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同學催眠的一家人

 

我叫李剛,是一個初中生。母親楚孟佳是一位國企的OL,父親李猛則是一位高級的工程師,我們一家過的幸福又安康。

由於母親保養得當,而且又是一個天生的美人,導致35歲的她被周圍的人羨慕的不得了,小區的保安就抓過好幾次偷我媽媽內衣的變態。

王鵬是我們班裡一個超級猥瑣的變態,又矮又瘦的他平時又不喜歡洗澡,常常有股惡臭。因此,我們班的人都很少和他交流。自從一次家長會看見過我媽媽之後,以後每次他都會借口在家長會上端茶遞水和我媽套近乎。

一天晚上,我和父母正在沙發上看著一部熱門電影,突然被一陣敲門聲給打斷了,我不滿的從沙發上起來,打開門一看,居然是王鵬。

從不戴眼鏡的他今天戴了一副醜陋的黑色厚重的大眼鏡,我只是隨意的瞄了下,居然就被深深的沉迷住了。

就在我大腦一片空白的時候,耳畔彷彿傳來了王鵬那猥瑣的聲音。

對待每一個客人都要十分熱情。

客人的禮物一定要收下。

……..

當我回過神時,雖然十分討厭王鵬,但來即是客,總不能直接打發他離開,於是就從鞋櫃裡拿出一雙拖鞋放到地上,道「王鵬,進來隨便坐一坐吧。」

王鵬眉頭暗暗笑了笑,脫下他那雙滿是污漬的運動鞋,一股腳臭隨之瀰漫開來。

我帶著他來到客廳裡,爸爸媽媽一愣,顯然對於王鵬的到來十分吃驚。

「這,這位是?」爸爸問道。

我拉著王鵬介紹到「我同學王鵬,他今天過來,過來………」

我一時想不起王鵬到我們家的目的是什麼,支吾道。

「叔叔阿姨好啊,我今天過來是特地給阿姨送保養品的。」王鵬一臉淫蕩的笑著。

「那怎麼好意思。」爸爸連忙搖手拒絕。

「沒關係,這個可是我特地帶來的禮物哦。」王鵬故意強調了禮物這兩個字。

「爸,既然王鵬特點給媽帶來的,那就收下吧,以後我們再回禮就好了。」我勸道。

爸爸點點頭,轉過去和媽媽交頭接耳了幾下,道,「那就謝謝你啦,王鵬同學。」

「不用謝,舉手之勞而已。」王鵬看著在爸爸後面嬌美的媽媽,不禁嚥了口口水,「不過我為了保證那保養品的功效,把它裝在特殊的容器裡,恐怕得要阿姨自己動手拿了。」

「沒關係,告訴阿姨你把它放在哪裡,阿姨自己去拿好了。」媽媽從爸爸身後走了出來,問道。

「我把它放在這裡了哦。」王鵬指了指自己的胯部,「我給阿姨帶來的保養品就是處男的精液啊。」

「這,這要怎麼拿啊?」媽媽還未收過這種禮物,感到手足無措。

「很簡單的,阿姨你只需用你的小嘴幫我吸出來就好了。」王鵬道。

「是,是嗎?」媽媽遲疑了下,手放在王鵬的褲子上不知所措。

「老婆,客人給你送個禮物你怎麼還這麼嘰嘰歪歪的,一點都不禮貌!」爸爸看著媽媽慢吞吞的動作忍不住呵斥道。

媽媽嚇得立刻跪在王鵬面前,抬頭尷尬的對著王鵬笑了笑,用她的白玉般的小手替王鵬解開他的褲腰帶。

隨著褲腰帶落地聲,一條中間滿是黃色尿漬的臭哄哄的白色破內褲露了出來,一根黑乎乎水蟒似的黑色肉棍從旁邊被擠了出來。黑褐色的大龜頭夾在粉紅色又滿是污垢的包皮裡,像一隻大蛇對著媽媽吐著信子。

