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功夫

 

那天我吃完午飯,無聊的准備到床上修煉“午睡大法”。姐姐平時也是差不多吃完飯、洗完碗就午睡去,只是不知為何最近這幾天我睡下後姐姐都還沒午睡,不知道在看什麼電視看的那麼入迷。今天我早上起床比較晚,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沒什麼睡意,但夏日的午後總是讓人慵懶,我就這麼半睡半醒的躺著。洗碗後的姐姐看我好像睡著了,就一個人到客廳不知道又看什麼電視,窗簾還拉起來了,可能是怕陽光照射看電視不爽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姐姐忽然來到我的臥室。我的臥室和姐姐實際上是連在一起的,中間有一個組合櫃隔開,兩個隔間之間用布簾隔著。姐姐躡手躡腳的走到我床前,我也不知道姐姐要做什麼,於是就懶得理她。姐姐站在床邊似乎有點兒緊張,她輕輕的喚了我兩聲,我雖然沒有睡著但也是迷迷糊糊的,於是也懶得應她,只閉著眼睛裝睡。姐姐叫了我幾聲,我沒有答應,我想姐姐可能就要走開了,但姐姐卻沒有離開。
這時我的褲襠上傳來一陣溫柔而美妙的觸感,我不禁嚇了一跳——原來姐姐是趁我睡著的時候在撫摸我的肉棒。
雖然這是姐弟之間的禁忌,但不知為何我卻沒有絲毫的抗拒,反而渴望著姐姐的愛撫。姐姐輕輕的撫弄著我的大褲衩下硬挺的肉棒,生怕將我驚醒。那種來自親生姐姐的愛憐的撫摸和溫柔的觸感,讓我的肉棒不禁更加硬挺了,在褲襠中一跳一跳著。我已經是一個青春少年,也學會了自慰,但被異性撫摸還是第一回。雖然隔著褲子,但對方卻是我的親生姐姐!這種強烈的刺激可想而知。
我忍不住偷偷睜開眼睛瞄著姐姐,還好姐姐專注的盯著我大褲衩上高高隆起的地方,並沒有覺察到我已經醒來。只見姐姐的俏臉緋紅,一臉專注的神情顯得十分害羞而緊張,呼吸也顯得十分興奮。雖然隔著褲子,但我的肉棒也能夠感受到姐姐的手兒在微微的顫抖著。我想姐姐可能是因為好奇和興奮吧,但也不知姐姐此刻心心裡在想著什麼,可能是對弟弟的肉棒充滿了好奇和好玩的心理吧。
由於是我們姐弟之間第一次這麼親密的接觸,也許也是因為姐姐第一次觸碰到男性的性器官,姐姐的臉蛋羞得通紅,本來就清秀可人的她顯得更加可愛了。姐姐並不敢怎麼逗弄我的肉棒,只是隔著褲子摸了一會兒,然後戀戀不舍的回到她的隔間睡覺,我也迷迷糊糊的繼續睡著了。
雖然第一次姐弟的“親密接觸”就這麼結束了,但我卻感到十分激動,午睡醒來時還想著是不是做夢呢。如果這是夢的話,我保證是我出生以來做過的最美好的夢。晚上吃飯的時候,我發覺姐姐看我的眼神有點兒怪怪的,但我卻裝出一付一無所知的樣子,我就知道這不是夢。
轉眼又到了第二天下午,爸媽還是上班去了,我照例在吃完午飯之後躺下睡覺。可是我躺在床上卻翻來覆去無法入睡,想起姐姐昨天中午對我的舉動,不知為何心裡竟然有點兒期待姐姐趕緊過來,想到這裡我的肉棒又硬挺了起來。就在這焦急的等待當中,姐姐再次來到我的床前,我趕緊假裝睡得死死的。“弟,弟啊,阿梁……”姐姐照例輕聲叫了我幾聲,我照例裝睡。
過了一會兒姐姐還沒有舉動,我忍不住偷偷的睜開眼睛瞄著姐姐,只見姐姐的臉蛋兒還是紅撲撲的,眼睛卻直直的盯著我的大褲衩上的小帳篷。終於,姐姐咬著下唇,像是下決心似的又將手伸向了我的襠部。姐姐愛憐的撫摸著我又硬又挺的肉棒,還是輕輕的、柔柔的,那種突破姐弟禁忌的美妙觸感讓我十分快樂。我也閉著眼睛將全身的感覺集中在肉棒上,感受著姐姐的纖纖十指帶來的美妙觸感。
不知過了多久,姐姐又戀戀不舍的回去睡她的午覺,而我卻再也睡不著了。硬挺的肉棒上仿佛還留著姐姐的溫柔,我的心兒卻不知為何強烈的跳動著。一個念頭在我的腦海中不停的激蕩著,而且越來越強烈、越來越無法遏制——姐姐既然可以撫摸我的身體、我的肉棒,為什麼我就不能摸摸姐姐的身子?
