時努力做著夾緊的動作,換來的是對我們兩人更強烈的刺激感。在我抽送了五六十下後,她終於放棄了這種努力,身體微微顫動著,呻吟之聲越發強烈。
「是要洩了吧?」我心想。
伴隨著幾次較強烈的抽送,在韓玉潔的陰道深處多多停留住幾次,雙手又在她的胸前搓弄那傲人的雙峰。「啊,不行了不行了!」隨著她的喊叫,深處大量的愛液推著我的陰莖向外走。陰莖一拔出,愛液噴湧飛濺,我回頭一看,床尾的鏡子已然是星星點點,小小的液滴逐漸匯聚成細流落下。
等韓玉潔喘息停當,我的陰莖抽送時就更不存憐惜之心了。這次高潮有一半是她自己的緣故,下次便要顯顯我的威風了,便用盡力氣開戰。可能是有些急於求成了,「嗯」「哼」之聲漸少,「呦」「啊」之聲漸多,顯然是被我弄得疼了,又是剛洩身,手已逐漸支撐不住上體,到後面乾脆上身栽入枕頭裡,更顯得臀部高翹,需要我的陰莖有一定角度的從下面攻入陰道。
愛液雖未再次大量噴湧,但韓玉潔也顯著被幹得略略失神了。手掙紮著想把上身抬起,在我的幾次攻擊後便顯著無力了。她唇邊一送,唾液逐漸打濕了枕頭。看到這樣的神情,征服者的慾望強烈湧起。想起自己雖然已是中年,卻還有能戰勝年輕小姑娘的力量,心中寬慰很多。
陰莖越發加急,刺激的感覺積累到了龜頭處。剛想猛弄個幾下,把陰莖一拔,射在她背部或是臉上了事。韓玉潔感覺我動作有點不對,也知道快結束了,卻說「射在裡面吧……今天很安全……」
得到這樣的鼓勵,自然卻之不恭,一股熱流從陰莖根部湧起,直噴入她的陰道深處,緩緩流入子宮……
我已經消耗了大量的體力,也維持不住那一姿勢,兩人倒在床上。陰莖雖然已經逐漸縮小,顯然韓玉潔還捨不得讓我拔出去。她翻過身來之後,繼續讓陰莖堵在那溫暖多汁的腔室的入口處,拉過一條薄毯來,兩人相擁小睡了一陣。
待兩人醒來後,韓玉潔的第一句話便是:「爸爸,你弄得我好舒服,今後要一直這樣教育玉潔,好嗎?」
我一笑,這是小女孩的心境,把和她做愛,都當成是爸爸的疼愛了。於是說「那我以後就是你的乾爸爸了,以後乾爸爸……可是一直會幹你的。哈哈……」
說到這裡心中略有一絲哀怨,要說起來,如果我方遠雄、韓世德、高勇三個仍然如同兄弟一般,互相認幹親,也是常理。那樣的話,哪怕韓玉潔想誘惑我,我雖然也心動,真要辦這事時,只怕腦中要多加出無數的思量來。
「不是乾爸爸,而是親爸爸。」
「行了行了,今後我好好疼你就是了。」
「是親爸爸……」韓玉潔翻身坐起來,將床頭櫃裡的材料拿出在扔在床頭。
材料一共三份,都是醫院的DNA 鑒定證書。結果分別是:
「韓世德不是韓玉潔的生物學父親。」
「高勇不是韓玉潔的生物學父親。」
「方遠雄是韓玉潔的生物學父親。」
我感覺一陣眩暈。只聽韓玉潔繼續說「你看看鑒定時間,都是五年前。他早就懷疑我不是他的親女兒,我媽死後他就自己去做鑒定了。推算時間,大概就想到了你們兩人,大概他在你們不知道的情況下採了你們的頭髮也去做鑒定。這個結果出來之後,什麼都沒跟我說,就強迫我幹那事。我一直都不知道……我一直都不知道……直到他死了,我才翻出來這個……」
眼見韓玉潔潸然淚下,我心中起了一陣憐惜之心,想起了往事:
我、韓世德、高勇三人和韓玉潔的母親田麗、高勇的前妻白嘉都是大學同學,之間的關係都很不錯。三男兩女,我條件不足,那時主動退讓了。田麗那時是韓世德的女朋友,在畢業前找到我,說她雖然更喜歡的人是我,但是考慮家庭條件,還是選擇了韓世德。處女之身前幾天已被心急的韓世德破了,便不用多顧忌,只想在畢業前和我留個回憶而已。
當時的我年輕城府不深,見誘惑怎能不心動?田麗跟韓世德做的時候是第一次,根本不懂避孕的事;和我做已經是第二次了,說是吃過了不知從哪裡得來的避孕藥了。現在想想,那時此類藥品世面上根本沒有,有也是私下交易,誰又知道真假了,只怕連田麗自己都以為韓玉潔是韓世德的親女兒。
韓世德想去做鑒定,也是五六年前有錢人的「流行風氣」,並不見得帶有多少懷疑的目的,卻看破了真相……
想到這裡,我心中一動,連忙推開了身邊的韓玉潔「既然你已經知道了,為什麼非要和我……做這事呢?正常一點的認親,不可以麼?!」
韓玉潔眼淚不止,嗚咽著說「你以為我是什麼心情過得這五年?!我是什麼心情舔他的雞巴,接受他的精液?!就是因為我當他是親爸爸,所以才這麼順從他,初中畢業後我就被他留在了家裡,一直給我吃激素豐胸,供他玩樂……當我看到你是我親爸爸的時候,除了這身子,我又有什麼可以給你的?我就只知道這樣對爸爸好……我怕你不同意,怕你不高興,怕你不認我,所以之前一直在忍著……一直在忍著……直到做了之後,我才敢說。爸爸,我錯了麼……」
這當然不好,這又不是AV影視作品,哪個父親在知道和自己的女兒幹了這事後,心中總有愧疚感,又有憤怒感不知該發向何處。但聽了這麼多,也能稍稍了解她的心境,還是拉她過來,將這赤裸的身子摟住,撫摸著她的頭髮,安慰著她。
「你是錯了……但錯的更多的人是我……比我錯了更多的人是韓世德,他太無恥了!他利用了你,也利用了我,居然還有臉問我借錢!」
見我還是認了她,韓玉潔依偎在我懷中,心情好了一些,苦笑著說:「在他心中,何嘗不是在恨你呢?這樣也好,他的一切,包括我,都是你的……」
「唉,我和老婆因為沒孩子才離婚的。突然之間有個女兒,本應該高興才對,但又是……又是這樣的相認法……」
韓玉潔雙手勾住我的脖子;「這樣的相認法……爸爸,這樣的生活不也很快樂麼?」
「這種快樂,不要也罷……我當然會認你,不過,這種事以後還是別做了…」
怎麼可能不再做呢?我也只能是說說而已。有了第一次,就肯定會有第二次第三次……韓玉潔她肯定忍不住,或許,我也忍不住。當年她母親田麗的誘惑,我又何嘗忍住了?經過一陣思量和商討,今後自然還是會做的,只是一定要避孕。尤其今天,我讓她一定要吃緊急避孕藥,再也不能出那樣的事情了……
已經是傍晚了,我和韓玉潔打起精神收拾了一陣,草草穿起衣服去吃晚飯。整個下午都在辦那事,她根本來不及做晚飯,就簡單吃些中午剩下的。我們兩人坐在餐桌前,突然相視一笑。好久沒有這樣溫馨的感覺了,對於我對於她,可能都是如此。坐在一起吃飯,這才是父女正常的生活啊……
正自感慨時,突然又有一人推門進來,嚇了我一跳。我來這別墅也沒幾次,根本沒仔細看過有多少房間,沒想到還有別人。由於剛和韓玉潔做過,心中多少有點羞愧感。
韓玉潔一見,說「來了?坐吧。」