「阿姨,快點吧。」王鵬一把把媽媽的手扯到自己那骯髒的內褲上。

「好….好……」媽媽不情願的用她的玉手幫王鵬解下那條骯髒的內褲,就好像在用手碰一坨屎一樣。

就在媽媽脫下內褲的一瞬,那條黑色大蛇一下子蹦了出來,砸在媽媽白皙水嫩的臉蛋上。

聽著那重重啪的聲音,我和爸爸看著媽媽臉上那淡淡的紅印,不禁感到心疼。

媽媽忍住那股令人作嘔的味道,白玉般的手輕輕放在那條黑蛇上,瞬間那條黑蛇青筋暴露。媽媽握住那條不停膨脹收縮的黑蛇,一點點的把包皮往後褪去。

王鵬發出呻吟般的低鳴,自己深深渴望的人妻在她的家人面前幫自己褪去包皮,讓他不管是心靈還是肉體,都極為受用。

由於王鵬超級不愛乾淨,他的肉棒上堆積了厚厚的一層白色黃色的精垢,也不知是哪次夢遺後留下來的,散發著腥臭味。

媽媽閉上眼睛,憋住氣,一邊暗暗想著,這是客人的禮物,一定要收下,一邊輕輕張開櫻口,伸出粉嫩的小舌清理著這骯髒的處男肉棒。

「啊,阿姨,好,好舒服。」王鵬直接坐在沙發上,任由媽媽舔弄他的肉棒。而他同時掏出那台破破的諾基亞手機,錄下媽媽那淫賤的模樣。

不足5分鐘,王鵬這個處男就受不了了,他乾脆扔下手機,用雙手抓住我媽媽的腦袋,用力的前後擺動著,彷彿把媽媽當做他平常使用的飛機杯一樣。

媽媽忍受著被一根又大又粗的肉棒塞住喉嚨的痛苦,眼角隱約還有淚花,她只能無力的拍打著王鵬的屁股,希望他能夠溫柔點。

「唔,不,不行了,阿姨,收下我的禮物吧。」王鵬突然像是被雷擊中了一樣,用力把媽媽的腦袋按到最深處,屁股一抖一抖的將他生命裡第一發種子射到我媽媽的嘴巴裡。

媽媽的嘴巴則被他的肉棒卡住,只能任由王鵬的精液無情的進入自己的體內。

當王鵬從媽媽的喉嚨拔出肉棒時,一條濃稠的不知道是精液還是什麼的液體還依依不捨的連著媽媽的嘴,而媽媽則無力的癱軟在地上,痛苦的咳嗽著,時不時咳出一灘腥臭發黃的液體。

「叔叔,禮物送完了,那我也該走了。」王鵬絲毫不理會地上的媽媽,穿好褲子,拍了拍爸爸的肩膀說道。

「真是謝謝你了啊,小朋友。」爸爸熱情的回應道,「下次來就不用這麼客氣了,不用帶什麼禮物。」

「那怎麼行呢,」王鵬淫笑道,「我還有很多禮物要送給阿姨呢。」

「李剛,過幾天就是五一節了,你有什麼計劃嗎?」

難得的,今天下午下課後王鵬主動來找我說話。雖然我內心挺討厭他的,不過看在他上次來我家給我媽媽送禮物的份上,我還是乖乖的答到「我準備和我的爸爸媽媽出去旅遊幾天,放鬆放鬆。」

「這樣不好吧,五一節旅遊的人超級多的,出去旅遊就是找罪受,我看還不如乖乖的待在家裡。」王鵬說道。

我本來想反駁的,以前我也沒少和爸爸媽媽五一節出去旅遊,但也沒那麼擠。不過當我看見王鵬摸了摸他那副醜陋的眼鏡後,我內心同意了他的觀點,道,「也是呢,那我回去和爸爸媽媽說下,今年五一節就不出去了。」

「這才對嘛。」王鵬一副得逞的樣子,「上次我叫你回去問你媽媽的生理期,你問道了沒有啊?」

「當然問道了。」我急忙從書包裡掏出一本小日曆,上面每個月都畫了不少的圈圈。「這些都是我媽媽親自畫的,畫圈圈的都是她的危險期。」

說來也怪,明明女性的生理期是非常私密的東西,可當我回家跟媽媽說是王鵬要的時候,她毫不猶豫的就從她的臥室裡拿出這本日曆交給我。

「呀,你媽媽五一節那幾天剛好是危險期呢。」王鵬翻著日曆,突然激動的說道。

「李剛,我想五一節去你家玩幾天,你不會介意吧。」王鵬問道。

「去同學家玩幾天可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怎麼會介意呢。」我笑到,「我想我爸爸媽媽也會非常歡迎你來我們家玩呢。」

