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床上的妹妹

 

打從我明白自己的妹妹,是個多麼性感的小妖精,我就無法自拔地愛上她。

想與她發生性關係的綺念,不斷地佔據腦海,讓我甚至想不了其他事。

小妹有一具誘人的女性胴體,和溫柔善良的個性(即使那時候我只對她的胴體感興趣)。

奇怪的是,我對她的慾念會被視為反常,雖然只要是這世界上的飢渴男人,如果有能上了自己妹妹的機會,就算會下地獄,他們也會搶著要。但,在全世界的飢渴男子之中,只有我是不被允許的,甚至連想都不能想。

我記得,在一個夏天,我們參加一個表親的結婚茶會。

小妹穿了一件很漂亮的藍色連身裙,規規矩矩地坐在張椅子上,望著前方的婚禮進行,而我坐在她身後。

我想,那張椅子一定讓她不舒服,因為小妹不住地前傾身體,想找個舒適的坐法。

然而,因為她的彎腰動作,那套原本恰好合身的藍色連身裙,由雙肩處開始變得寬鬆,在前方略為有些打開,因此,從我的角度,剛好可以瞥見衣服裡的狀況。

我看到,小妹的胸罩有點移位,使得那對形狀姣好的乳房,從罩杯裡露了出來。

微光中,少女裸乳的纖細曲線,映在我的視網膜上;更有甚者,我看見了嬌嫩多汁的小紅莓,綻開在胸罩頂端。

這朵紅莓,並不是靜靜地躺平在乳房上,而是驕傲地突起,在罩杯上形成一個誘人的視點。

我則獃獃地站著,對這朵紅莓垂涎欲滴,想像著自己將它納入口中,吸吮它的汁液。

不幸地,媽媽注意到小妹的不適,叫她進屋休息,回復精神。

小妹起身,拉直了衣服,令我大失所望。而她盈盈地走進屋裡,只留下一個陰莖怒挺的哥哥,不住地回想剛才的景象,想將那完美的乳房線條烙進腦海裡。

我不可能告訴她有關我的情感。

並非僅為了傳統的道德,也是因為我們的父母非常保守,更是虔誠的教徒,認為性的本身就是邪惡,同時還把這想法傳給我們,讓我和小妹在這樣的教育裡長大。

當然,這些規條對我毫無意義,但小妹不同,她是個好女孩,只把我當哥哥一樣崇敬,沒有其他想法。

比起心裡的慾望,我是真的真的愛護著小妹,因此,我緘默著自己的亂倫欲求,不敢讓這打從心底尊敬我的純潔少女曉得。

我不知道小妹對我這種污穢的念頭有什麼想法,也不敢知道,因此,我不會為了無聊的試探,而毀滅我們目前的親暱關係。

四年後,當小妹和幾個同學從學校回家的路上,發生了車禍。

瞬間的強烈撞擊,讓她整個人前傾撞向擋風玻璃,靠著安全帶的阻力,她沒有飛出車外,但與玻璃的相撞,則讓她重度昏迷,一直無法清醒。

醫生告訴我們,小妹的狀況很不好,很可能會死亡;他們說,縱使小妹能從昏迷中醒來,腦部也會受到相當的損傷。

我由衷地感到震撼。

此刻,我突然發覺,自己是那麼樣地深愛著小妹,而這感覺絕對不只是單純的色慾。

爸媽和我常去探視她。

在每一次的探病中,我不斷地釐清自己的情感,更後悔沒在她車禍之前,告訴她我的愛意。

一個命運的夜晚,我結束照例的單方面說話,想要離開,卻發現早已過了探病時間。

我猜,護士必是以為我已經隨父母一同離去,所以她懶得再來確認。

我坐在小妹的床頭,凝視著她如初雪般蒼白的臉蛋,那是如此的安詳,就像是深深熟睡,而後,我的目光給床單下一對盈盈挺立的隆起給吸引了。

我改望向床單,目光隨著小妹胸部呼吸時的起伏,深深地注視著,良久良久。

當神智再度清醒,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想的是什麼,只是慢慢地走到床沿,解開小妹頸部的鈕扣,將那對記憶中的香滑小乳解放出來。

