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咬一口

 

衰衰衰衰衰!她真的、真的、真的超級有夠衰!

辛苦打工存下來準備要去隆乳的錢,居然倒楣地被扒手偷走了,氣得夏慕心窩在PUB喝酒洩恨。

喝得醉醺醺的夏慕心,顛顛倒倒地晃起身子,突然,一個頭暈目眩、腳步不穩,撞進一個男人懷裡。

唐季亞自然地扶住就快癱倒的夏慕心。搞什麼啊?自己最近被老媽逼著結婚,心情已經很差了,想喝點小酒解解悶,怎麼才剛進來就被……

懷裡的女人一抬頭,唐季亞便看到一雙大眼睛——一雙呆滯迷濛的大眼睛。

這雙大眼睛讓他心臟突然一跳,在心跳的這瞬間,他對她一見鍾情。

他看著懷中的女人,發現她的五官很漂亮,有一份說不出的美,可她居然喝得醉醺醺的,真糟糕!

夏慕心抬眸,半眯著眼睛看著唐季亞,努力地讓雙眼的焦距對準他,然後,她舉起食指猛戳他的胸膛,「你告訴我,我真的沒有胸部嗎?」

「什麼?」

「我真的是個沒有胸部的女人嗎?」她提高音量,還一直戳他胸膛。

「啊?」

「可惡!每個男人都說我沒有胸部,可是起碼我的罩杯也有A+啊!這叫作沒有胸部嗎?」夏慕心趴在唐季亞胸前嚷叫,氣得拚命戳他胸膛。

唐季亞的目光自然地往她胸前瞄了一眼,突然,夏慕心抓起他的手,直接往自己的胸部壓了下去。

「你摸!這樣叫作沒有胸部嗎?」她開始發起酒瘋,實在氣不過,胡言亂語地低呼著。「摸呀!你摸呀!你快點摸摸看呀!我胸前這兩團嫩得像剛出爐的Q肉包,叫沒胸部嗎?」

喝得神智不清的夏慕心緊緊抓著唐季亞的手,不斷壓著自己的胸脯。

她主動帶著他搓了下右乳,又揉了下左乳,腦袋不清不楚的,纏著他:「快摸!快點摸呀!你給我仔細地摸清楚,我這樣叫沒有胸部嗎?你說呀!你快點說呀!」

幹什麼呀?怎麼這樣釣男人啊?

真該死!這女人居然跑到這種地方找一夜情?

唐季亞正在心裡這樣想著,夏慕心突然哀怨地說:「我好不容易存夠了錢,今天正打算去隆乳,結果居然被扒走了,害我氣得一個人喝悶酒。」

世界上有這麼湊巧的事嗎?

她醉眼蒙朧地望著他,不平地說:「為什麼每個男人都不喜歡像我這樣胸部小的女人?你告訴我,告訴我啊!」

醉得不知東南西北的夏慕心,身體顛顛倒倒又搖搖晃晃的,突然抓著他的襯衫,激動地嚷:「告訴你!我絕對不是沒胸部!」

「抱歉,沒有親眼目睹,我不予置評。」唐季亞動作很快地趕忙抱緊就快癱下的她。

東倒西歪的夏慕心打了個酒嗝,賭氣地說:「好,我就證明給你看,讓你親眼目睹,我到底有沒有胸部!」

腦袋混沌不清的她,只是單純地說出自己的想法,根本不知道此話一出,等於在主動邀人尋求一夜情。

「這可是你說的!」

「對,我說的。」夏慕心醉醺醺地點著頭。

唐季亞神色複雜地緊瞅著她,考慮半晌才說:「好,那我就等你證明給我看。」

「可以!沒問題!」

醉得一場糊塗的夏慕心被抱上床,粉色唇瓣立刻被唐季亞吞沒。

她忍不住籲喘一聲,這一張口,唐季亞便乘虛而入,將濡濕的溫舌竄進她的嘴裡,像條蛇般與她糾纏。

瞬間,夏慕心的意識更加混沌,立刻被熱吻給蠶食得不留分毫。

「好香、好甜,你的嘴唇有水蜜桃的香味。」

唐季亞輕咬著夏慕心的舌頭,她的舌尖傳來陣陣酥麻,讓她忘情地輕呼一聲。

他移開唇,轉移到她敏感的粉頸,開始吸吮。

「哦……」她忍不住又呻吟起來。

他以大拇指來回輕撫她的唇,眼睛直盯著她水汪汪卻又迷濛散渙的眸子,啞著聲問道:「你準備好了嗎?」

生平第一次喝酒,夏慕心真的喝醉了。她癡傻地望著他,胡亂點了下頭,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準備什麼。