「那就這麼說定了。」王鵬合上日曆,道,「你回去叫你媽媽給我打個電話,我有點事情想問她下。」

我點點頭,收拾好書包後回家去了。

……………

時間過得飛快,五一節眨眼就到了。

「小剛,中午王鵬就要來我們家玩了,我們等下可要好好招待他哦。」

五一節早上,媽媽摸著我的腦袋吩咐。

「嗯,我當然知道了啊。」我答到,「可是我們要怎麼招待他呢?」

「不用擔心,王鵬前幾天可是告訴了我不少正確的待客之道呢。」媽媽充滿信心道,「等下你要陪王鵬好好玩,不要和他搶玩具什麼的,懂嗎?」

我剛想回答,門鈴就響了起來。

「阿姨,抱歉,我要過來打擾你幾天了。」王鵬帶著一袋衣物,站在我家門口。

「哪裡,歡迎歡迎。」媽媽熱情的招呼到。

我也飛快的從鞋櫃裡拿出一雙乾淨的拖鞋遞給王鵬。

「這麼大熱天的過來,是不是熱壞了?」媽媽問道,「小剛,快去給王鵬拿杯水過來。」

「不用了,阿姨。」王鵬搖手道,「我這次又給您帶來了你最喜歡的禮物。」

「真的嗎?那真是謝謝你了。」媽媽開心道。

自從那天王鵬給媽媽帶來了處男精液後,他經常抽空就來我們家,專門給媽媽帶些精液過來。而媽媽礙於待客的禮儀,即使是正在和我們吃飯,也得放下筷子,讓王鵬坐在我們的餐桌上,自己則像吸飲料一樣當著我和爸爸的面吮吸著王鵬的肉棒,然後擦乾淨嘴巴,送走王鵬後繼續和我們談笑風生的吃飯。久而久之,媽媽也漸漸喜歡上了這種獨特的禮物。

媽媽雙腿跪在地上,讓自己飽滿的胸部被王鵬盡收眼底,同時替王鵬解下他的運動褲。

等我從廚房燒完水回來時,王鵬正粗魯的抓著媽媽的腦袋瘋狂的前後擺動著,而媽媽則張大嘴巴,任由他那黝黑骯髒的肉棒進出自己的口腔,任由腥臭火熱的大龜頭野蠻的撞擊自己的喉嚨。

看著王鵬最後將媽媽的腦袋緊緊的按在自己的胯部,屁股一抖一抖的顫抖著,同時全身輕輕震動,我知道此刻媽媽終於喝到了王鵬特地帶給她的禮物了。

「啊,對,就是這樣。」王鵬舒服的呻吟道。

媽媽此刻正按照他的吩咐,嫩舌輕輕頂開王鵬的馬眼,用力吮吸著他尿道裡殘餘的精液。最後張開櫻桃小嘴,讓王鵬看著自己嘴裡滿滿的黃白色黏稠液體,等他點頭後才一口吞下。這個是王鵬告訴媽媽的正確收下這個禮物該有的禮儀。

「阿姨,我先去洗個澡吧,這一身汗的。」王鵬休息的會兒建議道。

「也好,那我帶你去洗澡吧。」媽媽抹乾淨嘴角的一絲精液後答到。

在媽媽的帶領下,王鵬跟著媽媽來到了我家的衛生間。

「咦?媽,你怎麼也脫衣服?你也要洗澡嗎?」我看著媽媽和王鵬一起脫下衣服,露出她那完美成熟的身體,不禁奇怪的問道。

不得不說,雖然媽媽三十多歲了,可歲月絲毫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足跡。如白玉般潔白無瑕的身體,35e挺翹的乳房上是一對依然粉嫩的粉紅色櫻桃,纖細的蛇腰下是整齊濃密的小叢林,肥厚飽滿的陰阜隱約可見。修長而筆直的雙腿則是任何足控者夢寐以求的最愛。

「小傻瓜,女主人為客人擦背可是基本的禮儀。」媽媽哭笑不得,「你啊,是不是書讀太多了,都成了一個書獃子了。」

我羞愧的低下頭,天吶,我居然連這種禮儀都忘記了。

王鵬也脫下衣服,站在一旁欣賞著媽媽的肉體。他整個人又黑又瘦,一對細細的胳膊,一副噁心的排骨,讓人以為他是來自貧困地區的孩子。不過,他胯下的那條軟綿綿的肉棒倒是令人意外的粗大,估計和我平時看的歐美艾薇裡的黑人的差不多大。