這個念頭一旦迸發出來我就無法收拾了,在床上煎熬的度過了大約半個小時,我想姐姐應該也睡著了吧。神差鬼使的,我躡手躡腳的來到了姐姐的床前。看著姐姐胸前豐滿的乳房隨著呼吸一起一伏著,姐姐的發育很好,那時候我還不懂得什麼叫做乳罩的大小(後來才知道姐姐的乳房足足有36D),只知道姐姐的那對雙乳有著吸引眼球的極大誘惑力。這時我的衝動更加強烈起來——姐姐可以偷偷摸我的肉棒,我為什麼不能偷偷摸姐姐的乳房?我只覺得腦海中亂哄哄的,強烈的誘惑已經讓我決定鋌而走險……
“姐……姐?姐,你睡著了麼……”我輕聲的叫了姐姐幾聲,姐姐沒有反應,也不知是真睡還是裝睡,估計是已經睡著了吧,我想。在欲望面前,我已經顧不得許多了。在強烈衝動的驅使下,我咽下一口唾沫潤潤干澀的喉嚨,然後將顫抖的手輕輕的伸向了親姐姐的胸前。
在我的手指碰到姐姐乳房的那一瞬間,我只覺得整個人都好像靈魂出竅一般的緊張,眼前的女孩子畢竟是我的親生姐姐啊!撫摸著親姐姐的乳房,那本不是一個弟弟可以做的事情。我的心髒都要快崩潰了,唯一的感覺是下身的肉棒膨脹的快要從褲襠裡頭跳出來了。
這種突破禁忌的激動讓我欲火中燒,我不斷的安慰著自己:沒什麼的,姐姐可以摸我的肉棒,我也可以摸姐姐的乳房。我的左手捏著姐姐的一邊乳房,那時候根本不懂什麼胸圍、罩杯的大小,只覺得姐姐的乳房好大、好柔軟,這種神奇的觸感讓我終身難忘,畢竟這是我第一次撫摸異性的酥胸啊。我不敢太用力的撫摸,生怕驚醒了姐姐。雖然隔著胸罩,但是那種柔軟而富有彈性觸感讓我為之瘋狂。不一會兒我再也忍不住了,飛也似的逃進了洗手間,掏出五寸長的肉棒飛快的捋動起來。少年的我已經懂得如何用手淫發泄欲火,我閉上眼睛生怕錯過剛才撫摸姐姐乳房的點點滴滴,我的手上仿佛還留著姐姐乳房的柔美觸感,很快我就發射了……
惴惴不安中我等來了第三天的午睡,一想起姐姐一會兒可能又要來摸我的肉棒了,我的肉棒就硬的無以復加,根本就興奮的睡不著。
我聽到姐姐關閉電視的聲音。我知道姐姐馬上就要來了,於是想顧不了那麼多了,先試試看再說——說不定姐姐很喜歡我的肉棒呢?因為今天我穿的大褲衩是有帶拉鏈門的,於是我故意將拉鏈拉開,於是我那勃起的肉棒就從褲襠中露出半截。
姐姐照例來到我的床邊輕聲的呼喚了我幾聲,我依舊假裝睡覺沒有任何反應。姐姐看我“熟睡”了就輕輕的揭開了蓋在我腰部上的毛巾被,這時候我感到姐姐手中的毛巾被又掉了下來,我還以為完了,估計是唐突到姐姐了。我正在暗自懊悔著,偷偷睜開眼睛看見姐姐好像很吃驚又很害羞的樣子,似乎還在猶豫不定之間。我的心中暗暗向上天祈禱姐姐不要走開,這時姐姐滿臉通紅的瞄了我一眼,我趕緊繼續裝睡,也不知道姐姐發現我在裝睡沒有。
這次姐姐沒有害怕,但依舊是羞的滿臉通紅。只見姐姐慢慢的將手伸向我的肉棒,似乎是很猶豫,但在弟弟肉棒的巨大誘惑之前又無法抗拒。眼見姐姐的手兒一點一點的接近我的肉棒,就在姐姐的指尖碰到我的肉棒時,我整個人都興奮的不得了,整個人忍不住興奮的顫抖了一下。這下子姐姐的手又給嚇得縮了回去。我趕緊閉上眼睛裝睡,過了一會兒,姐姐見我沒有任何反應,於是又將手兒探了過來。
很快,我的肉棒又一次感到來自姐姐的溫柔觸感,不過這一次更加直接,因為姐姐的手就直接停留在我滾燙而堅硬的肉棒上。可能是由於緊張的緣故,姐姐的手兒有點兒涼涼的,我的肉棒卻是滾燙而堅硬。姐姐的指尖緩緩的掠過我的肉棒,從紫紅色的龜頭到肉棒底部的隆起,由於我的肉棒高高的翹起著,姐姐撫摸的都是肉棒的下半部。
