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教師的群交派對

 

「嗚啊……用力啲呀……」莉玲輕輕地呼喚著,男人更加使勁地把成熟誘人
的身體緊緊抱在懷中,而下面的動作卻不斷加快。

  莉玲的臉上展露著興奮的神色,眼睛眯成一條線,小嘴微微張開,呻吟聲從
嘴裏不斷地冒出,雪白的身體扭動著迎合著男人的動作,雙腿團在男人的臀部,
緊緊地夾著。

  男人的動作不斷加快:「Lilian,我嚟啦!我要射啦!」

  莉玲點點頭,男人渾身肌肉突然繃緊,身體猛地擡起:「噢呀……I lo
ve you baby !啊呀……」

  他下身拼命地頂進莉玲的體內,陰莖在她的陰道深處爆發,噴射出雄性的熱
液。

  莉玲在男人高潮的時刻也同樣緊張起來,臀部翹起更加緊湊地迎合著男人的
沖擊,陰道自然地開閉,吸取著男人的精華。

  一切都平靜下來後,男人平靜地趴在一邊昏昏睡去,莉玲悄悄把他抓著乳房
的手拿開,下床,走向浴室,先清理了下身的精液和淫水,然後打開花灑頭,沖
洗著剛才被汗水浸泡過的身體。

  鏡子裏出現了一個成熟女人的身體。她白淨、豐滿,隻是乳暈較黑較大。

  莉玲撫摸著自己的脖子,然後慢慢向下,心想以她這個年紀,基本上這是一
個沒有什麽可挑剔的肉體,她說得對,這樣的女人應該能讓男人瘋狂。

  她手移到乳頭上,這是她最容易動情的地方,手指撫摸著它,思緒回到兩星
期前同一間酒店房間,他也是這樣掐著自己的乳頭,臉上露出得意的壞笑。

  莉玲的同事與朋友都贊她是個賢良漂亮的妻子,但有誰會想到,她竟是背夫
偷漢的女人?

  莉玲圍上浴巾回到房間,看見男人已經起來,正坐在床邊穿衣服。

  這不是一個能讓她滿足的男人,無論是精神還是肉體,他都不能,但她也無
可奈何地投入到他的懷抱之中,因爲她需要男人!需要男人的撫慰!

  但這些,她的老公是無法給予她的……她是一個正常的女人,她有需要,所
以在半年前終于接受了他。

  這男人叫丁翔慶,未到四十已是某名校的校長,正是一個正值壯年、仕途春
風得意之人。

  也許是這個原因讓莉玲投向他的懷抱,可是從內心裏她並不太喜歡這個男人


  夜晚的冷風吹在莉玲的臉上,每次幽會之後她都會自己回去,雖然那個男人
可車她回家,但她從來沒有讓他送過,因爲她不想有一種別人情婦的感覺,但她
有時又覺得自己是在欺騙自己……

  但沒有辦法,她的心中總是這樣矛盾。

  對于一個三十三歲的女人來說,生活總在不停地處在矛盾之中,老公對她來
說已經名存實亡。她是個正常的女人,一個性欲開始高漲的年齡,三十三年來構
築的精神防線卻在短短半年中崩潰,她如丁翔慶所設計的開始變成一個壞女人,
一個人盡可夫的淫婦。

