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欲身體

 

LY廣告公司所在辦公樓三樓的男廁裡,我正把李露擠靠在牆上,抱起李露的一條大腿,接連不斷地撞擊著她的大腿根部。
呯呯呯……李露的屁股在我的骨盆的撞擊下,和廁所間的門發生強烈的碰響。
她閉起眼,張大著嘴巴,眉頭擠成一團,痛苦地喊叫著。
「陳經理,好痛!」「痛就對了!不痛怎麼能爽呢,嗯?」我一口咬住她的嘴,舌頭還沒伸進去,她就用濕潤的舌尖來迎接我了。我開始吮吸她發燙的舌頭和口水,感受一個成年女人的激情。
「唔……唔……」李露那我的嘴堵住的呻吟傳到我的嘴裡。
啪啪啪……空蕩的男廁裡回蕩著陰道裡的嘖嘖水聲,李露的哼聲,門被撞響聲。
李露是我所在的行銷部的文員,個子不高,但是皮膚白皙,身材豐滿,加上愛打扮,平時說話嗲聲嗲氣,讓男人一看就有征服的欲望。沒幾回試探,我們之間就有了一種秘密的關係……每次被她的媚態勾引而性致勃發的時候,她一上廁所,我就會尾隨而去,然後把她拉進去激戰……當然,暫時是男廁,我想,等我權力大到一定級別的時候,就可以拉她進女廁戰鬥了。
李露今天仍舊是一副辦公室女郎的裝扮,灰色的西裝短裙套裝,白色領子外翻的襯衣。露出一段深深的乳溝。
這會兒,我已經把她的內褲扒下來子,正吊在那只抬起的腳上,隨著我在李露體內的抽動而搖晃。
我幹李露的時候從來不脫衣服,我喜歡直接征服她的感覺,征服她那種道貌岸然,表面嚴肅而內心風騷的形象。
通常我會連門都來不及關好,直接猛地把她往牆上一推,一手伸進裙裡扒掉她的內褲,另一隻手就已經從褲縫裡掏出傢伙。還沒等她啊的一聲落音,我就已經捅入那漆黑的裙底,鑽進她深處最嫩的肉裡。李露在我插入她的地瞬間,她總要裝嫩地慘叫一聲,屁股會隨著我那根巨大的肉針顫抖一下。
我知道我的插入很猛,對付這種裝嫩的女人就是要一針見血。
李露的身體很軟,沒有了那種十七八歲女孩子的彈性和活力。這讓我堅硬似鐵的雞巴更顯威猛。
我一下一下結結實實地幹著李露,頻率時快時慢,慢的時候我就把整個陰莖抽出來,然後用力地挺進去。我喜歡聽李露那嗲聲音的叫床。快的時候就會讓她的陰唇和我的雞巴摩擦得幾乎麻木起來。
我趴在李露的胸脯上,快速地顫動著我的屁股。盡情地享受著這個二十三歲剛畢業出來沒多久的女人的深度肉體。
我把雞巴整個拔了出來,低頭看時,那粉紅色的花蕊已經在劇烈地轟擊下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黑色洞口。那黑洞隨著李露的呼吸一張一合著。
這種感覺真爽啊!
