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穿內衣褲的少婦

 

我叫Linda,今年二十八歲,已經與丈夫結婚五年。身高一米六五,身材苗條、雙腿修長。胸前一對雙峰常引得路邊的男子頻頻回頭。我和老公的兩人生活一直過得很快樂。我們兩個都是性慾非常強烈的人,平常每週我們都要做愛四次以上。我很愛我的老公,然而災難還是突然降臨到了我們頭上。那一天,他開車外出,不幸遭遇車禍,後經搶救基本無事,但回家後,我們發現了一件最糟糕的事:他無法勃起了。醫生說是神經性失調,如果受到合適的刺激治療還有恢復的希望的。 
於是我們試盡了各種的方法,我甚至給他口交、給他跳脫衣舞,但都無動於衷。慢慢地,我們都灰心了。而他也變得越來越暴躁。 
一天早上,他很神秘地拿出一件裙子,說是給我買的,讓我試一試。我從床上爬起來,因為我從來是裸睡的,全身一絲不掛,大早上的也不想麻煩,於是直接將裙子套在身上。效果還不錯,但也不是很特別,只是一件普通的絲織短裙而已,唯一的缺陷是下擺有點短,離膝有二十五公分,我知道這樣的裙子穿著要特別小心,否則很容易走光的。單我還是滿高興的說: 
「謝謝你,老公!」我親了他一下,然後打算把裙子脫掉。 
「不,親愛的,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了一種很衝動的感覺,求求你,別脫了,今天就穿這件裙子,好嗎?」 
「好哇,但我得先把內衣穿上呀!寶貝」 
「不,寶貝,我就想你不穿內衣直接穿這件裙子。」 
「那怎麼行,別人一定會看出來的。這裙子這麼透,有這麼短,別人會看到我下面的!」 
可是他仍然苦苦哀求,我只好答應下來,直接穿這件裙子去上班,甚至不能穿長統絲襪,但我仍然覺得很荒唐。 
我坐大巴去上班,人很多,我只好站著。我想周圍不少男人能夠很容易地通過我光滑的衣服曲線看出我下面沒穿內衣,一對突起的乳頭將胸部尖尖地頂起,而臀部光滑的曲線暴露出沒有穿底褲的事實,我似乎感覺到,幾根陰毛已經穿過絲質短裙而鑽了出來。因為我的個子不夠高,必須高高拉住上面的吊環才能夠站穩,但糟糕的是同時把短裙的下擺提得更高,幾乎將我整個白皙的大腿都暴露在 
我下面坐著的那個男人眼裡。 
我逐漸發現,隨著偶然的急剎車,他總是死死地盯住我的下體看,我突然意識到:這時他可能能夠看到我的陰部,我突然覺得自己雙臉通紅。同時又感覺到周圍有些男人有意無意地用各種部位在我身上蹭,更有人裝作無意的用手肘劃過我的胸前尖挺的乳頭,我羞愧難當,但又毫無辦法。尤其是下面的那個男人,我知道他正在直勾勾地盯著我的下體,但我卻不敢看他。想著自己赤裸而修長的大腿甚至連交彙處最隱秘的私處都完全坦誠地暴露在一個陌生的男人眼前,覺得自己就像下身完全赤裸地站在公共車廂裡,暴露在一群陌生的男人面前,在極度的緊張下我感到了一種意外的刺激,我突然覺得下體變得潮濕,我濕了,我覺得慢慢地有液體正流出體外。糟糕,我拚命加緊自己的雙腿,以防真的有性液流出來被別人看到了,那將是多麼令人羞愧的事呀! 