媽媽拿起浴球,沾滿沐浴露後開始細心的替王鵬擦洗身子,而王鵬則趁機伸出他的雙手,不停的玩弄著媽媽的乳房和陰阜。

「王鵬。不,不要這樣,阿姨很,很不舒服。」媽媽強忍著快感,說道。客人在洗澡過程中可以盡情玩弄女主人的身體,這也是基本的禮儀。

「是嗎?」王鵬從媽媽的陰道裡掏出自己的兩根手指,看著上面濕淋淋的黏液問道,「阿姨你最近夫妻生活怎麼樣啊?剛才我才弄了一會兒你就受不了了。」

「真,真是對不起。」媽媽抱歉道。自己居然讓客人掃興了。「我最近這一周都沒和老公做愛,所以比較敏感。」

聽到這,王鵬的肉棒明顯又挺了起來,頂在媽媽濕淋淋的淫穴上,此刻只要他一用力就能輕而易舉的佔有媽媽的身體。

不行,要忍住,好戲還在後頭呢。王鵬壓住自己內心的慾火。一個正處在危險期的美麗人妻,並且最近一周沒和她老公做愛,這不正是等著這幾天被我受精麼?一想到從前自己朝思暮想的同學媽媽就要被自己因奸而孕,王鵬不禁更加期待今晚的好戲了。

中午,媽媽按照王鵬的要求,煮了不少他愛吃的菜,不過都是一些什麼補腎壯陽的菜,我吃了很少,大部分時間都在看媽媽坐在王鵬的大腿上,讓王鵬一邊玩弄自己的雙乳一邊吃自己用嘴遞過去的菜。飯後,媽媽則給我和王鵬喝了半杯新鮮的淫水,這個可是只有王鵬這個客人來才能喝的。

下午,我和王鵬在我的房間裡一起玩電 腦,在他的建議下我和他比賽拳皇,如果我輸了就要我去買一種特殊的糖豆,如果他輸了就他去買。結果很遺憾,我技不如人,輸掉了比賽。結果我只好按照約定,跑到樓下的藥店在店員詫異的眼光裡買了一盒超數排卵藥,聽說這個就和小孩子到了一定年齡要吃防止小兒麻痺症的糖豆一樣,女性到排卵日左右也要服用這種糖豆。當我回到家,看到王鵬正在和媽媽玩口交遊戲,等王鵬盡情的把他 腥臭的精液射到媽媽的臉上,頭髮上,胸部上後,我才敢弱弱的走過去把這包糖豆遞給王鵬。而王鵬則是淫笑的把它給了媽媽,原來明天就是媽媽的排卵日,所以今天就要服用這個好多排些卵子。王鵬真是貼心吶,居然會記得我媽媽的排卵日晚上,爸爸下班回來,看到王鵬來我們家玩也很高興,順手把今天公司剛送的一台高級攝影機給了王鵬,作為最近王鵬給媽媽那麼多禮物的回禮。而晚飯也像午飯一樣,還是由媽媽親口喂王鵬那些特殊的菜,王鵬則一邊撫摸媽媽的乳房一邊向爸爸讚美媽媽的身材,爸爸也很高興被人稱讚自己的老婆,告訴了王鵬不少媽媽的敏感帶,還親手指出來給他看。一頓飯下來,我飽了眼福,王鵬飽了手福,爸爸得到了讚美,媽媽享受到了快感,幾乎每個人都很盡興。

「叔叔,天色不早了,不然我們先睡吧。」

晚飯過後,王鵬和我們一家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當然,媽媽作為女主人是一定要招待好客人的,所以她此刻癱軟在沙發上,上衣被王鵬掀起來,一對飽滿的嬌乳任由他把玩,而王鵬另一隻手則深入媽媽的裙底,不知在幹什麼,媽媽的裙底發出陣陣水聲。

「確實有點晚,那我們就睡吧。」爸爸看了下表道。

「那我今晚就和李剛一起睡吧。」王鵬放開媽媽,道。

不知怎麼的,我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

「那怎麼行!你們青春期的男孩子性慾可是很旺盛的,要是夢遺了怎麼辦?」爸爸一臉正經的教育道,「我看今晚你還是過來和我們一起睡吧,等下睡覺前叫阿姨幫你把精液都搾出來,就不會夢遺了。」

在爸爸的腦海裡,讓客人在自己家裡夢遺可是相當丟人的事。

「那隻能這樣了。」王鵬「遺憾」的歎了口氣,「我一個人和你們睡也有點怕,不然把李剛叫過去和我們一起吧。」「這,」爸爸猶豫了下,「反正臥室裡的床特別的大,睡4個也不成問題。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按你說的做吧。」