姐姐看我並沒有什麼異常,於是更加大膽的伸出手來握著我的肉棒,好奇的欣賞著青筋突起的陰莖和紫紅色的龜頭。只聽到她似乎低低的說了聲:“好大……弟弟的那個好大……好燙啊……”
姐姐欣賞了一會兒我的肉棒,可能也是因為她太緊張了,將我的肉棒把玩了片刻之後,就偷偷的幫我蓋好被子回去睡覺。姐姐雖然走開了,但我的心潮卻再也無法平復,回想著剛才被姐姐愛撫性器的快樂,我就興奮不已;讓我倍感衝動的是,一會兒我又可以再次撫摸姐姐的乳房了。
過了好一會兒,我估摸著姐姐已經睡著了,就偷偷的來到姐姐的隔間。
姐姐仰躺在床上,均勻的呼吸似乎說明她已經睡著了,我照例叫了幾聲姐姐,姐姐也沒有反應。當我正准備再次“胸襲”姐姐的時候,卻發現意外的發現,姐姐的乳罩就放在枕頭邊,而她的一雙乳頭就在睡衣底下突起了印子!煞那間我被這個發現驚呆了,從我懂事以來,姐姐已經開始進入青春期了。姐姐的雙乳向來發育的很好,所以姐姐都有戴胸罩的習慣;現在姐姐的雙乳就在我眼前隔著一層薄薄的睡衣,朦朧之中隱約可見,這種誘惑讓我無法自制,手急不可耐的伸向了親姐姐的酥胸。
姐姐緊閉著雙眼,不知是否因為天氣比較熱的緣故,她的臉蛋兒紅撲撲的十分可人。就在我整只手蓋上姐姐的乳房時,姐姐忽然輕輕“嗯”的叫了一聲。我不禁被嚇得趕緊將手縮回來,靈魂差點兒出竅。好在姐姐並沒有醒來,只是本來仰臥的她翻了個身背對著我側臥著。
我正猶豫著是否要繼續,一方面是害怕被發現,一方面這種巨大的誘惑就在眼前,心裡有個聲音對我說:姐姐可以摸弟弟的肉棒,那弟弟摸一下姐姐的乳房也沒什麼啊!於是我的手再一次伸向姐姐的胸前。當我的手再次碰到姐姐的乳房時,姐姐的身軀似乎顫抖了一下,但這次姐姐沒有反應。姐姐背對著我,似乎是給了我莫大的鼓勵。我大膽的握著姐姐的乳房,輕輕的揉捏著,花生大小的乳頭在我的掌心曾擦著,似乎在微微的硬挺了起來。因為姐姐背對著我,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看到她好像咬著下唇、輕皺著眉頭,但依然沒有醒來。
今天的手感和昨天完全不一樣,沒有了胸罩的阻隔,雖然還是隔著睡衣,但姐姐乳房的手感更加強烈。“好大哦……姐姐的乳房……好大哦……”我不由得由衷的發出感嘆,好在自言自語的聲音不大,並沒有吵醒姐姐。
姐姐的雙乳堅挺、豐滿而渾圓,我的一只手根本沒法握住。而從姐姐的酥胸那兒傳來的那種柔嫩的青春氣息讓我都瘋狂了,我戀戀不舍的捏了一邊又另一邊,沒多久我又忍不住了,跑到洗手間用手發泄……
晚上我躺在床上有點兒心煩意亂的,在床上老是睡不著覺,一邊想著今天姐姐給我手淫時候,姐姐那微微冰涼的手兒撫摸著我那滾燙肉棒的感覺;一邊想著姐姐酥胸那對豐滿圓潤的乳房,那種柔嫩的手感仿佛還殘留在我的手上,我又自慰了一次,還是睡不著。
我站在床邊,從姐姐的側身看不清楚,於是我干脆大著膽子將姐姐的雙腿擺開成M字形,然後輕手輕腳的爬上姐姐的小床,這樣好趴在姐姐的雙腿之間近距離的欣賞著親姐姐的私處。我不經意的抬頭間發現姐姐的臉紅的像西紅柿,我想,被這麼近距離的欣賞著自己最隱秘的私處,而那個男生還是自己的親生弟弟,任何一個女生都肯定會極度的害羞和興奮吧!