唐季亞露出滿意的微笑,發出性感的低醇嗓音,「我會讓你知道,你這不大不小的胸脯,還是有人喜歡的。」

迷糊中,這句對白夏慕心似乎在哪裡聽過。

很快地,唐季亞脫去夏慕心的衣褲,熱切撫摸嬌嫩巧挺的雙乳。「呵!真像水蜜桃啊!」使力一握,他突然朝它用力咬了一口。

「啊……」她倏然拱身嬌呼。

「你的胸部的確不大,但卻非常可愛。」唐季亞繼續恣意地搓揉。

意識蒙朧的她,弄不清為什麼他要這麼對她,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好熱,腦袋好暈,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體內亂竄似的,只能任他擺佈。

他濕暖的唇辦從她的頸肩一路吻去,吻上細小粉嫩的乳尖,又用舌尖來回逗弄,忽而輕齧、忽而舔吮,沒多久,雙蕾漸漸硬挺起來。

「唔唔……唔哦……」夏慕心逸出嚶嚀,被撩撥得有了感覺,渾身火燙難受,陣陣快戚逼得她難耐地蠕動嬌軀。

聽見她誘人的嬌嚶喘息,他體內燃燒的慾火愈發猛烈,繼續吻吮著她的甜美,聲音變得粗啞又低沉,「雖然它們不是很大,但還是挺敏感的。」說著,牙尖輕齧了下腫脹的乳蕾。

「呃哼……」胸前的敏感讓她瑟縮了一下,第一次被人這麼愛撫親吻,她慌亂地抓著他的頭髮,情不自禁發出嬌吟。

激情大膽又溫柔的邪魅撩逗,瞬間挑起她第一次的陌生情慾。

唐季亞的雙手在巧美的凝乳上頭輕輕按摩搓揉,巧挺圓潤的雙乳挑逗著他從未有過的感官刺激。

這份刺激讓他的胯下開始膨脹,也讓他的硬杵變得更加茁壯。

他迅速將自己身上的衣褲脫掉,一邊脫,一邊在她身上貪婪吮吻。

怱地,火熱的唇再次攫住她的蓓蕾,用力含吮、激狂齧扯……

「哦……」夏慕心又是一陣嬌吟。

他一手罩住她的雙乳,一手直接探往她的花叢,撥弄著濕潤的花辦,旋揉著她的花蒂,讓她不禁哆嗦戰慄,嘴兒也跟著逸出難耐的細碎呻吟。

他的身子突然往下移,半跪在她的兩腿間,將臉埋進誘人的叢林中,以舌頭舔著她的核心。

「啊哦……啊哦……」夏慕心不由自主地發出嚶嚀。

他以兩手撐開她茂密潮濕的毛髮,靈活的舌尖不停在蒂蕊上畫著圓圈,右手的中指慢慢往下移去,在濡濕的蜜辦中輕刷揉蹭。

「啊啊啊啊啊……」夏慕心整個人沉浸在情慾中蕩漾,陣陣的激情惹得她不停地輕顫吟哦。

「喜歡這種感覺嗎?」唐季亞抬起頭,看著夏慕心迷亂的暈紅俏臉,用著滿是情慾的黑眸望著她。

夏慕心無法言語,只感覺到自己的雙腿間有股強烈又陌生的難耐渴望,令她難過得微啟著嘴兒嬌嚶喘息。

他很滿意地再度埋首於花穴,在穴口周圍舔舐。「那這裡呢?喜歡嗎?」

夏慕心初嘗男歡女愛,早已被逗弄得渾身抽搐。「嗯哦……嗯……」她受不了這種刺激,發出細細嬌啼。

「這樣是代表什麼意思?是舒服嗎?」唐季亞啞聲逼問,見夏慕心難耐地蠕動著,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這樣還不夠舒服,待會兒我會讓你體會什麼叫作銷魂蝕骨,我要讓你全身快活得飄飄欲仙。」

夏慕心的腦袋早已混沌不清,她尚未反應過來,就看見唐季亞朝她俯身壓了下來,雙腳被他撐得好開。

唐季亞盯著她,「接下來,我一定要你知道也感覺到,胸部不大的女人,也可以盡情享受歡快的美妙滋味。」

夏慕心雙眼迷濛、毫無意識地望著唐季亞,似乎聽不太懂他的話。

「現在,我就立刻證明給你看。」

渾噩中,這句話似乎曾短暫停留在她的腦中。

一股無法抑制的慾念,讓唐季亞快速地覆上夏慕心的身體,抬起下臀,精健的腰桿迅猛一挺,火熱的粗硬慾望強力地貫穿她的花徑。

「啊!好痛……」霎時,一陣灼熱刺痛迅速從她體內傳了開來。

夏慕心深鎖著眉頭呻吟,指甲緊緊掐入他的肩臂裡,先前的愉悅立刻消失,只覺得下體傳來一陣劇烈疼痛。

怎麼會這樣?她居然是個處女?唐季亞錯愕兼不敢置信地看著夏慕心。

她剛才……剛才不是用了一個很爛的藉口……邀他發生一夜情嗎?