我們四個人都來到了爸爸媽媽的臥室,這裡相當簡潔,只有一個大床和衣櫃,其他東西都被媽媽挪到書房去了。

「4個人,要怎麼睡呢?」爸爸皺著眉頭思索著。

「不如這樣吧。」王鵬把我按在了床的最左邊,其次是媽媽,然後是王鵬,爸爸則無情的被安排到了最右邊。

本著睡覺要脫光衣服的原則,王鵬首先脫光衣服,挺著一根大肉棒看著拘謹的媽媽。而在我和爸爸也脫光衣服後,媽媽也只好脫下所有衣物。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媽媽的肉體,不過每次看到我還是忍不住不爭氣的勃起。

「咦,小剛你也勃起了啊。」王鵬不懷好意的看著我,轉過頭對爸爸說道,「叔叔,你看小剛都勃起成這樣了,不如也讓阿姨幫他梓精下,要是今晚他也夢遺就不好了。」

「這。。。。。。」爸爸糾結著,「可是今晚阿姨只能幫一個人搾精啊,畢竟你是客人…….」「沒關係,阿姨不是還有一個洞嗎?」王鵬說道,「今晚我用前面的,小剛用後面的,不就剛好嗎?」

「真是個好主意。」爸爸不禁拍手稱讚到。

王鵬「熱心」的幫我把媽媽的雪白的粉臀掰開,露出媽媽嬌嫩的小菊花。

爸爸也拿來上次用剩下的潤滑油,幫我塗滿媽媽的菊花內部。

等到弄完這些,媽媽早就嬌喘噓噓,全身顯露出魅惑的粉紅色。

「媽媽,我來嘍。」我小心翼翼的嘗試把肉棒捅進媽媽的菊花裡,可惜試了好多次依然沒有成功。最後還是在媽媽的幫助下才勉強進入媽媽那狹窄的菊花裡「李剛,感覺怎麼樣啊?」王鵬拿著攝影機走了過來。

「好緊,好熱哦。」我的雙手抱緊媽媽的纖腰,開始不自覺的前後擺動我的腰,此刻,我完全被媽媽的身體給征服了,只想把自己體內所有的精子都排入她的身體裡。

媽媽也有規律的收縮著自己的菊花,塗滿潤滑油的菊花裡無數的皺褶像是一雙雙小嘴,不停的舔弄我的肉棒,而那陣陣收縮感則像是一雙雙手想要把我的精子全部搾出來。

不,不行,媽媽真是太誘人了。

媽媽自然感受到我肉棒的硬度和熱度都在不停的上升,明白這是要射精的前兆。她悄悄把她的玉手伸到我的屁股裡,就在我射精的一瞬,她溫柔的按住我肉棒的根部,這種極致的快感讓我幾乎將我一個月以來的所有精液盡數射入媽媽的菊花裡。

就在我還抱著媽媽的身體享受高潮餘韻的時候,王鵬早就拿著那台攝影機拍了個遍,尤其是媽媽那紅腫的菊花裡從我和媽媽交合部流出來的白花花的精液。

等我好不容易緩過抻來,王鵬手裡握著他那 根龜頭馬眼處流著透明前列腺液的烏黑肉棒走了過來,媽媽則用雙手掰開她最神秘和神聖的陰阜,肥厚的大陰唇被她的白皙的手指撐開,粉嫩的陰道口完全暴露在王鵬那根兇惡的肉棒底下,毫無防備的它只能等著被侵犯。

「晤。」媽媽的嘴巴被王鵬紫犞蒂舌頭給撐開了,他的舌頭肆無忌憚的在媽媽的嘴裡肆虐,媽媽卻礙於禮儀,只能伸出自己的丁香小舌任他玩弄「阿姨,我記得今天是你的排卵日吧?這樣直接插入恐怕不好吧。」王鵬那烏黑碩大的龜頭都頂在媽媽狹小的陰道口了,此刻卻假心假意的問道。

「排卵日又怎麼了?,替客人搾精一定要無套,這個可是基本的禮儀。」媽媽疑惑到,「你難道不知道嗎?」

「是嗎?我最近可能忘了不少東西。」王鵬說道,「那是不是還有什麼注意事項啊?阿姨能和我說一下嗎?」

「真是的,現在的年輕人怎麼連這種基本禮儀都記不住。」媽媽無奈的說明道,「那我就重新給你說下好了,首先,給客人搾精一定要在老公的面前才行,其次,無套插入是基本的,這樣才能讓客人滿意,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定要讓客人把精液射到子宮裡,這樣才是完整的搾精過程。」