來人怯生生走過來,坐在韓玉潔身邊,就像如坐針氈一般。我一見也是個和韓玉潔差不多的半大姑娘,長得比她還漂亮些,只是看起來沒有她那麼有活力。膚色很白,但卻是一種久不見陽光的蒼白,像是大病初癒的感覺。
那姑娘很怕生,只小聲對韓玉潔說:「已經相認了?」
「嗯,還算順利吧。讓你等到現在才吃飯,有點不好意思了……」
「只聽到你又是叫又是哭的,我哪敢過來……」
兩個姑娘互相調笑著,讓我很尷尬。僵了一陣,終於開口問韓玉潔:「這位……是誰?也住這裡麼?之前來過幾回都沒見過啊……」
來人不說話了,韓玉潔回答「你不認識麼?她就是高勇叔的女兒高可琳啊。」高可琳,是高勇和他的前妻白嘉的女兒,在五年前他們夫婦兩人鬧分居的時候,突然失蹤的。當時調查下來的說法是因為去外地見了網友而離家出走了,這夫婦二人也是把更多的心思用在吵架上,此事在他們離婚後就不了了之了。
現在,高可琳突然出現在我方遠雄的面前,而且還是在韓家的別墅裡,真是令人錯愕不已。
我當時什麼都沒問,直到吃完飯,高可琳鑽進自己房間後,我才問韓玉潔:「這高可琳不是失蹤了五年了麼?什麼時候回來了?」
韓玉潔歎聲說:「對於外人,的確是失蹤了五年。對於我來說,她這五年一直都在這裡。我陪著她,她陪著我……」
「這麼說……那韓世德他也……」
「是啊。當時高勇叔鬧離婚的時候,她的確是去外地了,去見個不知道真名實姓的人。她後來跟我說,她的第一次就是那個時候。之後那人就不出現了,她在那裡住不下去,就回來了。回來之後,她爸媽那裡誰都不想去,於是就跑到這裡找我來了。但是那時我已經,我也不敢跟任何人說……」
韓玉潔頭往我懷裡一鑽,不說了。的確,那時的韓玉潔,只怕已經臣服在與韓世德的慾望之中了。高可琳無處可去,想起了那同是富家小姐的閨蜜,卻投入了一個更加瘋狂的世界……
「那高可琳就這麼聽韓世德的話?」
「她哪裡會聽他?!她不像我,還知道……還知道自己原來有家。而且,你也知道,高勇叔這幾年的生意有不少都是搶來的。所以這五年,她受的罪比我多上不知道多少倍了。直到這兩年,聽說她爸媽都再婚了,又被拍了不少羞恥的東西,她自己也就逐漸習慣這樣了。」
「那既然現在韓世德不在了,她想去見見爸媽麼?你們也應該聽說了,高勇都病成那樣了……」
「韓世德從沒說起過這事。我後來才知道,就陪著高可琳去找高勇叔,到家裡到公司都去過,遠遠見到的都是唐真娜出來進去的,她說不想和唐真娜見面,一直這麼拖著。後來聽說高勇叔和唐真娜已經有孩子了,她就斷了去見的念頭了。唉,當年她走丟的時候她爸媽都沒好好找過,現在只怕都把她忘了。」
我突然想到一事:「這麼多年下來,你們兩個就沒懷上過?」
「沒有,這事那人很注意的。我們那時都沒到二十歲,如果懷上了,會給他帶來很多麻煩的。而且,他也喜歡射在我們臉上或是嘴裡的,讓我們玩一陣給他看。有什麼辦法呢,就只能這樣了。我當時不知道我不是他的女兒,我還能出門買東西做飯什麼的,高可琳就一直鎖在裡面的。」
我深深摟住了韓玉潔。我們這些長輩都有罪,然而罪卻全都應在了她們這一輩身上。高勇在白天氣勢逼人的時候,可曾想到自己的女兒就在晚上成了讓人出氣出火的工具?當然,我又何曾想到我也有個女兒,也是如此的境地了?