  Part 2

  又是一星期。

  正值午飯時候,莉玲的手提電話響了,是丁翔慶。

  「嘿嘿嘿,Lilian,你食咗Lunch未呀?」

  莉玲神情一下子緊張起來:「啊……啱啱食咗……你打比我有乜特別事?」

  「呵呵……無乜嘢,挂住你嘛!想睇下你食咗啲乜,點呀,有無我條『德國
大肉腸』咁好味呀?」

  莉玲連忙壓低聲音:「喂!唔好亂噏啦!Staff room有好多人嫁
……」

  丁翔慶無恥地說:「依家就扮曬嘢,懶正經……比我撲緊嗰陣未一樣呱呱叫
?」

  「你再亂講我就收線啦!」莉玲對丁翔慶的說話甚爲不滿。

  「同你講下笑啫,唔駛咁嬲……記唔記得我同你提過星期五晚有個Part
y……」

  「我唔去呀!你哋……你哋玩埋啲咁嘅嘢……況且要去兩日,我點同老公交
待呀。」

  「無得唔應承,你之前話ok喎!我唔理你,星期五放學後我喺停車場等你
!」

  「喂喂……等等呀!我幾時答應過……」莉玲正想作出拒絕,可是丁翔慶已
把電話關掉。

  莉玲心裏忐忑不安,之前丁翔慶曾對她說過,在他朋友圈裏經常組織特別的
「聚會」,就是大搞群交性派對。

  丁翔慶也問過她有沒有興趣參與,當時她也感覺甚是好奇,便隨口答應了,
卻沒有想到他真的要帶她參加。

  晚上莉玲回到家,她丈夫仍然不見人影,誰知道又去哪裏鬼混了?

  這對于她來說已經是司空見慣,如果不是丈夫對她的冷淡,也不至于走到背
夫偷漢這一步。

  到晚上十一點多,丈夫帶著酒氣熏天的身體回到家裏,洗也不洗就倒在床上
去。

  自兩年前莉玲丈夫與友人合夥搞生意後,從此就變了另一個人似的。

  首當其沖的就是性關系,在她的記憶中,丈夫已經有半年沒有動過她了。

  想到這裏,莉玲輕歎一口氣,便回身推了推丈夫:「喂……今個Weeke
nd我要去廣州聽Seminar呀……」

  丈夫嘴裏咕噜著:「知道啦……」之後便不再作聲,倒頭大睡。

  聽見丈夫這麽冷漠的回答,莉玲心裏一沈,不禁流下眼淚來了。

  轉眼間便到了星期五。

  放學後,莉玲懷著顫顫兢兢的心情去到停車場,果然,丁翔慶已在他坐駕中
,還笑吟吟地看著她。

  莉玲站著,想了又想,丁翔慶也沒有催逼她。

  最後她還是上了車!

  Part3

  莉玲還沒坐穩,丁翔慶就急色地伸手摸了她屁股一把,莉玲不高興地扭動著
身子說:「呢度系學校嚟嫁,比人睇到點算?」

  丁翔慶不懷好意地笑了,便開車上路。

  今天,莉玲穿了一套淡黃色的Chanel連衣裙,由于修身的剪裁,一身
性感的體態更是表露無遺。

  她知道這樣的裝束很容易吸引男人的注視,而她也開始喜歡男人這種侵略性
的目光,它能讓她感到一絲自信。

  車子一直往郊區駛去,路上兩人沒太多說話,當車子駛進一間豪華別墅時,
莉玲便緊張地問:「校長,一陣……有幾多人嫁?你啲朋友系乜嘢人?我真系有
啲驚呀……」

  丁翔慶見她甚是不安,便柔聲安慰她說:「唔駛擔心喎,佢地全都系我老死
,個個喺社會中有頭有面……而且佢哋都會帶埋Partner嚟,唔會得你一
個女仔。」莉玲聽罷才稍稍安心。

  別墅依山傍海,一條小路從門前延伸到沙灘。他倆是人衆人之中最先到達的
,丁翔慶亮了燈,別墅裏豪華的裝修映入眼簾。

  當莉玲還在贊歎別墅華麗的時候,丁翔慶的手已經從後面伸了過來,一隻手
從莉玲的腋下穿過,撫摸著她的乳房;另一隻手從下面拉起莉玲的裙想侵犯她的
陰部。

  莉玲被丁翔慶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她連忙用手阻攔侵犯,可是丁翔慶
的手分外固執,很快就突破了莉玲的防守,莉玲沒有辦法,隻好說:「你……唔
好咁心急啦……做咗成日嘢,成身癡立立,你比我先沖個涼先啦。」