「原來是這樣啊。」王鵬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然後腰部一沉,仍然放在媽媽菊花裡的我的肉棒頓時就感到一陣強烈的壓迫感襲來。

媽媽則忍不住開始低聲呻吟著,王鵬那粗大的肉棒正在狠狠的敲擊著媽媽的子宮口,隨著每次撞擊,子宮口那團嫩肉總會包裹住王鵬的肉棒,親吻著他的龜頭。

「好,好舒服啊。」媽媽的不禁低聲呻吟著。嫁給爸爸十幾年的她第一次體驗到這種子宮被侵犯的快感,她漸漸的把雙腿放在王鵬的腰部,在王鵬插進去的時候暗暗用力,好讓他更加進入,當然,自己也要感謝他,所以媽媽主動獻上自己的香舌,任由王鵬玩弄。兩個人相互交換口水的滋滋聲混合著交合部啪啪的聲音,讓肉棒疲軟的我再次振奮起來,偷偷的抽插著媽媽的菊花。

「晤! !! !」突然,媽媽像是受到雷擊一樣,全身僵硬的弓起,雙腿緊緊的把王鵬按在自己的體內,一股股腥臭的液體從他們兩的黑白分明的交合處噴射出來,整個人無力的癱軟在床上。

瞬時,我和爸爸都驚呆了,一向端莊秀麗的媽媽居然會露出這樣的醜態……..就像是……一隻發情的母獸。

王鵬此刻則像是這隻母獸的主人一樣,盡情的用他紫色滿是唾液的舌頭舔弄著媽媽白皙的臉蛋,雪白的雙乳,粉嫩的乳頭,還故意發出特別大的響聲。而他黝黑骯髒的手則盡情的撫摸糟蹋著媽媽的肉體,在媽媽的身體刻上他的痕跡。

「叔叔,你能過來幫我推下嗎?」感受著媽媽子宮口逐漸下降,王鵬知道該是上主菜的時候了,他轉過頭來對著目瞪口呆的爸爸說道,「我要幫阿姨開宮。」「開,開宮?」從未接觸過媽媽子宮口的爸爸對這個名詞還是相當陌生的。

「就是我要打開阿姨的子宮口,把我的肉棒完全進入阿姨的子宮。」王鵬一邊吸著媽媽的乳房,一邊給爸爸解釋道,「男主人幫客人進入他妻子的子宮可是最好的接待方式,您難道不知道嗎?」

「不行,爸爸,快拒絕他」。我心裡向爸爸哀求著。雖然知道這個是正常的事情,不過親眼看著一個陌生男子在爸爸的幫助下進入媽媽從未有人進入的子宮,我的內心就非常反感,媽媽的子宮可是我的出生地啊!

媽媽癱軟的躺在床上,她能感覺到,那根年輕的肉棒就卡在自己的子宮口處,而高潮過後的自己早就無力阻擋任何對子宮的侵犯了,此刻,任何男人都可以輕鬆的進入她的子宮。讓客人使用子宮 並在裡面盡情射精是她這個女主人該做的事,可是,她的內心隱隱約約還是不希望除了老公以外的人進入,她只能希望爸爸能夠拒絕掉王鵬的要求。

「這…….」爸爸看著被一個小孩子騎在胯下的嬌妻,對於客人的要求是不能拒絕的,可是……殘存的一絲機智告訴他媽媽的子宮可是屬於他的專屬東西,只有他才能隨意進入,隨意在裡面排出精子,讓媽媽的卵子受精,誕下他們愛的結晶。

王鵬邪惡的笑了笑,碩大的龜頭摩擦著媽媽的子宮口,俯下身子貼在媽媽耳朵旁邊,「阿姨,你告訴叔叔要不要他幫忙吧。」

高潮後的媽媽可是相當敏感的,被這麼一弄,那一絲殘存的倫理道立刻德灰飛煙滅,她嬌喘道:「老公,等下,推,推王鵬一把,讓他幫我開宮」

我瞬間楞住了,肉棒可恥的在這個時候在媽媽菊花裡射出稀稀的的精液。

我媽媽的子宮,我的出生地,馬上就要被王鵬,我的同班同學,一個骯髒邋遢的小孩子,我們家的…….客人給玷污了!