突然,更糟糕的事發生了:我清晰地感覺到,臀部不再貼著自己光滑的衣裙了,而是蹭在不知什麼人的衣褲上。天呀,有人從身後將我的短裙下擺掀起到了臀部上面!然後一隻溫暖寬大的手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臀部上。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我大驚失色,心跳驟然加快,完全不知所措。可那只討厭的手正在我光滑的臀部上來回撫摸。我腦袋一片空白,片刻後才稍微恢復思考:他在我身後,車裡人很多,他又緊貼著我,下面發生的事應該不會有別的人看到,如果叫起來,會有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沒有穿內衣,換一個地方,說不定路上會有更多人佔自己便宜,也許忍一忍,很快就要下車了。 
忍一忍吧!我不敢回頭看那個人,我忍受著那只肆無忌憚的手在我的身體上游動,同時抑制著私處強烈的淫水外流的衝動。 
我感覺到那隻手移動到了我光滑的大腿根部,然後有一根手指從我股間探入,摸索我的陰部,我全身一陣顫慄,雙腿發軟。「不行,太過分了!」我急忙收起臀部,下身向前挺起。可完全沒想到,也許是我的軟弱縱容了那個傢伙,那隻手竟然從側面直接從大腿摸到了我的小腹上,我嚇得面無人色,我想我下面坐的那個男人能夠清楚地見到那只撫摸我小腹的男人的手,因為我見他正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面色通紅地緊盯著我的下體。我立即縮回腹部,讓裙子下擺遮住那只罪惡的手。但沒防備他另一隻手已經順勢插入了我的雙股間,直頂著我的陰道口。「別出聲,否則更出醜。」背後一個聲音悄悄地說。 
我驚恐不已,不知後面還會發生什麼,只覺得自己好像被當眾在強姦一樣,我呆呆地站著,大腦一片空白。繼而,那隻手有節奏地動起來,並且輕輕地探進了我的陰道,上下抽動著。 
「小姐好多水呀!」那個聲音說道。 
我簡直羞死了。最初的厭惡已經被現在無法抑制的快感取代了。我雙頰緋紅,那是因為性的高漲而興奮,下體已經淫水氾濫,順著大腿向下流去,臀部不由自主地向後厥起,好讓他的手指插得更深,同時無法抑制地左右擺動。我簡直已經沒法控制住自己不要呻吟出來。 

可是突然,那隻手離開了,我感到一陣空前的空虛。然而,一個冰冷的小東西溜一下滑進了我的陰道。不知是什麼東西,粗粗的,像真的賓州一樣(天呀,我多久沒有嘗過真實的堅挺的賓州了!)但好像又挺短,很光滑,一下子就全部滑進了我的陰道。 
「小姐,不要擔心,只是一隻箱頭筆而已,小心不要掉出來,算是我留給你的禮物好了,我要下車了,再會。」 
我明白了,是那種禮品筆,胖胖圓圓的,一頭輕一頭重(裡面有鐵塊),像個不倒翁。而它現在卻在我的陰道裡,漲蔔蔔的。因為裡面早已淫水氾濫,滑溜溜的,總覺得它要往下掉。可如果真掉出來,那多丟人呀!於是,我只能使勁將它吸住,可稍一放鬆又覺得它在往下掉。我不停地吸緊吸緊,結果就是它在我的陰道裡頭上上下下地運動著,就如同一個粗壯的賓州不停地在姦淫著我,在共車 
上人群中眾目睽睽之下在姦淫著我。 
好在無論如何終於到站了。我趕快下車,想盡快趕到公司將它取出來。但糟糕的是:我發現走路很困難,每走一步,它就在裡面震動以下,我不得不加緊雙腿慢慢走,是那種標準的一字步,但結果是帶給了我更強烈的刺激。等到達公司時,我的雙腿內側已經是淫水淋淋了。 

    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去到洗手間,將那個小禮物從自己陰道中取出來,它上面已經沾滿了自己的淫水。撫摸著自己濕漉漉的陰部,才想起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種興奮的感覺了。 
其實自己這麼多年來應該屬於那種比較傳統的女性的,從小女孩開始就是那種別人認為該怎樣便怎樣很聽話的女孩子,談的第一個男朋友就是自己現在的丈夫,所有對性的知識也基本上都來自他,兩個人的性生活中自己始終扮演一種被動的角色。其實有時候也會有一些隱秘的慾望,只是羞於說出口而已。好在丈夫的性能力也算不錯,基本上兩個人以前的性生活還算和諧的。但這一年來,兩人不僅沒有一次真正的性交,而且我還要不斷地挑逗他,幫助他治療,而他也會時常地撫摸我、刺激我,我隱約感到體內那種隱秘的被壓抑已久的慾望已經似乎無法控制了。 
回想今天巴士上的經歷,說實話除了屈辱和羞愧,內心還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和驕傲。其實在配合丈夫的治療過程中我已經學會了怎樣才能夠誘惑男人,只是以前僅是對自己的丈夫,而現在是一些陌生的男人。二十八歲的女人,正是一朵開放最美麗的玫瑰,也許,自己能夠尋找新的機會來滿足自己? 