姐姐的陰唇是淺淺的咖啡色的,上面的陰毛比三角洲上的要稀疏許多,那些陰毛軟軟而蜷曲著,更顯得俏皮可愛。我目不轉睛盯著姐姐的小嫩屄,驚嘆著造物主怎麼會讓我姐姐的身上有這麼一處如此美艷迷人的地方。我迫不及待的分開了姐姐一雙陰唇以欣賞隱秘的山谷,就在我的手指觸碰到姐姐的私處時,姐姐禁不住渾身顫抖了一下,但她並沒有絲毫拒絕的意思。姐姐的陰唇嫩嫩的、軟軟的,那種柔嫩的手感讓我真想一輩子撫摸她。
分開一雙大陰唇之後,我看到姐姐的小陰唇皺皺的,因為興奮充血的緣故,姐姐的小陰唇呈現著鮮艷的紅色。一顆鮮紅的肉豆在小陰唇間若隱若現,肉紅的山谷底部有一個細細的尿道口,之下是同樣細細的蜜穴,一想起A片中男主角粗大的肉棒在女生的蜜穴中不停抽送的樣子,又想到我不知有沒有緣分能夠和姐姐也像A片裡那樣交媾,不對,我們是親生姐弟,應該是亂倫交媾……我的肉棒已經硬的快要爆了……
姐姐那小小的蜜穴口兒處已經微微的滲出了一些淫水,一股處女的幽香撲進我的鼻孔,我情不自禁的喃喃道:“好美,真的好美……”
裝睡的姐姐聽到我這麼稱贊她的陰部,不禁又羞又喜的扭動了一下身子,我不禁更加興奮起來。想起A片中口交的鏡頭,我竟學以致用的將嘴唇吻向姐姐的私處。這下子姐姐沒法裝睡了,一下子半坐了起來說:“弟,不行,那裡好髒的!”
我看姐姐已經“醒”過來了,也就沒必要維持“裝睡”的情景,說:“不會啊,我好喜歡姐姐的這裡,這裡好漂亮,只要是姐姐的,我就喜歡……真的好漂亮啊……”
姐姐輕輕的掙扎了一下,我不知哪兒來的蠻勁,死死的抱著姐姐的大腿和屁股不放手,又低下頭吻著姐姐柔嫩的陰唇。姐姐掙扎了一下子,也只好任由我的嘴唇和舌頭在她最柔嫩的私處上胡來。姐姐的陰唇是如此的柔嫩,毛茸茸的陰毛撩撥著我的嘴巴和鼻子,處女特有的幽香直衝我的鼻孔。漸漸的姐姐不再掙扎了,還是仰躺著,閉上眼睛、羞紅了臉,緊緊的咬住下唇似乎在忍受著什麼……
我看姐姐不再掙扎了,於是松開了姐姐的雙腿和屁股,將雙手再次拉開姐姐的一雙肥嫩陰唇。姐姐的蜜穴口兒處,春水似乎流的更多了,我學著A片中的樣子舔著姐姐的小陰唇和陰蒂,姐姐渾身興奮的顫抖著,然後我的舌尖一路向下,開始舔著姐姐的蜜穴口兒。姐姐的淫水有一種鹹鹹的味道,不知為何這種味道卻讓我更加興奮。終於,姐姐忍不住呻吟了起來:“弟……弟啊……姐姐……好……弟弟……弟弟啊……”
我抬眼瞄著姐姐,姐姐還是緊閉著眼睛,享受著親弟弟給她帶來的親吻服務。姐姐一只手愛憐的撫摸著我的腦袋,一手死死的抓住床單。
姐姐的臉上寫滿了嬌媚而渴望的神情,蜜穴的淫水流的越來越多,我的肉棒也硬的無以復加了。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直起身子跪在了姐姐的胯間。姐姐雖然是處女,但她也知道我要干什麼,她害羞的想夾緊雙腿,但我的腰部抵在她的大腿內側,姐姐見我已經占據了“攻擊地形”,便也沒有抗拒。我感覺到姐姐夾在我腰際的雙腿放松了下去,我知道姐姐已經默許了弟弟這種最為放肆的行為——將弟弟的愛意釋放在親姐姐的體內!