我一拍李露柔軟的屁股,「後面。」李露順從地轉過身,把屁股撅給我。
於是,我摟起她的短裙,露出兩個半邊的屁股,扶著那兩片白肉,開始老漢推車了。
換了個姿勢,刺激感沒有那麼強烈,我的持久度快速地恢復過來。
「啊啊啊……啊啊啊……」我有節奏地轟擊著李露的屁股,讓那中間的秘處流出更多的液體來,散發出來的騷味刺激著我的神經,好像置得于女人胴體的海洋。
「啊……不,啊……」李露扶著牆,埋下頭忍受著我從她後面猛烈地操她。
「陳……陳經理,下次……啊……下次戴套好麼?我男朋友一直……啊……都帶……」我在她的白屁股上啪了扇了個響亮的耳光打斷了她:「操!老子幹女人還重來沒帶過套。
放心,不會搞大你肚子的,老子技術好的很。」說罷,我一陣猛烈地衝刺。幹得李露慘加連連。
「噢!真他媽的爽,李妹子,為什麼每次幹你都這麼爽呢?真是幹不厭。」我一伸手捏住李露化妝化得嬌豔粉嫩的臉蛋兒問。
龜頭摩擦李露最嫩的肉壁,一陣陣癢癢的刺激感襲來。
李露沒有吭聲,只一個勁兒地悶哼著。臉紅得發燙。
李露的頭髮很漂亮,齊肩的頭髮拉得很直,稍微染了點紅棕色,顯得油亮柔順。
這會兒,在我猛烈的轟擊她這段時間裡,她的頭髮已經淩亂地披散開來了,垂在臉旁,額前。
這種蹂躪淩辱的感覺刺激我大展雄風,抓著她的垂向地面的兩隻乳房就是一頓狂捏。
龜頭的尖端已經一次次碰到了她花心深處的子宮口,李露把手伸到後面,抓著我捧著她一半屁股的手死死不放,嘴裡也叫得更大了。
我感到她陰道開始劇烈地收縮,龜頭上的刺激感漸漸加強。
看來她高潮了。
這情景讓我興奮極了,翻過李露的身子,就換成了前面的姿勢。一手扶著她的軟腰,一手托著她的屁股。
我用硬得快傾斜成直角的雞巴向斜上方擦著李露陰道裡最上面的肉壁又快又狠地一陣狂幹。一陣陣麻酥酥的感覺襲來。
「啊……哦……嗯……用力……用力……」我陶醉得閉起眼睛,一邊一干李露一邊不由自主地哼起來。
「李妹子,好幾次都沒見你高潮了,今天很興奮啊。」我用力頂了一下她的花心後說。
李露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我,說,「快點射吧,我受不了了。今天特別痛。」「越痛越爽不是嗎?」我把李露的裙子摟高,讓她那白花花的大腿和中間一小塊深色的區域敞露出來,低頭望著我和李露激烈地鏖戰在一起的性器,粗大的陰莖濕漉漉的,上面層層白色的液體,那是李露的淫水,還纏著幾根李露的陰毛。
我回味著李露在辦公室裡假裝正經的媚態,回味著她男朋友來公司看她時表現出的關心和殷勤的情景……用最快的速度向她的肉體衝刺,不一會兒,一陣強烈的麻醉感貫穿全身。
要射了。
我親了一下李露的嘴,急切地說,「快,快叫老公。」「老公……老公。」「啊……老婆……老婆……要射了。」射出的一瞬間,我抽出雞巴,按下李露的頭就嘩嘩一灘灘泄在了她的臉上。
看著濃白的精液在她的睫毛、嘴唇、秀髮上滑過,我感到一種無比的滿足感……是的,我喜歡射在李露的臉上,儘管我也在她身體裡內射過,第一次幹她的時候,我就是那樣,這是我的習慣,第一次幹一個女人的時候射在裡面。那天在她閨房的床上,粗大的雞巴死死頂著她的肉洞,我能感覺到一股股濃濃的體液灌溉她灼熱嬌軟的花蕊。
可是,精液還是會流出,會濕透她的內褲和床單,給她帶來麻煩,所以,上班時間我就儘量外射了。
李露也讓我射進她的嘴裡,經過幾番粗暴的調教,有一次她也發了騷,直接讓我插進喉嚨深處,咕咚幾口直接就吞進去了。
現在我喜歡射在她那化妝化得精緻的臉蛋上,喜歡看戰場和戰利品……我快速地搓著肉棒把一管子精液全部傾瀉在李露的臉上,身體感到一種無比的暢快。射完精的男人虛弱極了,最後我把龜頭湊到她嘴邊,讓她舔得乾乾淨淨,這才把雞巴放回褲子裡,拉好拉鍊。
李露高高地抬起下巴,一雙玉手窩著托在下面,小心翼翼地避免精液滴到衣服上弄髒。又走到水龍頭邊,把臉和手洗了乾淨,彎腰提起內褲,往上拉到大腿根部,然後放下裙子。
李露整理好下身的時候用手在私處那裡按了按,眉頭皺著,看來是被我幹疼了。
我笑著觀察這一切,一邊整理自己褲腰上的皮帶。
「陳經理,我換加班時間的事現在能行了麼?我男朋友嫌兩人老是不能經常見面都鬧著要分手呢。」李露邊洗著被我的精液洗過的臉邊說,我走過去從後面抓住她的奶子揉了幾下,「嗯……真軟……行,沒問題了。
不過,你可也不能拒絕我喲。」我把嘴伸到她耳邊說。
門口有腳步聲,漸走漸遠。
我心裡一驚,心想,媽的,誰啊。快步追出去,走了一段路,看見了他的背影。
居然是肖總,公司老闆的兒子,總經理兼董事會大股東。不會吧?難道是他在偷看?