該死!他怎會碰上這樣的事情?

這女人居然是第一次?!唐季亞一臉無措愧疚,「我不知道……」

如果知道,他一定會對她更溫柔一些。

「你這個大渾蛋!」夏慕心用力推唐季亞,這一動,立刻惹得她皺眉低呼,「哦……好痛哦……」

突然闖入的異物,痛得她稍稍恢復神智。

「你騙人!什麼銷魂蝕骨?什麼飄飄欲仙?什麼美妙滋味?你的東西突然刺進我裡面,都快要痛死我了!」夏慕心氣呼呼地嚷:「你搞清楚!我那時只是要證明給你看,我真的不是沒胸部,可沒有要你……哦!好痛哦……」

證明?!她指的不就是一夜情嗎?

難道是他誤解了「證明」這兩個字的意思?

「哦……」夏慕心痛得呻吟。

唐季亞朝她頰上落下點點親吻,柔聲安慰著,「我知道你很痛,再忍一下,休息一下,很快就會好了。」

他的硬杵依然停留在她體內,靜止不動,心疼不舍地又印下無數個細細碎吻。

「乖,再忍耐一下,很快就不痛了。」

唐季亞溫柔地吻著她的額、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她的嘴,每落下一個不舍的親吻,他就溫柔地告訴她一次不痛了。

夏慕心一直想把他推開,後悔自己怎會這麼糊塗,居然喝醉酒還主動找人上床?

「你起來!我不想證明什麼了,反正我胸部小,隆乳的事情我自己會想辦法。」

她痛得整個腦袋都清醒了。

「別再談你要隆乳的事情了,從現在開始,我一定要讓你知道,我真的不介意你的胸部到底有多大。」唐季亞炯炯地直視她,「而且,我還要讓你知道,雖然它嬌巧,可是卻深深吸引了我。」

話一說完,他便握住嫩如蜜桃的乳房,將頂端的梅果吮入口中勾舔,用力地咬嚿逗弄。

「啊……」夏慕心又呼出嬌吟。

唐季亞的指頭不停揉按她敏感的粉蒂兒,在他的挑逗撩撥下,她的幽辦漸漸沁出溫熱的蜜液,潤滑了腫脹充血的甬道。

他開始緩慢抽動停頓在花徑中的硬杵,一深一淺地挺進退出,這個姿勢正好抵住她的核心,讓她起了陣陣痙攣。

夏慕心又開始暈眩失魂,快感霎時席捲了她的神志。

「啊哼……啊啊……啊啊……」她不禁發出媚吟,越來越大聲,同時身體愉悅得快要癱成一團軟泥。

唐季亞將巨物徹底深埋,開始加快速度衝刺,深深插入濕潤的穴底,再猛然退出,又重重朝著花徑刺戳。

「嗯哦……嗯哦……」戰慄在她身上狂起,夏慕心忘情地逸出陣陣狐媚嬌吟。

下體那種被撕裂開來的疼痛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像是會被傳染般,快速蔓延她的全身。

聲聲嬌媚吟哦,惹得唐季亞更加興奮,不停在她體內狂插,額上冒出汗水,氣喘籲籲地問:「現在你應該不會痛了吧?嗯?有沒有想要我進入你裡面的感覺?」

他故意一個騰身,將昂揚的巨大頂入她的穴底。

第一次接觸性愛的夏慕心,禁不起唐季亞這般折磨,一張口便頻頻嬌啼吶喊著,「哦……哦哼……別……別……啊……」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唐季亞不放過她,加重力道奮勇刺插。「說啊!要不要我進去你裡面?」