我稍稍向前挪動了身子,滾燙的龜頭抵在姐姐的肉縫之中,看著身下面若桃花的姐姐,我問她:“姐,可以麼?”
姐姐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害羞的點點頭,我想此刻她也一定和我一樣有著強烈的渴望吧。我鼓起勇氣俯下身吻著姐姐,是嘴對嘴的愛吻。姐姐這次沒有拒絕,反而是熱烈的回應著我。我的肉棒在姐姐的肉縫中尋找著那個春水泛濫的桃源洞,龜頭在肉縫兒之中,借著滑溜溜的淫水來回刺探著,可是沒有經驗的我卻不得其門而入。
正在我暗暗著急的時候,摟著我的姐姐一邊吻著我,一邊將手移到我的肉棒上。我感受到姐姐的手兒微微有點兒冰涼,可能是因為太過於興奮的緣故吧,姐姐用她那微微顫抖的手兒扶著我的肉棒,引導著那個通向極樂的方向。突然,我的龜頭感到有一處凹陷,於是我挺動腰肢,本能的、緩緩的、有力的挺了進去……
由於姐姐的嘴巴被我吻住了,她的呼吸很急促,被親生弟弟開苞,對於姐姐而言應該是極大的刺激和興奮。姐姐的手兒依然扶著我的肉棒,引導著她的親生弟弟用性器插入她的深處。我的龜頭被一陣溫熱的感覺包圍著,每進入一分都要小心翼翼的用力挺進。就在我想發力插入時,姐姐的蜜穴中忽然一緊,姐姐松開了熱吻的嘴唇,嬌呼著:「弟……輕點兒……痛……」
看著姐姐緊皺的眉頭,輕咬著下唇似乎是很痛苦的樣子,我知道姐姐的處女膜已經被我突破了。我趕忙停下動作,愛憐的問姐姐:「姐……是不是……是不是很痛?」
姐姐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經驗的我已經將一小截的肉棒插入了姐姐的蜜穴之中,雖然很想和姐姐做愛,但看到姐姐痛楚的樣子我也於心不忍,畢竟我是真心愛著姐姐的。於是我說:「姐,姐……我……要不……要不我先抽出來?」
姐姐卻搖搖頭,說:「不要……阿梁啊……弟……不要抽出去……嗯……不怕,不怕……輕點兒……輕點兒就好了……」
「可是……」雖然我渴望著和姐姐做愛,但我也不忍心看著心愛的姐姐被我傷害。
「真沒事的,輕點兒就好……」姐姐頓了一下,無比嬌羞的接著說,「弟,我知道……我知道你好想和姐姐做愛,其實……其實姐姐……姐姐也好想……給弟弟你……」
姐姐說到這裡就害羞的說不下去了,看到姐姐嬌羞可人的樣子我忍不住俯下身去又吻上她的櫻唇。姐姐的手兒也再次扶著我的肉棒,引導著我緩緩的深入她的蜜穴深處。我的肉棒突破了姐姐的處女膜,龜頭冠被姐姐陰道中一層一層的褶皺摩擦著,硬挺的肉棒艱難的沒入姐姐緊迫無比的蜜穴之中。姐姐的蜜穴溫暖而濕潤,緊緊的握著我粗大的肉棒,好在我剛剛射過精,所以還能忍住這種快感帶來的衝動。
終於,我的龜頭似乎是頂在了姐姐蜜穴深處的花心,我知道我的男根盡數的沒入了親姐姐的嫩穴之中。
「全部……進去了嗎?」姐姐害羞的問我。
「嗯!」我直起身子,看著身下嬌喘吁吁的姐姐,一種將自己親生姐姐占有了的亂倫快感流遍我的全身,我想姐姐也一定有這種感受,她的眼神中寫著渴望。我低頭欣賞著我們姐弟的膠合處,姐姐肥嫩的大陰唇被撐開到兩邊,肥嘟嘟的興奮充血著;一雙小陰唇也被撐開,露出頂端一顆紅彤彤的陰蒂。剎那間,我覺得姐姐美艷的私處就有如一朵盛開的美麗玫瑰,而讓姐姐的蜜處盡情綻放的,就是我——她的親生弟弟的肉棒。