  丁翔慶帶了莉玲上二樓,走進一間有落地玻璃的大房,整個二樓這樣的房間
就有五間。

  莉玲進了其中一間房的浴室,熱水猛烈地沖在身上,她感到一陣暢快。突然
浴室門打開了,丁翔慶赤裸著身子走進來,一下子就把莉玲按在牆上,兩個赤裸
的肉體緊貼在了一起,莉玲的屁股感到了來自男人下體的熱度。

  丁翔慶的手粗暴地揉搓著莉玲的兩隻大乳房,這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莉玲
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丁翔慶把她的身子返過來,使她背靠著牆,並開始親吻著她柔軟的嘴唇。

  莉玲身體內的欲望被挑動起來,便迎合著丁翔慶的舌頭,而她的小手被引導
著抓住了還不夠硬度的肉棒,莉玲熟練地撫摸著他的長矛,心中更希望它快點硬
立起來。

  莉玲將他的寶貝把玩了一會,丁翔慶就把莉玲按下去,讓她蹲在他跟前,莉
玲知道他想幹什麽,便張嘴含著他那半軟的東西。

  她努力吐納著,還不時用舌頭舔著肉冠,丁翔慶被刺激得不斷低吟,他用手
撫弄著莉玲的秀發說:「啊……好撚正呀……再吮大力啲……Lilian……
你真系天生服侍男人嘅工具呀。」

  在丁翔慶話語的刺激下,莉玲更加賣力地吞吐著他的陽物。

  「嗬……差唔多啦……唔駛再含啦,你條淫娃,快啲起身,等我小爆你個淫
gap!」

  莉玲站了起來,任由丁翔慶擺布,此刻莉玲已沈浸在欲火的燃燒中,她期待
著男人的巨棍進入體內。丁翔慶把莉玲反轉身,讓她手撐著牆,鐵棒便從後面塞
進早已經水汪汪的小屄中。

  「呀……呀……啊……」

  隨著有節奏的前後抽插,莉玲逐漸呻吟起來,那種又美妙又充實的感覺從陰
道裏擴散開去,她要的正是這種感覺,也不在乎身後的男人是否真正讓她喜愛。

  「啊……唔得啦……我頂唔住……我要射啦!」隻是三四分鍾的活塞動作,
丁翔慶已達到頂峰。

  丁翔慶在一陣語無倫次之中爆發了!他將大股大股的精液全數射進莉玲的花
蕊內。

  莉玲先是感到下體被男人的熱液貫得滿滿的,但隨即感到一陣空虛,她知道
丁翔慶的性能力不太高,不能爲維持太長時間(但已比她丈夫好得多了),不過
莉玲還是很配合地扭動著屁股迎接他的陰莖。

  激情之後兩人躺在大房內的大床上。莉玲沒有達到高潮的身體仍沒有平靜下
來,而丁翔慶還在玩弄著的乳房……突然,丁翔慶停了下來,他下床從手提袋拿
出一件東西,竟是一件SM款的女裝皮質內衣。

  丁翔慶說:「呢套衫我系專登爲你準備,快啲著起佢。」

  莉玲拿著這套SM內衣,臉上頓時泛起一陣紅潮,起先是有點抗拒,但最後
還是穿上了。

  莉玲在鏡子中看著這身像小電影女主角一般的造型,簡直不敢相信這個就是
自己,一個平時讓學生尊敬的老師。

  Part 4

  丁翔慶來到她身後,驚豔地看著鏡子,兩手從後面抱住她:「Lilian
,你咁著真系好sexy,引死曬啲男人……」

  正當他想向莉玲動手動腳之際,窗外閃過幾道燈光,丁翔慶來到窗旁看了看
,回頭便說:「佢哋嚟啦。」

  莉玲聽罷顯得一陣緊張,她不知道來的會是什麽人,等待著她的又會是什麽
情形。

  丁翔慶穿回衣服,然後正經地對她說:「我啲朋友全部都有頭有臉,你一陣
要大方啲,唔好失禮我。」說罷便下樓去了。

  此刻莉玲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她跟丁翔慶來到這個地方,是參加一個
雜交性愛派對。