不,這怎麼可以呢!我明白自己是深愛著丈夫的,為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他的病好了,不一切都沒事了嗎?醫生不是說還有治的嗎?只要能治好他的病,有什麼苦自己吃不了的呢? 
用水洗乾淨了下身,習慣性地想穿內褲時才發現今天已經沒必要了,對著鏡子仔細檢查一下儀容,現在才真正明瞭為什麼自己讓那麼多男人神魂顛倒了(也許我是一把快刀?),這樣出現在同事們面前,他們會怎麼想自己呢?哎,總是要上班的呀!硬著頭皮走進了辦公室。 
我們辦公室算我一共五個人,有Stella(我的死黨),Henry、Jack和經理Roger。因為都在一起工作了好幾年,彼此都很熟悉了,也比較隨便。除了Roger年紀就我算大的了,平常他們也總拿我當大姐姐看待。因為來的遲了,他們已經早都來了。我一進來,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盯在了我身上,我趕緊直奔自己座子坐下來,才敢抬起頭說了句「大家早上好啊!」 
Henry湊過來在我耳邊說了句「Linda姐今天真漂亮啊!」 
「干你在自己活去,別亂說話!」Henry是今年才剛分配來的大學生,小毛頭一個,平常就像我的小賓州。 
Stella也從後面跑過來小聲跟我說:「你死呀!穿這麼性感!」 
「性感一點怕什麼,還怕有人吃了我呀!」 
「還是你厲害,平常就怎麼一點沒看出來呢?」 
「開玩笑呢,實在是沒辦法呀,下了班好好跟你說。」 
整個一個上午,我動都沒動一下,連洗手間都忍著沒上。但因為坐下後,短裙自然拉高,整個白皙赤裸的長腿都暴露在辦公室眾人的目光裡,而我的陰部又直接摩擦在粗糙的椅子上,禁不住又讓我浮想聯翩。我也發現幾個男人總是找理由坐在我斜對面,眼光總不離我的大腿,我只好把雙腿交迭起來,這樣他們就不會看到我的陰部,但卻使臀部又暴露給他們,真煩人。真希望不要給他們留下自己淫蕩的印像。 
中午吃了飯,他們幾個要鋤大弟,我才懶得理他們,就自己看看書。突然電話響了,是找Stella的。這邊Stella在接電話,那邊就使勁在催:「快點快點,煲什麼粥!」Stella只好悄聲求我:「Linda,幫忙頂一頂,這個電話蠻重要的,求你了!」 
「唉,幫你一次吧!」我只好代替Stella上了牌桌。沒一會Stella接完電話拿起包就走,說是有急事,我這個雷就只好一直頂下去了。 
實際上我不愛鋤大弟的主要原因是自己水平太差,這次也不例外。沒多久我們就輸得一塌糊塗了。好不容易打完了,剛好也快上班了。 
「開工,開工了!」我站了起來。 
「急什麼,輸了的還沒有懲罰呢!」Roger叫了起來。 
「糟糕!」我心一驚,按老規矩,輸了的男的得作俯臥撐,女的得作sit-up,平常Stella輸了都是我幫她壓腿的。可今天怎麼辦?穿的又這麼少,Stella也不在。 
「嘿嘿,Stella不在,無人幫我壓腿啊。所以我今天可以不做了!」 
「不行不行,願賭服輸,哪能使賴呢!Stella不在我們幫你壓腿!」三個人立刻叫起來。 
「別鬧了,今天真的不行,明天補給你們不好不好!」 
「不好不好,為什麼今天一定不行?」 
「今天我不方便嘛」我紅了臉,悄聲地說。 
「Linda你告訴我們你到底哪裡不方便,如果確實有道理,我們也不會太為難你!」 
可我總不能告訴他們,因為自己沒有穿內衣怕走光吧。我只好說:「人家今天身體有一些不舒服嘛。」 
「我每天身體都不舒服呢,這樣吧,今天只做一半,二十個,好吧!」 
還不等我說話,Roger和Jack就跑到我身後,一人一個胳膊抓住我,Henry則彎下腰提起我的雙腳,三個人就把我提了起來。 
「放下我,你們幹什麼!」我沒想到他們會這樣。 
我們只是想讓你做你該做的」Roger說。 
三個人將我放在了沙發上,Henry和Jack各壓住我的一隻腳,Roger則站在旁邊準備數數。看來是沒辦法逃掉了,願賭服輸吧,早做早完。 