爸爸也是一愣,自己的嬌妻的子宮,原本他的專屬物,自己一次都沒能進入的地方,就要被別人搶先一步,將他的精液肆無忌憚的塗滿子宮。

可惜爸爸不知道的是,媽媽今天不僅是排卵日,還服用了超級促進懷孕的排卵劑,現在媽媽的子宮不用說是被精液,估計甚至只需一點前列腺液都能輕而易舉的使媽媽懷孕,十個月後我就有幾個「弟弟妹妹」了。

媽媽此時放鬆身體,盡量使子宮口張開一絲細縫,而王鵬的龜頭就頂在那道細縫上,只需爸爸對著王鵬的屁股用力一推,不,輕輕一推,媽媽的子宮就會失守。

我閉上雙眼,爸爸還是出手了。他按照客人的要求,用力推了下王鵬的屁股,烏黑碩大的龜頭瞬間刺破媽媽的子宮口,狠狠的撞在她的子宮壁上,力度之大甚至可以在媽媽的肚皮上看到原本平滑沒有一絲贅肉的肚皮猛的突出一塊。而這種痛並快樂的感受讓媽媽再次達到高潮。

「呼」王鵬靜靜的感受著媽媽體內那股水流沖刷著他的龜頭,心裡暗暗想著以後就用這個來清洗龜頭肯定爽到爆。同時,於他的龜頭對於媽媽的子宮口而言太過巨大,所以死死的卡住媽媽的子宮口,讓那股淫精絲毫不能流出來。

等到媽媽高潮結束,王鵬抱著媚眼如絲的媽媽用力的抽插著,像一台高效的播種機,啪啪啪撞擊子宮壁的聲音連綿不斷,而爸爸也盡心盡力的繼續推著他。

但王鵬的龜頭實在太大,卡在子宮口無法完全拔出,所以媽媽的淫精隨著王鵬的撞擊在媽媽的子宮裡晃蕩著。

「阿姨,我,我要射了。」王鵬加快的撞擊的速度「射吧,在阿姨的子宮裡盡情的噴射出來。」媽媽虛弱的說道,高潮數次的她早就不能掌握那根兇猛肉棒的射精與否,她只能像一個自慰飛機杯一樣,接受來自它的種子。

王鵬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壓住媽媽,露在外面的陰囊有力的顫抖著,將他積存了數周的年輕精子盡數排入這個人妻的子宮裡。王鵬的龜頭則死死的頂在媽媽子宮深處的輸卵管上,一灘灘黃白色腥臭液體沾滿媽媽的卵巢,輸卵管,子宮,那一旁小蝌蚪似的精子瘋狂的在媽媽子宮裡遊蕩著,尋找著隱藏的卵子。

媽媽則隨著王鵬的每一次噴射都來了一次小高潮,第一次被子宮中出的她就被這種快感給完全征服了。

等到這次持續了半分鐘的射精結束,王鵬的肉棒依然死死的頂在媽媽的子宮口,不讓一絲精液流出來。由於媽媽子宮裡裝滿了自己的淫精和王鵬的精子,導致她的肚子鼓了起來像是懷了幾個月一樣。

「真是一次完美的搾精呢。」王鵬依然把肉棒頂在媽媽的子宮口,讚歎到,「阿姨的搾精技術真是特別出色呢。」「是,是嗎?你滿意就好。」媽媽聽到聽到客人的讚賞,發自內心的笑了。

「太好了,這樣王鵬你就不會夢遺了。」爸爸也 感到欣慰。

「那個,那個……」王鵬一臉歉意道,「我最近好幾周都沒有擼了,所以,阿姨您能幫我問再搾精下嗎?」「當,當然可以。」媽媽苦笑道,看來今晚搾精的任務還要繼續。

被媽媽用菊花搾精完畢的我只能和爸爸在一旁看著媽媽被王鵬騎在身下,在一陣啪啪的聲音過後是類似水槍射在上的聲音,那是王鵬的精液射在媽媽的子宮壁。我和爸爸最後實在困得受不了,只好聽著媽媽的呻吟和射精聲睡著了,夢裡似乎還聽到爸爸那台攝像機拍攝照片的聲音。

早上,當我起來的時候已是中午,爸爸早就去上班了,而媽媽卻出乎意外的還在床上睡著,她的下體依然和王鵬的肉棒緊緊相連,與昨晚相比,不過只是肚子變成6個月大的樣子。而且肚皮上還被人用簽字筆寫著「排卵日人妻」「子宮中出」這些 字,並且還畫了兩個正,難道……昨晚媽媽幫王鵬搾精了10次?