  莉玲開始感到害怕和不情願,但內心深處卻有一種蠢蠢欲試的欲望。

  她也不明白自己爲什麽會變成這樣,半年前與丁翔慶交往純粹就是爲了想報
複那個對自己冷淡的丈夫,可是一踏進性欲深淵,便難以自拔。

  開始她以爲自己會控制得了,但現在居然來到這裏,還要去做那些淫亂的事
,她依然無法自主。

  門開了,聽到一陣熙熙攘攘的聲音,人已經到了,坐在床上發怔的莉玲才緩
緩回過神來,便穿起裙子走下樓去。

  丁翔慶下樓開門,三男三女魚貫而入。

  爲首的個子不高,身材挺胖、頭頂半禿的男人竟是教育部的高官許明正,而
他的女伴正是某電視台的新進年輕女主播李姿吟。其他兩個男的是近年在股票市
場大有斬獲的暴發戶鄭普和他得力助手陳得森,他們分別帶來的女孩子都是非常
年輕美麗,看得丁翔慶心花怒放,心想這回可是要大開殺戒了,還不禁後悔剛才
這麽快就跟莉玲幹了一炮。

  陳得森一進門就從褲袋裏拿出一個小瓶,便向丁翔慶打了個眼色,丁翔慶立
刻就明白了,這是陳得森從美國帶回來的特級春藥,這種藥隻要服食少量,任你
是什麽淑女都會變成蕩婦。