「不要……不要看了……嗯……羞死人了……」姐姐發現我在欣賞著姐弟亂倫交合的地方,害羞的「抗議」著。
我有意逗弄姐姐,說:「姐,為啥不讓我看?今後……今後弟弟還想天天看,不好嗎?」
被我這麼一說,姐姐的臉蛋兒更是羞得通紅,在我手臂上輕輕掐了一下,說:「弟……你這個小色鬼,就知道欺負姐姐。你想看的話,姐……姐的那兒……今後天天給你看,只是現在……現在不許看……」
「姐,下面還痛嗎?」我關愛的問。
姐姐輕輕的點了點頭,「嗯,還有一點點兒……不過,就一點點兒,沒關系的!弟弟……弟弟的那個進來後,熱熱的……漲漲的……麻麻的……有一種又舒服又不舒服的感覺……」
「又舒服又不舒服的感覺?」我好奇的問。
「是啊,我也說不出什麼感覺……剛才弟弟那根……那根東西插進來之後,這種感覺就好強烈……不過姐姐好喜歡這種感覺……弟弟你呢?你是什麼感覺?」
「我啊?我……我就覺得姐姐的裡面好緊、好緊,又軟軟的、熱熱的,還有……還有另外一種感覺,也是好奇怪……」
姐姐紅著臉,仿佛羞於啟齒的說:「弟……弟啊,你想不想……想不想弄一弄……」
我的心中「咯噔」一下,剎那間我看過的A片中,男女主角性器激烈廝磨著、縱情呻吟著享受性愛的鏡頭在我腦海中掠過。難道我和姐姐——我的親姐姐馬上也會像他們一樣體會魚水之歡?可是,可是那個和我做愛的女生是我的親姐姐啊,我們這樣是亂倫的!我又想著姐姐平時的一顰一笑,還有對我這個弟弟無微不至的關懷體貼,如今我們像A片中的男女一樣,汗津津的裸體糾纏在一起,而我的肉棒會在姐姐的蜜穴中不停的進進出出,直到射出濃濃的精液……
一想到和姐姐做愛,亂倫的念頭就更加強烈起來,罪惡感伴隨著更多的興奮感,已經將我淹沒。
姐姐見我呆呆的,還以為我不懂,便又鼓起勇氣「教導」我說,「弟……弟弟,聽姐姐說……你把你那個先從姐姐裡面抽出去,不過不要全部抽出去……然後再插進來,這樣反復……不過不要著急,慢一點……慢一點好嗎?」
「嗯!」我點點頭。
我本能的抽出肉棒,動作緩緩的,姐姐的蜜穴裡似乎有一股吸力一般,隨著我肉棒的緩緩抽出,姐姐的陰唇也往外翻著,那朵嬌艷的「玫瑰」似乎更加可人了。當我的肉棒抽出到只剩龜頭還嵌在姐姐的嫩穴中時,我又將之艱難的送入姐姐緊迫的小穴中。姐姐的陰道中有著一層一層的褶皺,當我插入的時候,那些嫩肉緊緊握著我的肉棒,那種強烈的快感讓我有種靈魂出竅的感覺。當我再次插入的時候,姐姐緊皺著眉頭、咬著下唇,從喉嚨深處發出甜美的嗚咽,似乎是強忍著又忍不住的甜美歡叫。
當龜頭又一次抵在花心上時,我問姐姐:「姐,為啥咬著嘴唇?還疼麼?」
姐姐紅著臉搖搖頭,「不……不是,是好弟弟……好弟弟弄得姐姐好舒服、好舒服,想叫又不好意思叫……」
我說,「姐,沒事的,舒服就告訴我嘛,好不好?其實……其實我也好舒服的……」
「是嗎?」
「是啊!姐姐的哪裡……姐姐的那個洞洞,讓我好舒服……而且是從來沒有過的舒服……」
聽到我這麼贊賞她的蜜處,姐姐不禁又是羞赧的一笑,說,「那弟弟……還想不想繼續?」
「嗯!」我用力的點點頭。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會有更多次,我又將肉棒抽出來、插進去、抽出來、插進去,如此幾次之後我漸漸的掌握了竅門。姐姐的蜜穴之中,淫水也分泌的越來越多,在淫水的潤滑作用下我開始加速抽插了起來。姐姐剛開始還咬著下唇呻吟著,漸漸的也放開了,開始一邊呼喚著「弟弟……弟弟……」,一邊「啊……啊……啊……」的歡叫著。