剛做了兩個,我就發現氣氛不對,Henry和Jack雙臉發紅,呼吸緊張,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我的下身,而Roger則蹲在我身旁。我坐起來時才看到,由於剛才四個人打鬧,短裙皺了起來,下擺現在只遮到大腿根部,白皙豐滿的大腿完全展現在他們面前,而Henry一隻手抓住我的腳踝,而另一隻手已經放在我的小腿上,而Roger更是在我的大腿上摸著。我突然想:當自己躺下去時,他們是不是會看到自己的陰部呢?平常大家玩笑時,偶爾也會有些肌膚之親,但並沒有在意,而現在這樣幾乎可以說下半身全裸的情況下被三個男人審視,早上在巴士中所出現的感覺又一次浮出腦海。 
我突然覺得大腦一片混亂,不知道該作些什麼。只是機械地做完了二十個仰臥起坐。我甚至不清楚這段時間裡他們又對我做了些什麼,當我更清醒一些時,我發現自己的短裙已經被掀起到了腰上,自己白皙平坦的小腹和長著黑色稀疏的陰毛的飽滿的陰阜都一覽無餘地坦露著。而六隻感覺各異的男人的手正在我下身各處遊走。 
「別鬧了,你們太過分了!」我推開他們,搖搖晃晃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裙,走回到自己座位上。他們看我不高興了,也都老老實實地回去開工了。 
我心裡挺生氣的,覺得他們太不尊重我,於是一下午都沒給他們好臉色看。他們倒一個一個給我陪著不是,努力想討我開心起來。仔細想一想,也不能全怪他們,也許是自己這樣的穿著給了他們錯誤的暗示,他們才會這樣。這樣一想,氣便消了,也不跟他們計較了,整個辦公室又恢復了平常和諧的氣氛。 

    快下班了,我去到洗手間時剛好Stella也在那裡。 
「Linda姐,你今天到底怎麼了?那麼性感啊?」Stella笑瞇瞇地問我。 
平常我倆在一起基本上可以說是無話不談,我也曾經告訴過她我老公「那方面」不行。於是就把今天早上的事給她講了,當然略去了在巴士上的那一段。 
「這我知道的,」Stella裝作很懂的樣子說,「你老公這叫窺淫癖。有些男的就喜歡女孩子穿的越少越好,好讓自己一飽眼福。」 
「別人是能沾到我便宜,可他並沒有看到呀。」 
「那,也許,他會通過自己想像來滿足?就像我有時候做白日夢一樣,偶然想到一些很黃的事,自己也會覺得很興奮呀!」Stella的臉有點紅。 
「但是這樣我覺得自己像個壞女人了,別人會覺得我挺淫蕩的。」 
「對了,問題就在這裡,」Stella突然跳了起來,「所有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老婆在廚房是個主婦、在外面是個貴婦、在床上是個蕩婦。可你老公在床上只能待你做貴婦,他會覺得非常自卑,並且壓抑得太久,所以才出現了這種反常的要求。」 
「你覺得他到底是想要我做什麼事呢?」我開始覺得Stella分析得有一點道理了。 
「我曾經看過一個叫淫蟲的寫的一篇文章,講一個男人的老婆故意穿得非常性感,當著他的面和自己老公的一群朋友調情甚至做愛,而他自己竟然感到興奮無比,後來大家一起去參加一些那種很多人一起亂交的聚會。就是說,他的老婆越淫亂,他自己反而覺得越興奮。也許,你老公現在的情況也是這樣?」我意識到 
Stella有些興奮了呢。 
「如果我變成了那樣一個女人,那別人都會怎樣看我呀!」 
「你不是一直想幫你老公把病治好嗎?也許這真的是一個機會呢。況且,我看今天他們似乎都更崇拜你了呢!」 
Stella的話不僅又讓我想起中午的荒唐事,不僅臉又紅了。不過又覺得Stella講得有道理,如果真的能夠治療好他的病,就算自己暫時變得那樣一些,也是值得的。那時,一切恢復正常也不遲呀。 
Stella覺得打動了我,更加來勁了:「你剛好可以順勢試一試呀,更性感些,更色些,看看他的反映啦。也許,順便也可以自己真的過過癮吶!」 
「你個小丫頭胡說八道!你再亂說,小心我拿你家Bigger開刀」話一說出口,我就感到玩笑開得過頭了。Bigger是Stella同居的男友。可 
Stella不僅沒惱,還笑瞇瞇地問我:「你要用就拿去,沒所謂啦。不過,你只不知道我們家Bigger為什麼叫這個名字?」 
我怎麼會知道?」 
「你當然不知道了,因為他的那裡特別的大!」Stella色咪咪地看著我,反倒搞得我不好意思了。唉,現在的女孩子呀! 