正疑惑著,懷裡的電話響了,是個固定電話,我接了聽,是王老婆子,為她孫女婷婷代言學習機廣告的事正找我呢。王老婆子快言快語,聲音洪亮。
我說,行了,我知道了,我會安排人去的。
然後老太婆千恩萬謝,非常客套地恭維了好一番才結束通話。
我和李露分別回辦公室繼續工作,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路過肖總辦公室的時候我特意停下腳步,仔細看了看聽了聽。
漂亮的實木門很結實,可還是逃不過我的耳朵。
我把耳朵靠在門上,仔細聽了聽。
真的有問題。裡面有聲音,而且不正常。是個男人的喘氣聲,不錯,是肖總的聲音。
肖總正在……看來可能是看我和李露在廁所裡猛幹來了癮。
我來了興致,他在上哪個漂亮的女職員呢?仔細看時,發現門並沒有鎖,只是掩著。
還挺急的嘛。
我輕輕地推動門,沒有發出聲音,也沒有引起裡面的人的注意,門開了一條小縫,我把眼睛靠上去,往裡面觀察。
看到的一幕讓我驚呆了。
肖總正騎在清潔員吳媽的屁股上,喘著粗氣用力抽插。
吳媽有五六十了,屁股早已塌得不成樣子,乾癟地耷拉著,肖總一身整潔的高檔西裝,這會兒壓在吳媽那髒亂的清潔人員綠色制服下面顫動著,西裝領帶下露出肖總光滑的半截屁股。
我靠!領導果然不同凡響,品味夠重的。
肖總的雞巴不大,白白的,看起來細長,正出入在吳媽那寬鬆漆黑的老逼裡。
吳媽把頭埋在肖總的辦公室上,一聲不吭,有些白絲的頭髮有幾縷淩亂地散著。
她的旁邊是桶裡的髒水和拖把。
看來是肖總一時來了興致,急忙中霸王硬上弓啊。就像我剛才幹李露那樣,猛地推倒就幹。
吳媽的逼裡早乾枯了,一點水也沒有,所以,儘管兩人抽插得很厲害,卻是沒有聲音的。
肖總幹得很起勁,一會兒抓著吳媽的兩半屁股使勁擠緊,一連串的猛幹,一會兒把雞巴抽出來埋下頭就舔吳媽的老逼。
這會兒,肖總喘著粗氣,閉著眼睛,頭一仰一俯,發動全身的力量又快又狠地撞擊吳媽的屁股,顯然很興奮。
三分鐘後,我看到肖總一連啊啊大叫了幾聲,然後就癱軟地趴在了吳媽的背上。看來是泄了。
哼哼!被我看到了,這下有好戲了。我心想。
我躲在一旁,看到吳媽整好衣服提著水桶從肖總的辦公室出來以後,才敲敲門大搖大擺地走進去。
我一進門就把它關好了。
肖總這會兒正端坐在辦公椅上,一臉嚴肅道貌岸然。只是額頭上還留有剛才銷魂時的汗珠。
看到我來,微笑著說,「哦,陳經理啊。找我有什麼事,快坐。」我用嘲笑和冷峻的眼光盯著他,卻不作聲。
肖總由於心虛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目光左右閃躲。
「呵呵,是不是行銷二部有什麼困難吧……你直說吧。」肖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沖他詭秘地一笑,「我剛才拍了一張好照片,想肖總你看看。」「什麼……照片」我拿著手機送到他眼前,然後看著他的臉色變白,變黑。
是剛才他和吳媽幹事的照片。
肖總點燃一支煙,皺著眉頭思索了一會兒,無奈地說,「說吧,想要什麼,升職還是加薪?」我把臉色變明朗,走過去,拍拍肖總的肩膀。
「哪兒的話,我陳某是那種下三爛的小人嗎?