我雖然覺得看過的A片裡頭,女主角們在做愛時都叫的十分銷魂,但此刻再美妙的聲音也比不過親生姐姐在我身下嚶嚶嬌啼著。「弟弟……弟弟……啊……我的好弟弟……好弟弟……好大……嗯……好硬……熱熱的……啊……啊……好舒服……」
「姐……我也是……熱熱的……啊……好舒服……」看著和自己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的親姐姐,在我的身下被我這個親弟弟的肉棒奸淫的欲仙欲死,我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只有一個念頭在盤旋著——她是我姐姐,我在和姐姐亂倫!她是我姐姐,我在和姐姐亂倫……
過了一會兒,大概姐姐也嘗到了亂倫交媾的甜頭,開始扭動身體配合著我的節奏,她的雙手死死的揪著床單,架在我大腿上的一雙玉腿卻勾住了我的腰。在姐姐的淫聲浪語刺激下,我像一只開足馬力的火車頭,不停的向姐姐的身體深處發動衝擊,小小的隔間裡回蕩著清脆的肉體撞擊聲。姐姐的身體隨著我有力的衝擊而晃動著,一雙豐滿的乳房隨著節奏不停躍動著,又如一對躁動的小兔子。一雙乳首似乎漲的更厲害,桃紅色的乳暈乳頭似乎更大了,我騰出一只手愛憐的揉捏著姐姐的乳房,備受刺激的姐姐似乎更加興奮了……
「弟弟……弟弟……啊……你這個……小色鬼……啊……還……還摸姐姐的……嗯……胸部……姐姐……姐姐好舒服……」
「姐……我就是你的……色鬼弟弟……啊……誰讓……誰讓姐姐的奶子……這麼可愛……」
「那……嗯……那色鬼弟弟……啊……啊……愛不愛……姐姐的奶子……」
「愛……弟弟……啊……好愛姐姐的奶子……啊……色鬼弟弟……更愛……愛姐姐的……屄……啊……姐姐的屄……」
「姐姐……啊……姐姐……也好愛……啊……弟弟的棒棒……啊……」
盡管剛才在姐姐手淫刺激下我已經發射了一回,但現在畢竟是真刀真槍的和親姐姐亂倫交媾,這種刺激讓我又有了強烈無比的射精衝動。
我拼命忍著這衝動,抽送的速度卻越來越快,腦海中只有一個單純的念頭——我喜歡看著姐姐現在這種無比快樂的樣子,我要讓姐姐多享受一會兒這種快樂……
不知道我們姐弟的第一次亂倫性愛持續了多久,大約有十分鐘左右吧,我終於還是快要忍不住了。我說,「姐……啊……姐姐……我……我快……忍不住了……」
姐姐自然知道我是什麼忍不住了,她卻說,「弟弟……嗯……我的好弟弟……沒事……啊……忍不住……忍不住就……射進來……啊……嗯……姐姐一直在想……啊……弟弟的精液……射進來……嗯……射進來……是什麼感覺……」
聽到姐姐這麼說,我緊咬著下唇奮力的抽送了幾次,然後用盡最後的力氣一挺,將肉棒插到了心愛的姐姐那蜜腔的最深處,強烈的噴射爆發了,我開始向姐姐的子宮中傾注親弟弟的精液。這時姐姐的雙手松開了緊抓的床單,轉而死死的抱緊我,姐姐也弓起身體,溫軟的陰道中忽然用力的一陣收縮,然後開始一跳一跳的顫動著,心愛的姐姐似乎是高潮了……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