「哎,開玩笑歸開玩笑,不過我真的覺得你講的有些道理,我想試一試。可心裡真的又沒底。」 
「Linda姐,平常我倆那麼好,你放心,要幫忙時只管說一聲,沒問題。」 
下了班,我搭Stella的便車回到家裡。 
很快,老公Andy回來了。 
「寶貝,今天我們不在家裡,到外面去浪漫一下好嗎?」Andy從後面抱著我溫柔地說。 
「好啊!」Andy的手已經撫摸到我的小腹上了。早上被那人猥褻的感覺再一次降臨,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 
「今天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嗎?」Andy在我耳邊輕語。 
「早上在車上,有好多男人摸我的身子。」在Andy身邊,我從來無法說出假話,我彷彿已經被他催眠了一樣。 
「能告訴我你的感覺嗎?寶貝」 
「我覺得好羞恥,感覺自己好淫蕩一樣。」 
「真的,寶貝,我一想起我們家寶貝是一個淫蕩的女人我就會覺得好興奮,真的,不知為什麼?」 
「那我就給你做一個淫蕩的女人,好不好?寶寶,希望你明白,我只是為了你。」我們緊緊地抱在一起,互相吻著。 
「寶貝,瞧瞧我給你買的新衣服,晚上穿它出去好嗎?」他從包裡取出一套純黑的衣裙。上身是一件黑蕾絲低胸圍,下面同樣是一件絲織黑色短裙。 
「沒問題,寶寶,你讓我穿什麼我就穿什麼。要不要我就在這裡換衣服?」 
「親愛的,那最好不過了。」 
可是當我真正穿上了這套衣服,我才發現問題並不是我原來想像般簡單。上身透過半透明的蕾絲罩衣可以清楚地看見自己挺立著的乳頭和白皙的乳房,而下面更糟糕,這不是一件短裙,甚至不是一件超短裙,它應該叫超超短裙,總共只有25公分長,當我把它繫在腰間時,下擺剛剛到我的陰部,完全就跟下身全裸一樣。「寶寶,這樣穿可真的不能出去,裙子實在太短了,而且這件上衣必須 
要穿內衣的。」我為難地看著他。 
「親愛的,這只是因為你穿錯了。它不是繫在這裡,而是應該繫在這裡的。這是一件露臍裙。」他幫我解開腰間裙子的鈕扣,重新把它繫在我的胯間。的確,這樣下面是遮住了一些,可上面不止是露臍了,自己大半個小腹已經暴露出來了,已經是露腹了。好在上衣還比較長,基本可以遮住肚子。 
「親愛的,能不能再給我一件內衣?」我小聲問道。 
「好吧,」Andy從衣櫃裡取出一套同樣是黑色的內衣遞到我手中。基本上沒有什麼布料,只是一些帶子。 
「這怎麼穿呢?」 
「要麼穿這個,要麼不穿,你可以選擇一樣。」 
沒有辦法,只好試著穿上。所謂內褲只是兩根帶子,在大腿根彙接在一起,連我本來就不多的陰毛都無法完全遮住,而胸圍的設計更絕,它只是在下面把乳房更明顯的托起,僅僅是剛剛遮住乳頭,露出自己迷人的乳溝。整個內衣只是讓自己顯得更加性感了。再穿上黑色的高跟鞋,一切打扮停當。因為罩衣只有三顆扣子,走動起來罩衣的下擺不時分開暴露出白皙的小腹。甚至我自己都被自己迷 