正想著,只見王鵬突然發出舒爽的呻吟,隨後媽媽的肚皮又是一陣抖動,然後又大了一圈。

天,王鵬在夢裡都還在不停的中出我的媽媽,看來昨晚媽媽起碼被中出10次。

下午3點多,在客廳做作業的我被爸爸媽媽臥 室裡的吵鬧聲吸引了過去,只見媽媽正在用乘騎位和王鵬交配著。

「媽媽,你們這是?」我好奇的問道。現在,我對媽媽和作為客人的王鵬的交尾早就習慣了。

「這,這是女主人叫醒客人的方式。」媽媽說道,「尤其是排卵日,一定要把精液都射到子宮裡。」

媽媽,你昨晚可是被中出了整整一個晚上,估計子宮裡早就都是精液了吧,要是再這麼射進去,子宮都要裝不下了。

剛想著,媽媽就發出一聲慘叫,只見王鵬的肉棒軟綿綿的滑出她陰道的瞬間,子宮口終於支撐不住,一股股濃稠腥臭的液體從媽媽的陰道口噴射而出,灑的滿床都是那臭哄哄的味道,不過媽媽的 肚子也從6個月減小到3個月,看來是有一部分精液早就凝固在媽媽的子宮裡了。

「呀,怎麼變小了 ?」王鵬終於醒了,看著媽媽變小的肚皮,邪笑到,「阿姨,不知道您記不記得還有一種禮儀,當客人在家裡住的時候可是要一直做好幫他解決性慾哦。」「是,是嗎?」媽媽還沒緩過來,就不得不接受這個新常識。

「看,的肉棒可是又勃起了,怎麼辦呢? 」王鵬指了指自己又勃起的肉棒。

媽媽毫不猶豫,直接坐了上去,隨著啪的一聲,媽媽的還未完全閉合的子宮口再次被打開,兩個人又是以王鵬的子宮射精結束。

3天後。

「阿姨再見,叔叔再見。」王鵬又拎著他的衣物站在我家門口。

「歡迎下次再來玩哦。」爸爸抱著足足有7個月般大肚子的媽媽向王鵬告別。

「喂,下次記得過來和我玩拳皇。」對於王鵬拳皇打敗我一事,我還是相當介意的,不過由於王鵬畢竟在我家住了3天,我內心還是有些不捨。

「我知道啦,下次我來阿姨記得請我喝奶哦。」王鵬也告別道。

「要是我媽媽懷孕的話,肯定會請你來的。」我不屑道,「可惜我爸爸結紮了,你估計以後都喝不到了。」莫名其妙的,如果家裡有女性懷孕的話,把她的乳汁給自己的好朋友喝這個新的常識出現在我們家的每一個人的腦海裡。

「那可不一定。」王鵬擠眉弄眼道,他又走了過來,當著我和爸爸的面掀開媽媽寬鬆的裙子,看著上面滿滿的「正」充滿信心道,「說不定叔叔結紮不成功呢,我覺得3個月後就可以來喝純正的人奶嘍。」後續:王鵬簡直說什麼就是什麼,爸爸後來去檢查,果然結紮失敗,媽媽真的懷了…..

不過爸爸去王鵬推薦的那家醫院檢查真的好嗎?

在媽媽懷孕期間,我和王鵬喝足了媽媽的新鮮人奶,有時候王鵬來不了,我甚至會用保溫杯裝過去給他喝,現在我們可是成為了好朋友呢。

媽媽10個月後順利的誕下三個妹妹,以我們家的財力再多要幾個也完全不是問題。

後來,王鵬每次都會按照媽媽定期給他的生理期日曆來我家住幾天,媽媽自然要好好招待,奇怪的是媽媽總會在那幾天和爸爸不小心又忘記避孕,我的弟弟妹妹們還在增加中。

順便說下,王鵬不知道從哪裡搞了一個網站,站主ID叫做催眠大俠,他發了不少「美麗人妻排卵日受孕」「熟女和正太交尾中出」「友母受精」…….的視頻,人氣之高真是難以想像,不過裡面的女主角怎麼那麼像我媽媽呢? 





相關閱讀
   
聊天話題,辣妹視訊,104meme影音視訊聊天室,美女福利視頻秀,免費真人裸聊qq,美女福利視頻秀,同城午夜聊天室,激情真人秀場聊天室,台灣裸聊入口網站,晚上寂寞的女人的qq群
線上免費a片,打飛機專用網,能看啪啪福利的聊天室,同城美女視頻聊天室,美女秀場裸聊直播間,go2vo免費影片,遊戲桃,美女視頻秀聊天室,台灣情人視頻聊天室,美女秀場裸聊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