我給你看不是別的,就是想提醒你,以後幹這種事千萬小心,一時激動也別忘了關門啊。」肖總一臉疑惑地看著我,還是有點顧慮。
我看他這樣,就安慰地說,「大家都是男人,這種事沒什麼大驚小怪的。啊,好色嘛,不為過呀,人不風流枉少年,你說呢?」我拍拍他。
他尷尬地點點頭。
我繼續說,「剛才偷看我和李露做愛,是你吧?
哎,爽不爽,我幹她幹得怎麼樣,雖然只幹了她二十分鐘,不過表現還可以吧,嗯?」肖總聽我這麼一說,放下心來了。笑著對我說,「不錯,你技術挺牛的,幹得李露到高潮了,最後射精的場面也很壯觀。」「哈哈,是吧,男人追求的不就是征服的快感嗎?」「肖總,你是公司裡的太子,二把手,怎麼幹吳媽這種貨色的啊,公司女職員又不少。」肖總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我就是這個癖好。我喜歡跟老女人做愛,一般是40歲以上的,但我喜歡看年輕女人被人幹,幹得越慘越好。」「為什麼?」「跟……人的經歷有關吧,我被年輕女人傷害過。
哎,我沒別的愛好,就是有這麼點比較特別癖好,你小子可千萬別跟人說啊!」「放心吧肖總。你把我當朋友,我這人最仗義,出賣兄弟的事從來不做。」「是,是。」肖總拍拍我的肩膀。好兄弟。
「肖總,我發現我們兩個人太相似了,我也好色。喜歡刺激的做愛,喜歡離開床站著做,不過呢,我喜歡嫩的。肖總,你說要是我們兩個合作,那豈不是天衣無縫,大小通吃,天下無敵的完美組合嗎?」「合作?什麼合作?」「你說呢?當然是獵豔了。我幫助你嘗遍各種老女人,你幫助我嘗遍各種年輕女孩,怎麼樣?你既能看又能幹,兩全齊美啊。」肖總壓制出內心的激動想了一會兒,看得出心潮澎湃了,低聲說,「聽起來不錯。好!那就讓我們一起操遍天下女人!」「哈哈哈,好!那你我以後就是兄弟了,可不要有什麼顧及啊,什麼話都能說,怎麼幹都行,對吧?」「對,好。陳經理,以後咱們就是最佳拍檔。不過,我可說在前頭啊,獵豔歸獵豔,別的方面,可不能影響我的名譽和公司利益啊。」「放心吧。」正說著,肖總辦公室上的電話響了,「肖總,人事部約了新的總經理秘書今天來接收工作,您有空去見她嗎?」「嗯,有,好的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去,叫她在會議室等我。」「好的。」我吸吸鼻子,說,「我聞到騷味兒了,總經理秘書,肯定是頓大餐。」肖總心領神會地微笑著點點頭。
「肖總,看著自己的秘書被人幹,一定很爽吧?」我湊近他,低聲說。
肖總咽咽口水,說,「你一說我雞巴又硬起來了。」「哈哈,肖總好身體。」我和肖總一起進了會議室。
「肖總您好,我叫屈燕,是新調任的總經理秘書。」說著朝我們一笑,微微鞠躬,伸出手來和肖總握手。卻不理我。
這個騷貨,還挺傲慢,知道我官不大就無視我。不過這樣我更喜歡,征服一個看不起我的人,那種爽的感覺是加倍的。
「這位是行銷二部的陳經理。」老闆的太子說著指指我。