  雖然今天來的女人都知道要玩性愛派對,但這幾個色魔仍然想用春藥把她們
變成性奴。

  許官四下搜尋了一下,便急不及待問丁翔慶:「翔慶,你嗰位朋友呢?重唔
請佢出嚟?」

  原來丁翔慶早就說過會帶一個少婦來,而許明正對有夫之婦是有特別偏愛的


  丁翔慶立刻向樓上呼叫:「Lilian你重唔落嚟?大家都到齊啦!」

  樓上的莉玲一直不好意思下去,但聽到丁翔慶的呼喚,終于下了決心,走出
了房門。

  莉玲從樓梯上下來,各人已坐在客廳。

  她看見三個男的都是色迷迷,而女的都份外妖豔。

  與那些女孩子相比,莉玲不禁覺得自己已經有些老了,心想早知道來的都是
這些年輕美貌的女孩,還真不該來這裏出醜。

  Part 5

  想到這裏,莉玲憎恨地瞪了丁翔慶一眼。

  丁翔慶還以爲莉玲在埋怨不早招呼她下來,連忙過來摟著她走到沙發上坐下
。此時莉玲終于認出坐在她對面的竟是教育部高官許明正和女主播李姿吟,不禁
嚇了一跳。

  此時陳得森正從酒吧端來飲料。

  之後大家就在客廳聊天,男人們不時說一些色情笑話,他們都笑得前仰後合
的。

  但莉玲卻是如坐針氈,因爲許明正的眼光不時在她身上打量,雖然沒有接觸
也讓她渾身起雞皮疙瘩。

  許明正對莉玲說:「你就系Miss江(莉玲姓江)?翔慶成日喺我面前提
起你……哈哈!見到我好Surprised 嗎?我同翔慶識咗好耐,我都叫
做睇住佢出身……」

  「許生你好……」莉玲不知道該說什麽,隻好紅著臉低下頭。

  「唔好咁生外,叫我Peter 啦……系嘞,聽翔慶講你一畢業就去咗佢
間中學教英文,點呀?教得開心嘛?」

  「都ok……」

  「Miss江你唔駛咁拘謹喎,relax 啲……系唔系翔慶個衰仔蝦你
呀?駛唔駛幫你教訓下佢?呵呵呵……」說完許官看著丁翔慶,哈哈的大笑起來


  「啊……當然唔系啦……」

  「你依家個post系乜嘢?英文科主任?」

  「唔系,我隻系個普通嘅教師……」

  「嗯……我相信Miss江你系個人材,不如我同你哋校董會講聲,下學期
比你做學科主任啦……」

  莉玲聽罷不禁暗暗生氣,心想他把自己當成什麽了?

  她內心天生不趨炎附勢的性格立刻産生了反抗。

  丁翔慶見莉玲不說話,連忙出來打圓場:「不如我哋揾啲嘢玩……就打牌啦
。」

  衆人也沒意見,于是大家走到客廳旁的偏廳,裏面一早就準備好了麻雀枱。

  男人們各自坐下,而莉玲與一衆女的就坐在自己男伴身旁。

  許官望望衆人,問:「我哋打幾大?」

  暴發戶鄭普說:「成日打錢無乜意思,今日就玩第二樣……」

  「咁玩乜?」丁翔慶問。

  鄭普臉上擠出一臉壞笑:「玩除衫!唔準自摸!邊個出沖邊個條女就要除一
件……如果邊個輸清光,佢就要用口『服侍』食糊嗰個,嘿嘿。」

  陳得森立刻附和:「老細好嘢!我贊成!」

  說著就轉身摸著他身邊的女伴,那女孩嗔道:「你班男人真變態……」

  而李姿吟和另外一個女的很快都答應了。

  丁翔慶向莉玲打了個眼色,莉玲心想已到了這個地步,隻好無奈地點點頭,
隻好期望丁翔慶的牌技高超點。

  Part 6

  牌局開始了。

  由于男人們立心不良,所以紛紛爭先後恐地輸牌,很快鄭普就出沖了,他推
倒牌回頭看著帶來的女孩。

  那女孩叫司徒凱珊,約在三個月前才與鄭普搭上,才十九歲,是雜志硬照模
特兒。

  司徒凱珊不但青春可人,樣子也非常甜美,而且肌膚勝雪,身形也夠高挑,
最要命的是她雙足有四十四吋修長美腿。

  司徒凱珊擰了劉鄭普一把,扭扭捏捏地脫了一件外面的小衫,露出了裏面黑
色的乳罩。

  司徒凱珊的皮膚很白,而且乳房也頗豐滿的。

  其它三個男人的眼睛都不約而同地盯著她,她嬌嗔道:「……有乜好望喎!
玩下一鋪啦!」

  此時莉玲突然感到有些不對勁,因她內裏隻是穿了一件SM款的皮內衣,但
她醒悟過來的時候,牌局已經在進行中了。

  下一局輸的是許官,李姿吟大方地脫了那條連身裙,她裏面穿的是一件白色
內衣。

  李姿吟身材很苗條,大家欣賞了一會,接著又再打起來了。

  終于,也到丁翔慶輸給許官了!

  許官彷佛很有滿足感地盯著莉玲,莉玲心裏既有點心慌但又有點興奮,她知
道由此至終許官也是特別注意自己的,而丁翔慶又一臉不懷好意地看著她。莉玲
心中不禁暗歎這個剛才還和自己做愛的男人此刻竟同樣期待著自己脫光在衆人面
前……