惑了:原來自己可以是這麼性感迷人的。 
Andy在我耳邊小聲我:「你知道你現在像什麼?」 
「什麼?」 
「你現在像一個真正的蕩婦,任何人一個男人都會想跟你性交的。」 
「那我豈不會忙不過來了,親愛的。」 
「寶貝,我想你能忙的過來的。我們走吧,我們跳舞去。」 
出租車上,我坐在司機旁邊的座位上。因為空間狹小,腿只好縮著,修長白皙的大腿在暗夜中充滿了誘惑。那可憐的司機不失時機地瞄一下我的大腿,我現在倒並不覺得反感,反而覺得有些有趣,甚至將座位向後放倒一些,將一大截赤裸的小腹暴露出來,搞的那司機更加魂不守舍。 
下了車,Andy笑著說:「你差點讓那可憐的司機撞了車。」我也笑著說:「那時他自找的。」 
「親愛的,現在我又有了一個好主意,我想我們在一起進去會不如我們分開來進去有趣,那樣別的男人的膽子會更大一些。」 
「可是我有些害怕啊!」 
「親愛的,不要怕,我會在暗中保護你的。到該離開時我會呼你,但在我沒呼你之前你必須在裡面。好啦,進去吧。我總會在某個地方看著你的。」 
我現在還能有什麼選擇呢?我吸一口氣,獨自走進了這間酒吧。這件酒吧不算太大,能座幾十個客人,總在放一些節奏很快的舞曲和迪斯科音樂,一些男男女女在舞池中跳著舞。我找了一個靠近角落的地方坐了下來。 
我知道,向我這樣打扮的單身女子坐在這種酒吧裡,一定會由一些尋開心的男人來糾纏的。果然沒多久,一個個子高高的年輕人朝我走了過來。 
「小姐,能賞面跳個舞嗎?」年輕人向我伸出一隻邀請的手。 
看著他禮致彬彬的樣子,我也不好回絕他,只好站起來說:「好吧。」 
當我走到舞池中後,我才發覺麻煩大了。本來在黑暗處,衣著並不引人注意,而現在站在明亮的大廳中央,所有的人都能夠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打扮,甚至自己的內衣。我發現那年輕人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瞬即變成一種興奮的表情。 
「小姐今天打扮的真性感。」我的臉刷地紅了。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稱讚自己性感這還是第一次。不過今天晚上自己也許要經歷許多人生的第一次呢。 
慢慢我發覺,他本來扶在我背部的手,不知何時下移到了我的腰部,從我罩衣下擺伸了進來,輕輕撫摸著我光滑的腰肢,而在旋轉時,那隻手就順著腰部滑過我柔軟的小腹。我不敢看他,但也不好意思說什麼,誰讓你自己穿的那麼性感呢? 