「你好。歡迎來到我們肖總這一組。」屈燕微微一笑,半天才握住我伸出的手。
「陳經理可是我的得力助手,是我最信任的人。」肖總說。
看來肖總也看出了她的傲慢。趕緊敲打她。
屈燕看到肖總跟我親密地拍肩膀,驚奇得趕緊換了臉色,變成一燦爛的笑臉。
握住我的手搖了搖。
我握住那只柔嫩的有著修長手指的手,抓在手裡慢慢地把玩,品嘗,感覺還不錯。
我玩弄了很久才鬆開屈燕的手,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打量起屈燕來。
屈燕高挑的身材,雖然沒有模特那樣的比例和曲線,也算得上窈窕曼妙,腿也長。
屈燕的皮膚光滑,雖然沒有李露還麼白,畢竟沒過三十,還化過妝,一頭漂染了有一點栗色的頭髮,披在肩上,一雙豐滿的嘴唇用口紅塗得好像兩片花瓣,帶著一副細邊眼鏡,顯得時尚又幹練,比起李露來更時尚更都市化,她穿了一件條紋的襯衫,乳白的奶罩若隱若現。下身是一條米黃色的短裙,使我熱血沸騰的是她穿著一雙薄薄的咖啡色絲襪,配上白色高跟皮鞋,性感十足。
絲襪美女……我盯著她的腿,貪婪地看著,剛剛才在那個手下女文員的身體裡橫行過的肉棒又開始充血了。
就座後,我坐在屈燕的對面,盯著她短裙深處,那裡光線不好,凹凸的神秘地區若隱若現,越是這種神秘感,越讓人心潮蕩漾。
肖總把屈燕帶到總經理辦公室,給她介紹了一下工作,然後就說,「具體其他一些事宜,請陳經理跟你介紹,我有個會要馬上去。」說著,肖總給我使了個眼色,說「陳經理,屈秘書就交給你了。」好。我竊笑著答道。
肖總出門把門關好了,他一走,我就急不可耐。
「屈小姐,我現在再跟你介紹一下吧,」說著就走了過去。
屈燕靠在我的身旁看著我手裡的文件,我嘴上在說工作,眼睛早盯著她襯衣的胸上的口子裡了。
屈燕的奶子沒有李露大,一般身材高的人胸都不是很大。
我讓屈燕彎下腰趴在桌子上看檔,自己起身站起來了,我踱到她身後,盡情地欣賞她那高高翹起的被裙子緊裹的屁股,還有那雙長腿,看著看著就入了迷,雞巴也硬得似鐵一般。
我把頭湊到她屁股,腿上面,聞著那迷人的芳香。
我把自己的下半身靠上去,貼著她屁股用一個後入式的姿勢就站在了她的後面,她全然不知。
我把手輕輕地放在她的肥臂上,緩緩遊走,撫摸。感受著一個大個子女人的柔情。
屈燕一把抓住我的手,轉過身來,一臉怒氣。
「陳經理,請你自重!」喲,還跟我裝正經,騷貨!我心裡罵道。嘴上說,「怎麼?害羞了?有什麼大不了的嘛,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就別跟我裝了。
秘書是怎麼回事你還不知道嗎?」說著就猛地一挺身把屈燕擠在桌子邊上,「你……」我越來越大膽,一手摟住她的纖腰,另一隻手已經在她胸脯上了。
「嗯……木瓜奶子,挺有手感的嘛,要是不隔著文胸那就更好了。」說著就把手從她露出的乳溝裡往裡滑。
「要是肖總知道你對他的秘書如此無禮你猜會怎麼樣?」屈燕見硬的不行來軟的。不過,哈哈……我理都沒有理她,鼻子湊在她的乳溝上聞著她的乳香,那只滑向她奶罩裡的手已經開始揉搓那團嫩嫩的肉團了。