我低下身,將鮮紅乳頭納入嘴裡,輕輕地吸吮,正如這些年來反覆夢到的景緻。

愛的情感和生理需求不住衝擊著理智(但大部分是生理需求)。

我知道這是錯的,但我亦明白,這將是我能恣意享受小妹身體的唯一機會。

我三下兩下地脫去褲子,爬上床,分開小妹滑腴雙腿。

跪在她腿間,我將硬得鐵棒似的陰莖握在手裡,龜頭抵著親妹妹蜜穴的入口。

小妹的穴兒好乾,但是,當我用陰莖在穴兒口上上下下的搓弄,幾分鐘之後,穴裡開始變得潮濕,而我在龜頭抹上幾口唾沫,終於能緩緩地將陰莖推入。

推入寸許,我無聲地趴在小妹身上,品嚐親妹妹蜜穴的甜美觸感,幾分鐘之後,我開始推送陰莖,用肉棒在她體內進進出出。

我知道這是病態、可悲的行為。

大家都說,和一個沒有意識的女屍做愛,毫無樂趣可言,但我必須說,這是我擁有過最美妙的性經驗。

在射精的同時,我有一個想法,我不要這是唯一的一次,也許,我能想到個妥當方法,讓自己繼續使用小妹的肉體。

最後的主意是,改扮易容。

利用時間,我向人學習如何打扮自己,買了一些配合我目的的衣服,弄了一對假乳房,並且向小妹住的那家醫院報名作義工。

我弄清楚了醫院的規矩,總趁著沒人在的時候,潛入小妹的病房,盡情享受她的身體。

一禮拜三次,下課鍾一打,我立刻衝回自己住的公寓,穿上女人的衣服,改扮好女裝,前去醫院。

我很納悶,倘若爸媽在醫院發現我穿著女裝,當醫療義工,他們臉上會有什麼表情。

事實上,我認為他們大概會以為我是個同性戀,或是女裝癖者,卻絕對想不到我會藉著這身裝扮和親妹妹亂倫。

半年時間很快就過去,小妹仍然在昏睡,爸媽也不斷地禱告,所有人都在憂心忡忡,只有我,獲得了真正的幸福。

我不斷地與心愛的人做愛,而且在將要畢業的同時,也找到了一個很優渥的工作。

過去,我對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太注意,但此時,我終於發現,爸媽因為小妹的醫療費持續的付出大筆金錢,家裡的經濟已經瀕臨崩潰邊緣,而我們的保險范圍並不包含醫院收容,這使得未來前景更捉襟見肘。

我努力地想辦法去改善現狀,首先就接了幾個打工,並且辭去醫院的義工工作。

當然還是有去探病,只是不再穿著女裝,不再偷干小妹。

我甚至試著在網路上募款,不過只得到人們的嘲笑。

一個月過後,家裡接到一通來自妹妹醫院的電話。

醫生找我們過去,告訴我們一些讓人驚訝的事實。

小妹已經從昏迷中醒來,這點讓爸媽和我非常興奮,但醫生的表情很是帶著古怪。

醫生清了清喉嚨,提醒我們他的存在,跟著,他壓低嗓子,告訴我們一件怪事:小妹已經有了四個月的身孕。

回想起那一刻,我真不知該怎樣形容爸媽的表情;事實上,我也懷疑自己那瞬間的表情是什麼。

在我心靈深處,或許早就想過,這樣無節制地使用小妹肉體的後果,但當陰莖插進她穴裡的每一刻,我卻總將這後果拋之腦後。

不管如何,事情的結果,出乎意料地對我們有利。

為了避免鬧上法庭,與一場必輸的官司,醫院決定免去小妹的一切醫療費用,,並且給了一筆可觀的補償費用。

小妹醒過來了,但是,如當初醫生所預測的,她的腦子有些傷害。並不是說變成白癡或是怎樣,小妹僅是失去了很多過去的記憶,反應沒過去那麼靈巧,並且有時候會獃獃地傻笑。

她不再是以前那個生氣勃勃、性感、魅力四射的美少女;現在的小妹,只是非常地平凡的女孩,不過,在我眼中,她卻然然性感迷人,並且一如小時後的溫馴個性。

爸媽一點都不在乎這個,他們只是對於女兒離奇的懷孕感到羞恥,整天把小妹鎖在屋裡不準見人。

我對此感到不悅,提議讓小妹和我同住,一起搬到我現在住的城市。

爸媽高興得二話不說,立刻就幫小妹收拾好行李。

幾個月後,小妹在城裡生下我們的小孩,而我們兄妹倆一起養育孩子。

找了個機會,我把心裡的愛意,原原本本地告訴小妹。

說完之後,我握著她的手,告訴她,想要和她像夫妻一樣的生活;而她傻笑著同意了。

我高興得立刻就把她按倒在難得一見的好貼佩服上,掏出陰莖,分開她兩腿,將肉棒挺入那久違的蜜穴中。

小妹在我身下輾轉反側,浪叫連連。

兩個小時內,我們做了四次。親妹妹的肉體,還是那麼樣地吸引著我,讓我如初戀男孩一樣地毛躁猴急。

就在小妹生產的第二年,難得來訪的爸媽,為他們所見到的東西而深深震撼。

他們簡直不敢相信有這種事的發生。

我沒有承認任何事,但我想,爸媽應該很清楚,我是小妹肚裡第二胎下種人的唯一人選。

從此我們親子間變得疏遠,但爸媽沒有張揚,對他們來說,名譽重於生命中的一切,絕不能讓鄉下的親友們知道,自己的兒女如今亂倫同居,還共有了結晶的下一代。

之後,當他們知道小妹第三次懷孕,我們正式脫離了親子關係,雙方對彼此絕口不提,但已無所謂,我和小妹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家庭,並且和孩子們享受著溫暖的家居生活。
免費視訊美女ing    免費aˋ片 線上看
免費視訊美女聊天    免費aˋ片 直播綱
173免費視訊美女    日本免費視訊美女ing
免費視訊美女網站    免費av18影片
淘淘免費aˋ片 線上看    免費aˋ片 線上看中文字幕
微克免費aˋ片 線上看    蕾杜斯 免費
歐美免費aˋ片 線上看    免費av18影片
免費aˋ片 線上看100    免費aˋ片 直播






相關閱讀
   
自拍貼圖區,網路交友聊天,小可愛視訊聊天室,104meme影音視訊聊天室,日本視訊正妹,真愛旅舍 聊天室,meme視訊交友,真愛旅舍 聊天室,免費可以看裸聊直播app,現場直播真人秀
台灣情人視頻聊天室,台灣甜心視訊聊天室,視頻交友 床上直播,裸體美女視頻(無內褲),裸聊直播間視頻,qq同城聊天室,晚上福利直播軟件,裸聊開放女qq號碼,protein 日本視訊,奇摩女孩視訊聊天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