漸漸我發現周圍很多人的眼光都聚集在了我身上,男人們是一種直勾勾的目光,而女人們是一種驚訝和羨慕的目光。尤其是當我在旋轉的時候。這是我才明白過來,因為自己的罩衣很輕,而且穿的是超超短裙,當我在旋轉時,我赤裸的小腹和整個白皙的玉腿都暴露在他們眼中,甚至可能還有自己那小的不能再小的內褲。而 
Andy也許正在這裡看著我呢。 
「我們休息一下好嗎?」我喏諾地央求他。 
「那你得答應到我那裡和我的朋友一起坐一坐。」 
「好吧。」現在我哪裡還有時間去考慮其他的事情呢。 
他帶我來到側面一個開放的包間裡,哪裡還有一個有點胖的男孩子,不過長的也滿英俊的。 
「你叫我Tony好了,這是Poon。」高個子男孩介紹說。 
「你們叫我Linda吧。」來而無往非禮也。 
三個人圍著一張玻璃台坐下,閑聊起來。他們都比我小,常來這裡玩。他們說從來沒見過我這麼漂亮性感的女孩子。我不好意思地告訴他們,自己已經是有先生的了。他們不信,說我騙他們。 
三個人倒聊得滿愉快的,就是他們的眼神總是在我大腿和小腹掃瞄,我知道透過玻璃檯面他們偶爾能看到自己的內褲。但我現在已經不太在意這些事了,反而我覺得有點滿足,這也許是女人天生的虛榮心的作用吧。 
Tony拿出一些淡藍色的藥片,神秘兮兮地問我:「你知道搖頭丸嗎?」 
「知道啊,聽說吃了它跳迪斯科會很來勁的。」 
「想不想試一試。」Poon開始勸我。開始我還不想,但經不住他兩個的死纏爛磨,加上自己的好奇心也想體驗一下,就吃了兩片。 
很快,就感覺精神開始興奮起來,全身感覺充滿了活力,滿腦子都是Disco的快速的節奏。只有一個願望:我要跳舞,我要自由自在。 
「我們去跳舞好嗎。」我興奮地說。 
「再等一會。」他們兩個移到了我旁邊坐下。Tony和Poon一人一隻胳膊搭在了我身後,兩個人將我摟在懷裡。 
「你們在幹什麼?」我咯咯地笑起來。 
「這樣我們親密一些啊。我們叫你姐姐好不好!」 
「好啊,不過小賓州們要聽姐姐的話啊。」 
「小賓州們一定會讓姐姐高興的。」他們兩個色咪咪地笑起來。Tony的一隻手已經搭在了我的大腿上,而Poon正對著我的耳朵根吹著熱氣。 
「嘻嘻,好癢,賓州們不乖。」我的精神越來越興奮,但身體確越來越不受自己控制。Tony的手在我光潔的大腿上來回遊走,更向上摸到了我的陰部,那兩根帶子根本無法遮蔽我的私處,他的手直接就撫摸到了我的陰毛。 
「姐姐的內褲好性感呀,我敢打賭,你老公平常一定不能滿足你的慾望,你一定好飢渴。」他的手正在我的陰蒂上挑逗。而Poon已經解開了我罩衣的兩顆扣子,一隻手在我赤裸的腹部和身上遊走。 
「不要啊,好難過。」我全身扭動起來,雙腿卻更加分開,雙手不受控制地往他們身上摸去,正摸在兩個人大腿根上,儘管都穿著結實的牛仔褲,卻已經無法掩蓋他們昂然欲出的巨物。以前除了Andy自己從來沒有摸過其他男人的下體,而現在卻是那樣自然,也許因為自己已經不再受理性的控制了。 
Tony把我的短裙翻起裸露出我白皙豐腴的下體,手指已經穿過屏障進入到了我身體裡面。而Poon也解開了我的全部扣子,將我的胸圍撥到一旁,吮著我的乳頭。 
「姐姐的身體好棒啊,比那些黃毛丫頭強太多了。」 
我簡直無法控制自己了,我需要更真實的感覺。卻忽然發現有些人正往這裡看,這才想起自己這樣幾乎全裸的樣子在這裡會被很多人看到的。不能再讓他們鬧下去了。 
「賓州們,別在這裡鬧了,別人都會看到的。」我拉開他們的手。 
「那你得告訴我們你的聯繫方式,回頭我們去你家玩。」他們兩個似意猶未盡。 
我只好把家裡的電話和地址告訴了他們,Tony記在自己手掌上,然後他蹲下去伸手翻開我的裙子。 
「你幹什麼啊?」 
「我要把我們的電話也留給你。」然後他在我小腹上寫下了他的電話號碼。 
「走,我們跳舞去。」Poon拉我起來。 
「等一下,我把衣服扣好。」 
來,我幫你扣啦。」Tony主動來幫我。可他只給我扣了一顆扣子,然後扯掉了我其他兩個扣子。兩個人就拉著我進了舞池。因為下面都沒扣扣子,身體稍一走動或扭動,就將整個胸部以下包括小腹都暴露出來。可是在有力的音樂節奏 