啊……屈燕發出一聲低聲的哼哼。
「嗯……質感不錯嘛。」「剛才你也聽見了,我是肖總最信任的人。知道什麼是最信任嗎?」我把她腰上的我的那只手抽回來,開始解她襯衣的小扣子。
「以屈小姐的聰明,不會不懂做人吧?啊?」我把嘴伸向她的嘴,就要和她接吻。
屈燕把臉一轉,不讓我親。
不親就不親,有的是地方讓我爽。
我把另一隻手伸進屈燕那敞開的胸脯,穿過她的奶罩就和另一隻手一起雙管齊下。
我有節奏地揉著那對可愛的小兔子,時慢時急,時輕時重,弄得屈燕嬌喘連連,怎麼也壓制不了自己的呻呤,痛苦地掙扎著。
屈燕用自己的雙手抓住我的,妄想拉開它們,當然是徒勞的,越是這種抗爭越激起男人的衝動。
我解開了屈燕白色乳罩的扣子,那兩塊白布應聲墜落。
奶罩脫離的同時,我一聲激動地呻吟,啊地一聲一口叼住了屈燕的的小半個奶子。
溫暖的嘴裡感受著屈燕那些許發硬的乳頭和一截軟軟的肉,撲鼻的女人體香乳香沁人心脾……我用舌頭撥弄著那半瘦半肥的美肉,手裡還握著另外一個,感受一種原始的衝動和女性柔情的滿足,。一陣猛烈的舔咬揉搓,把她兩個奶子的溫曖,柔軟,挺拔盡收手中。
「……別有一番風味哦。」「不要……陳經理!」乳頭的劇烈刺激讓屈燕大聲叫起來。
我鬆開嘴裡含著的屈燕的半截乳房,那上面留下了我的一圈厚厚的口水。
然後又有些不舍地用舌尖舔了一下乳頭。
「你想讓整幢辦公樓都來看我們嗎?」我望著屈燕問。
屈燕羞得一臉通紅。
還是要我用什麼東西堵住你的嘴?嗯?我淫笑著神秘地說。
屈燕變得委屈可憐起來,甚至有些輕聲的啜泣,在她面前這個比她還矮一點的小男人面前。
「陳經理……別那樣好麼?」哼!還嘴硬,明明是求饒的態度了,卻還嘴上不肯說。
我抓住她的一隻手往下拉,隔著褲子摸我硬得如鐵一樣的陰莖,說,「你把我的雞巴弄硬了,要我饒了你,那就把它弄軟下去吧。」「啊……這……你……」哼,小騷貨,理解能力很強嘛,還跟我裝。我心裡想。
「要讓我的雞巴軟下去那只能讓我射了。你要用上面的還是下面的嘴?」「陳經理……你……放過我吧!」屈燕終於求饒地說。
「哼!剛才還挺傲慢,還跟我裝逼,說!還敢在我面前給我臉色瞧嗎?你個賤人!」啪的一聲,我打了屈燕一個耳光。
屈燕捂著臉,委聲說,不敢了。
「嗯……不插進去可以,不過讓我摸摸過過癮總要答應吧。」屈燕捂著臉沈默了一下,最後緩緩地點了一下頭。
哈哈,那就好了。既然她自己都同意了,這下我可以放開手腳弄她。
我一蹲下身子就抱住屈燕兩邊絲襪長腿,上上下下放肆地摸著,舔著。
我把屈燕的腿夾在大腿裡,讓她那包著嫩肉的絲滑的長筒襪揉搓我的雞巴,感覺就像在侵犯她的身體一樣。
我把手伸到大腿末端絲襪的頂端上,鑽進她的絲襪裡撫摸她的肌膚,又隔著薄薄的絲襪舔她。屈燕的絲襪上留下了一團團口浮水印,像被射上去的精液一樣。
我掏出大雞巴一下一下讓龜頭頂著那細滑的絲襪摩擦著,就像頂著女人的陰道內壁。
感覺爽極了!