韓玉潔沒怎麼說自己的事,她也承受著相當大的痛苦吧。這兩個小姑娘,如果不是互相扶持著,未必能熬過這五年時光……
幾天下來,就這麼三個人的生活著,很多事情也逐漸正常起來。我白天還是在工作,晚上已經不回那個原來的孤單冰冷的家,夜夜宿在別墅裡。和韓玉潔有了第一次後,自然也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爸爸,工作辛苦了,讓女兒陪你洗澡吧。」
「爸爸,不要再摸了,女兒已經忍不住,下面出水了啦。」
「爸爸,你好厲害,女兒那裡面的癢癢,都給你止住了……再快一點,讓女兒更加興奮吧!」
是的,為了獲得更多的興奮感,她一直把我們的身份掛在口邊,平時都沒有叫得這麼勤。在她那些淫語歡聲中,我沉淪了。我和她一樣,把身份的羞恥感,轉換成了違背倫理的暢快感了,這就是魅力所在吧。
每當夜深的時候,韓玉潔就睡在我的身邊。她那小鳥伊人的樣子,彷彿已經得到了一切她所希望的東西了。我也是多少年已經沒有如此溫馨的時刻了,這幾年花場遊走,無非就是排遣慾望,或是商業應酬,連包夜都很少。有這樣一個人能陪在我身邊,不僅是慾望的發洩,也化解了不少心中多年的孤獨感,只不過她是我的親生女兒而已……
我握住韓玉潔的乳房,搓揉起來。這酥軟又帶柔韌的感覺,能讓人暫時忘記一切的煩惱。在無力進行性活動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了這種動作。似乎她也是如此,還主動推我的手指導幾下。對於正常的家庭而言,這的確不是什麼好事。
在我正襟危坐的時候,我是多恨韓世德把我的女兒弄成了那樣子;但在我和韓玉潔親暱之時,我又禁不住湧現出一絲感謝他的心念。這兩種矛盾的心情,恐怕要困擾我很久很久……
雖然高勇那邊拖著沒去,但我想高可琳可能會去見她生母白嘉一面,我約了白嘉談這事。當年屬於係花級別的白嘉,和意氣風發的高勇是何等相配的一對。
數年未見了,哪怕是今日過了四十歲的年紀,依然風采依舊。只是說出的話,也依然那麼自我化,全然不像一個母親:
「如果可琳她不來見我,我也不會去見她。她如今也是二十歲的年紀了,當初就這麼有主意跑開家了,現在也有辦法一個人活下去。偶爾沒錢我接濟一下可以,但也不用住我那裡再讓我撫養吧。再說,高勇那邊的家境,不是更好麼…。」
我一撇嘴,我還是故意隱瞞著高可琳被韓世德關了這幾年的事情。這事情既然已經過去了,又牽涉到我和韓玉潔,知道的人還是越少越好。我想如果白嘉聽到這些事情,還會不會說那些話,還會不會覺得自己沒做錯。
我接過話題:「高勇只怕過不了今年了,將來財產分配的事情,我也會幫把手的。說起來,真讓人寒心啊!二十年前的三男兩女,恐怕到明年就只剩我和你了。但是,剛才聽你說的這些話,連我都不想再見你了。」
「哈哈!那我就給你留個壞印象好了……其實,在可琳心中,五年前的我也就已經是壞印象了。當時不只是高勇有外遇,我也有……只不過,高勇找的是公司裡的那個女人,讓人都看在眼裡就傳到外面去了;我只是私下裡而已,別人都不知道,只是沒瞞過可琳。她跑出去的原因,是對爸媽都失望了吧……」
什麼三男兩女、大學同學、好兄弟、好姐妹?我們這五個人當中,其實誰都不怎麼樣。比較下來心腸略好一點的是田麗,她這一去之後,各種事情就都出來了。
「你不也是麼?聽說之前借了不少錢給韓世德,韓家那別墅已經被你握到手心裡了吧。現在又摻和起我們這邊的事情,又是打的什麼主意?」
「我的主意可是擺得上檯面的,根據現在這些情況,我是這麼想的……」
不等我把想法說完,白嘉已經笑岔氣了:「真有你的!按理說我應該很生氣,但是明白了你想幹什麼,我也覺得安心了。這樣的安排,如果別人都同意,我也沒有什麼意見,也沒什麼更好的辦法了。」
高勇出現了病危,雖然搶救回來了,但精神又比之前大大退步了。