中,我已經顧不到那麼多了。 
我同他們兩個一起瘋狂地跳著,扭動我的腰肢、伸展我的身體,讓我高聳的乳房自由地跳躍、讓我性感的小腹赤裸地搖擺、讓我修長的玉腿盡情地散發出魅力。 
越來越多的人圍在我的旁邊看我起舞,吹著口哨,所有的男人眼中都所散發出慾望和飢渴。也許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他們看到了,但我征服了他們,他們為我的魅力而傾倒。我敢打賭他們都想幹我,我想說,只要你們敢說出來,我就會和你們所有人做愛。 
終於,我累了。我們回到位子坐下。剛好,我的呼機響了,Andy給我留言:「我在門口等你。」於是我告訴他們,我要走了。 
他們戀戀不捨,但我答應他們一定還會聯絡他們,所以也只好放我離開。「不過我們希望姐姐能留一樣東西給我們作紀念。」Poon提出。 
「可是我身上沒有帶合適的禮物可以送給你們呀。」我有點為難。 
「我只要這個。」Poon趁我不備雙手突然伸進我裙內將我的內褲拉了下來。 
「那我也要一個。」Tony也在Poon配合下硬把我的胸圍脫了下來。 
「啊啊,你們這讓我怎麼出去呀!」本來就是很透的外套,沒有內衣感覺就跟全身赤裸一樣,因為興奮而聳立的乳頭隔著衣服清晰可見。 
這時呼機又響了,我沒時間跟他們玩,只好這樣出去。我面紅耳赤只想趕快出去,偏偏人又多,路上不斷有人趁機在我胸口上摸一把。門口迎賓的小姐看到我這樣也露出驚訝的表情。 
在門口我找到了Andy,我們一起上了出租車。一上車,Andy就迫不及待地吻著我:「老婆,你今天表現的真棒。咦,你的胸圍呢?」同時他的手伸進了我的裙子,「內褲怎麼也沒有了?是不是剛才那兩個小子給你脫掉了。」 
「嗯。」我羞得無地自容。 
「寶貝,我現在好興奮啊,你摸摸看。」他把我的手拉到他的襠部。 
果然,真的有了一點硬度。「哇,好棒啊。」 
「寶貝,你快親親它。趁熱打鐵。」他解開拉鏈,露出他的賓州。 
「啊,這裡怎麼行啊,這是在車上啊,司機從反光鏡裡會看到的。」我驚慌失措。 
「怕什麼,你剛才跳舞時什麼連陰毛都被那些人看到了。」他按下我的頭到他的陰部,我只好將他的賓州含了進來。同時他的手將我的罩衣整個翻起來,將我的腦袋蒙住。因為已經沒有內衣,這樣我全身幾乎都裸露著了,他又掀起我的裙子,將手指插入我的陰道抽插起來。 
經過一整天的性刺激,我幾乎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在他手指的刺激下,很快就到了高潮,全身虛脫般癱軟下來。而Andy的賓州卻不見有更大起色,基本上還是半軟半硬,仍然不能夠完成插入的工作。 
到了家,Andy先下了車,「我先上去,你比錢吧。」 
司機轉過身,「一共四十塊,小姐。」然後就色咪咪地盯著我。 
我才從剛才的高潮中清醒過來,坐直身子,發覺自己罩衣的鈕扣完全開了,一對豐滿的乳房明晃晃地晃動著。而更糟的是,不知何時Andy把我的短裙也脫掉了,黑色的三角地帶也直接暴露在司機面前。 
「小姐身材好靚啊。」司機色咪咪地說。 
我不敢跟他多說,匆忙從包裡拿出一張一百元丟給他,「不用找了。」匆匆下車。 
我夾緊上衣,赤裸著下體,匆匆往樓裡走,「千萬不要碰到別人,千萬不要碰到別人。」在電梯間裡,我突然看到了監控的攝像頭,這可糟糕了,也許他們會錄下來的。 
還好,一路上沒有碰見人。終於回到了自己家了。





相關閱讀
   
.,美女秀多人視頻社區,.,免費視訊交友ing,免費成人,遊戲鍋,波多野結衣 鮑魚影片,美女午夜視頻聊天,2017午夜在線福利影院,美女直播自慰福利視頻
伊利論壇,伊莉影片區不能看,.,正妹照片,夜夜擼 成人小說論壇,視訊正妹,午夜直播在線,色女生的qq群,uthome視訊聊天交友網,尼克成˙人貼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