最後我的手指抓住屈燕大腿深處那被緊身的內褲包裹著的高高隆起的陰埠,揉搓那團小小的嫩肉球,撫摸它的裂縫,抓住那窄窄的布條用力地勒屈燕的陰道縫。等我玩夠了後,才把兩根手指慢慢地從旁邊滑入內褲裡面。
我摸到了屈燕那肉蚌上茸茸的陰毛,再往下一點,就是那嬌嫩柔軟的陰唇了。
我的手指撥弄那片小小的肉片,屈燕癢得邊叫邊彎下腰來,手也抓住了我的手。
我哪裡會停,我讓中指的指肚一點一點慢慢地逼進屈燕的小穴,讓她完完全全地感受一次入侵的過程。
我的指頭漸漸深入,溫度和濕度也在一點點地增加,屈燕已經癢得受不了了,張大著嘴哼著,兩條長腿也用力夾著,讓她的小穴更緊了,這讓我中指的探索過程更加韻味。
我沒有繼續深入,把夾在屈燕肉避裡的中指停住了,拇指開始輕輕地撥弄那穴口上的陰蒂。
我搓得越來越快,明顯地感覺到那顆小小的肉頭變硬了起來。
幾秒中之後,屈燕的小穴裡湧出一股小小的泉水,隨著我中指的鑽探,那愛液濕透了我的中指指肚。
屈燕一邊享受著我的挑逗給她帶來的強烈刺激,一邊使勁地壓制著分散著這種刺激,道德的枷鎖正在和原始衝動發生著激烈的矛盾。
我把中指輕輕地抽出來,舉到她眼前。
屈燕轉過面,不願看我的戰利品。
「含著它。」我命令道。
屈燕不肯。
「不服從我,想讓我對你不客氣嗎?」我威脅她。
屈燕慢慢轉過頭,微微張開嘴,我把指頭伸了進去。
在屈燕的嘴裡就像在一個大點的肥厚的肉穴裡一樣,同樣是柔軟,溫暖,濕潤。
我用手指在她的嘴裡攪動,讓屈燕充分品嘗吸收自己的愛液的同時,盡情享受她的嘴。
看來要讓屈燕幫我口交也不是件難事。
我再次把手指放在屈燕的陰蒂上,充分地刺激了一次,屈燕臉色緋紅,忍不住用大腿有意無意地摩擦我的雞巴。
我一時激動,把她抱起放在桌子上,就把頭伸進了她的裙子裡。
我施展著口技,把屈燕那性感成熟的肥逼舔了個夠,舌頭鑽進她的小穴裡一陣搜刮,牙齒輕輕咬她的陰蒂,讓屈燕輕輕地痛得叫一聲……屈燕則時而埋下頭,時而興奮地抬頭叫喊一聲,手捧著我的頭不知是按下還是拉開。
真受不了了!
我一把扒開遮擋住那小小洞口的內褲底,掏出鳥槍就準備進到屈燕身體裡去。
龜頭剛伸到大腿邊,屈燕的電話就響起來了。
噢,真他媽掃興!
我的興致驟減,屈燕慌亂從桌子上下來抓起電話接了。一邊整理著自己的下身一邊調整剛才由於激動而變了的聲音。
「哦,嗯……好的……你也要按時吃飯哦。別餓壞了身體……」屈燕在電話裡說。
「男朋友吧?」屈燕沒有作聲,整了整衣服,又捋捋淩亂的頭髮。顯得很後悔很慚愧。
……屈燕走後,我打肖總的電話,問,剛才看見了沒有。
沒,我是真有個會要開,怎麼樣?做完了,也快了點吧,這不是你的實力啊。
肖總在電話那頭說。是不是因為剛才剛和李露做過,狀態不佳?