  莉玲無可奈何,便把心一橫將裙子的拉鏈拉開,又站起來把裙子褪了下來。

  衆人看見莉玲內裏的竟是性感SM皮內衣,都嘩然莉玲竟如此開放。

  男人們的眼睛彷佛也要掉出來似的。

  但李姿吟卻有些不悅,便掐了許官一下,許官的色眼才轉移到別的地方去。

  雖然衆男人的眼睛轉開了,但莉玲依然羞得如火燒一般,便拿起眼前的飲品
一飲而盡。

  莉玲喝過冰涼的飲品,感覺也稍微平靜了一些。而她也開始習慣男人那種對
她那副誘人軀體渴求的目光,這些眼光讓莉玲感到作爲女人的自豪。

  在幾個女人當中莉玲的身段線條是最性感的。豐滿的雙乳在皮內衣的包裹下
呼之欲出,這是女人值得驕傲的本錢,一想到這裏,莉玲也不再低下羞澀的臉了


  牌局繼續進行,一圈下來,女人們紛紛脫衣。終于,陳得森帶來的女孩沈潔
怡先輸掉,她穿的三件衣服連續三次被脫光了。

  沈潔怡大學畢業後便到鄭普的集團工作,任職陳得森的秘書。陳得森口甜舌
滑,很快便將沈潔怡追到手。

  沈潔怡小拳頭打在陳得森身上,她故作羞澀地脫掉最後一條小內褲,男人們
都哈哈大笑起來。

  莉玲見沈潔怡已經脫光了,心中不禁放松下來,竟也跟著拍手而笑。

  此時她體內不知何故越來越熱……如今竟期待著丁翔慶輸一把,可讓她徹底
解脫。

  果然丁翔慶一轉西風便輸掉,莉玲知道要解除最後防線了。

  莉玲爽快地站起來,拉開了背後的拉鏈,慢慢地把內衣脫下來,她故意放慢
動作,還故意扭動著身體。成熟的乳房與陰部終于裸露在空氣中。

  莉玲感到雙峰隨著自己的動作微微抖動,她知道衆人都盯著她。

  丁翔慶驚奇地看著莉玲,彷佛在驚訝她脫得如此果斷。莉玲嗔道:「你呀!
打得咁渣,害我……咁快除曬啲衫!」衆男人聽罷又哈哈大笑起來。

  接下來是李姿吟脫光了。然後牌局又起了變化,因爲陳得森出沖給丁翔慶,
按照約定,沈潔怡要爲贏了的丁翔慶口交。大家都在拍手催促,沈潔怡哼了一聲
,乖乖地鑽到桌子下面,跪到丁翔慶跟前。

  莉玲在旁邊看到沈潔怡的俏臉,竟對她笑了一笑。

  沈潔怡替丁翔慶拉開褲鏈,他那根陰莖就乖乖地彈了出來。

  由于一直處身于這個淫亂色情的遊戲中,所以那東西早就硬了。

  她張嘴把男人的陽具含著,開始吸吮起來,丁翔慶不禁身體一抖。

  莉玲開始時還看著她的吞吐動作,但後來心中一陣醋意襲來。

  雖然丁翔慶本不值她吃醋,但畢竟一小時前他們還在浴室裏做愛……

  按規定,一局結束,不管射精與否,口交都會自動停止,除非這局的結果和
上局一樣。

  在口交的刺激下,丁翔慶方寸大亂,胡亂出了幾張牌就輸了。

  沈潔怡戀戀不舍地從桌子下鑽出來:「!我唔制呀!乜你咁快就輸嫁……」
她的矯柔造作就讓莉玲很反感。

  許官用又滿足又渴望的眼光看著莉玲。

  因爲此局是丁翔慶出沖給許明正。

  莉玲此刻已經沒有任何衣服做擋箭牌了,她知道許官正期待著自己給他的口
部服務。





相關閱讀
   
夫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go2av,全球成人論壇,2017免費qq色情群,晚上寂寞的女人的qq群,台灣視頻直播聊天室,168真人視訊,國內app大尺度直播軟件,在線播放微拍福利視頻,裸聊直播間視頻
贏家娛樂城,打飛機,live 173,午夜視頻聊天室,台灣裸聊平台,美女免費直播網站,真人在線裸聊網,色情視頻直播間,同城寂寞交友網,不收費的同城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