到了要強拉高可琳去看一眼的時候了。當聽到高可琳的名字,高勇和在病床前的唐真娜都為之一震,顯然他們的生活裡,已經沒有這個名字了。
我暗中囑咐高可琳千萬別提在韓家的那五年之後,我和一起同行的韓玉潔幾乎是把發呆中的唐真娜推出了病房,只留下那父女二人。
這幾年都是我的下屬和唐真娜的下屬互相爭訂單,我還是第一次仔細端詳這女人。說實話不漂亮,三十出頭的年紀,姿色反倒不比上和我同齡的白嘉,那為什麼高勇會捨白嘉而選擇她呢?莫非是靠了什麼手段?
我冷笑:「你應該覺得我是給你們帶麻煩過來了吧。」
「我早就覺得她還活著。不過你也知道,我們後面肯定也會做鑒定確認的,只要她是真的高可琳就行。現在帶她過來,事情也好理順。」
我瞧著她還緊緊掩著文件,生怕我偷看出一些客戶信息來,沒好氣的說:「呀,真盡心呢!都那樣了,還給他匯報工作呢……」
「我只有這樣做,他才會安心。哼,你們都做了二十多年的好兄弟了,卻不知道他最喜歡的是什麼……」唐真娜說完逕自走了。
高勇最喜歡的,就是事業吧。要不,也不會因為陪客戶喝酒無節製,染上癌症。他是娶了唐真娜,但究竟娶的是生活秘書,還是工作秘書呢?
我和韓玉潔談論了一陣。病房門開了,高可琳眼紅紅的出來了,顯然大哭過一陣。我讓韓玉潔先陪她回去,自己進去見高勇。
「方遠雄,我都不知道是應該謝你還是怨你。」高勇躺在床上有氣無力的說:「照道理我應該很感動,也應該謝你。可是你想想,唐真娜跟我也有孩子了。現在讓我想這麼複雜的事情,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這不知道怎麼辦的神態,也給你女兒看到了。」
「幾年沒見,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哭了一陣,後面就沒什麼話了。」
「我倒是幫你想了很多,現在說給你聽……。」我把之前跟白嘉說的話重複了一遍。
「如果我身體還好的話,我真想揍你。但是現在……」
「但是現在,照我說的這樣辦吧,對誰都好……無論你把我想成什麼樣,我都無所謂。你還能跟我計較這個麼?你當年也不在乎你在我們心中是個什麼形象吧。甘願把自己放在讓人恨的境地,或許這能也叫兄弟。我們三兄弟之間,感情就是不一般……」
我和高勇都笑了,介於冷笑與苦笑之間。
自從帶著她看過高勇之後,高可琳對我的戒備感大大削減了,不再躲著我,偶爾也願意和我說些話,當然眼神中還是帶出些羞澀感來。這種感覺,可能任何一個男人都會覺得喜歡。





相關閱讀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台灣甜心真人裸聊-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免費午夜真人秀視頻聊天,大中華視訊網 ,合成貼圖 ,色情視訊,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免費視訊聊天室,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真爱旅舍ut聊天室,免費視頻裸聊網站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夫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午夜聊天室,午夜聊天室真人秀場,視訊聊天室 ,美女視訊 ,台灣一對一視訊聊天室,免费视讯聊天,打飞机85街论坛,173免費視訊聊天室,173liveshow視訊美女 ,色、情微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