我沒說什麼,只回答他說,哼哼,好戲在後頭。
我回到自己的辦公桌的時候,已經快到下班的時候了。一房間的職員都在專心幹活。
我站起身看看這個職員,又看看那個,男職員女職員,一個個都是那麼年輕有活力,女的有些穿得時尚,有些穿得性感,有些穿得樸素,髮型發色也是各種各樣,真是各有風騷啊,雖然並不是個個都非常漂亮。
我看看李露,現在她正專心地盯著電腦螢幕忙碌地打字呢,那張精緻的臉蛋兒早已經把妝補得完好無缺了,就跟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員,變得真快。
我盯著那張臉,回味著它上面浮著我的濃重腥味的精液時候的情景,回味著我在1個小時以前把她壓在牆上抬起她的腿撞擊她的屁股的情景,回味著我的龜頭在她逼裡嘴裡劃過的情景。嗯……有這樣的女職員隨時讓我泄泄火,日子真是安逸。
……下班前20分鐘。
李露在昏暗狹小的儲物室裡幫我口交,她嘴唇親吻我的雞巴的聲音大而清脆,啵啵的。
她一會兒用舌尖輕拍我的龜頭,一會兒含著我的睾丸舔,一會讓我雞巴側著捅進去,把她一邊的口腔壁戳得鼓很高,一會兒讓我的雞巴插到她喉嚨深處,又一會兒搖著我的龜頭啪啪輕輕的敲打自己的舌頭。讓龜頭上小洞和她的舌尖互相撥弄,這種末梢的刺激最容易導致強力的興奮。
我用兩手握著她的頭,一邊閉起眼睛呻吟著享受這個女人的溫暖柔軟的舌頭,一邊撫摸著她的長長的秀髮,感覺就像在撫摸她的身體一樣。
李露賣力地跪在我的面前頭使勁地前後左右搖晃,讓她的嘴唇和舌頭以至於整個口腔能和我的男根最大程度的接觸,摩擦。
李露反復地刺激著我龜頭上最敏感的部位,時吸時咬,把我龜頭在她嘴的刺激下分泌出來的液體吃了個乾乾淨淨。她的舌尖快速地撥弄我龜頭的尖端,像我用舌尖撥弄屈燕的乳頭時那樣。
我越來越像剛才屈燕一樣刺激得彎下腰來,托起李露的臉。可李露沒一點兒要緩和或者停止的意思,看來她想速戰速決,希望我直接射在她嘴裡就好了。
李露的刺激越來越強烈,我漸漸地有些控制不住了,但是又不肯輕易放過她。
就一把把她拉起身來,捧著她的臉就是一頓狂吻。
我們的口水和舌頭熾烈地交織在一起,我,李露,屈燕三個人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讓人心醉神迷。
滋滋的聲音響個不停,李露被我吻得喘不過氣來,唔唔地哼個不停。
「你……嘴裡有……另外一個女人的味道……」我停止了轟擊,抬起頭問她,你怎麼知道。
「女人嘛,當然知道了。啊……」李露話沒落音,我又一次猛攻。
李露拍了一下我的背,白了我一眼,嗔怪道,「哎呀!別老搞這種突然襲擊好不好?壞死了!」「哈哈,我喜歡。」說著,啪啪啪連幹了她十幾下。
我抬起手腕看看表,現在到下班的時間了,同事們將會陸陸續續地談笑著經過儲藏室。我扳住李露的後腦勺,發力衝刺的過程持續了兩三分鐘。這次拔出來射在了李露的胸脯上,給她兩個大奶子洗了個澡。
射的時候李露胸脯一起一伏喘著粗氣,看來還有些意猶未盡。她用手指撥弄胸上的精液,放在嘴裡舔嘗。
不過,我心裡還是想著屈燕的那雙絲襪長腿,今天沒上到她真是遺憾,改天一定要操翻她。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