她整個人隨著他的動作上下晃動,穴中的熟鐵更是刺得她泣不成聲,斷斷續續地吐出話語。「嗯……我想要……想要……唔唔……唔唔……啊……」

瞬間,快意襲來,一陣戰慄竄過全身,歡愉的快感令她下腹緊繃、穴徑痙攣、嬌軀顫抖,潰堤的情慾令她幾乎窒息。

聽見她妖嬈的媚聲嬌啼,感覺穴中陣陣強烈的吞吐收縮,狂妄的慾火徹底燃燒著他,讓他狂野又興奮地加快速度衝刺。

他瘋狂擺臀,朝著嫩穴挺刺,不停深戳重插。

「啊……啊……啊……啊……」夏慕心狂搖螓首、激動吟喊,高潮再度席捲潰堤。

唐季亞知道這是她的第一次,不舍也不敢要求她太久。他奮力地又抽送數十下,最後一個刺入時,突地一個痙攣抽搐,瞬間高潮狂飆……

緊繃的身軀漸漸放鬆,唐季亞滿足地趴在夏慕心胸前,張嘴就往她軟嫩的乳房咬了一口,又攫住她凸起的蓓蕾,貪婪地吸吮起來。

他握住她的一隻巧乳,掐了掐又揉了揉,帶著些微喘息沙啞的嗓音,粗沉地低喃著:「我喜歡你,更喜歡你對我的熱情。」

不知是酒精又在體內作祟,還是第一次的性愛過度激烈,夏慕心又開始神智不清、眼兒蒙朧了,她的頭好暈,身體好軟,心跳卻好快。

恍惚中,依稀聽到他在說話,可是她的眼皮好沉重,忍不住一閉——昏了!

唐季亞從來沒想過,自己第一次看對眼、喜歡上的女人,居然是個喝得爛醉如泥的女人,而且跟他歡愛後,竟然立刻醉昏睡死了!

對於她的初夜與天真,他又氣又心疼。

想也沒想,他直接將她抱進浴室,讓她斜臥在瓷磚上,動作溫柔地幫她洗澡。

不知為何,從未對女人如此體貼的他,居然會主動替她清洗身體,連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夏慕心微微睜開眼,張著迷濛無神的眼睛,呆愣地盯著唐季亞癡癡微笑。

她的眼前好像有個男人的面孔,不!是有好幾個男人的面孔,層層疊疊地讓她看不清楚。

突來一陣溫暖的水溫,讓她更加迷惘了。

她在作夢吧?夢到有個帥帥的男人在幫自己洗澡,呵呵呵……真好啊!

她居然會作這樣的夢,夢見眼前的男人正在搓揉她的胸脯,感覺滑滑的,還有點香香的味道……

好好哦!她不要醒,她才不想這麼快就醒,她要繼續作夢……夢著那個男人正不斷地愛撫她。

暈沉的夏慕心對著唐季亞呵呵癡笑,然後緩緩閉上眼睛,唇畔掛著滿足的微笑,又昏了!

唐季亞看了好氣又好笑,這女人還真是大膽放心啊!一做完就立刻不省人事,好不容易睜開眼睛看著他,怎知就看那麼幾秒鐘,她居然又昏了!

呵!怎會有這樣「尋求」一夜情的女人啊?難道她不怕被人賣掉嗎?

不過,她還真是迷糊得可愛,尤其她嬌美柔軟、好似水蜜桃的嫩乳,確實引起了他的慾望。

這個有趣的女人,他要定了!

夏慕心被抱進浴缸裡,腦袋歪歪地斜躺在唐季亞胸前,依然沒什麼反應。

看來今晚她喝得可不少啊!唐季亞無奈地想著。

兩個人窩在浴缸裡,醉得不省人事的她就這樣斜躺在他的胸膛上,當起了睡美人,誘人胴體浸泡在水中的景象,讓他渾身血脈債張,一時又心猿意馬了起來。

他按捺不住地低下頭,張口就朝微露在水面上的紅蕾含去。

他的舌尖輕巧靈活地舔舐吸吮著,已被熱水燙紅的蓓蕾倏地就硬挺了起來。

他采向她的身下,一手撫摸著漂浮在水中的黑色毛髮,一手緊捏著一隻軟嫩的可愛巧乳,忘情態意地愛撫著懷中的睡美人。

他的手在她凹凸窈窕的胴體上遊移,終於逗得她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回頭一望,愣愣地看著他。

唐季亞揚起笑,朝她紅紅的頰上一啄。「嗨!小蜜桃,你睡醒啦?」

一看清楚他的手正在自己的下體愛撫,且輕撚著上頭的蒂蕊,惹得夏慕心驚羞低呼,「哎呀!你怎麼可以亂摸人家啦!」

唐季亞裝無辜,「我沒有啊!我只是不小心碰到而已……」

「少來!」夏慕心帶著羞意慌忙起身。

「你想去哪?」唐季亞往她纖腰一勾。

「當然是逃開你這個色狼啊!」

他眉一挑,譫笑調侃著,「我是色狼?可你先前熱情又激動的反應,一點都不像把我當色狼啊!」

夏慕心一愣,呃……模糊的印象中,自己似乎是這樣。

「你真的想要去隆乳?」唐季亞突然問。

還在尷尬中的夏慕心,一聽到他的問話,身體馬上一僵,直覺伸手想要遮住自己的胸部。

唐季亞連忙抓住她舉起的手腕,阻止了她的動作。「別遮!對我而言,它大小適中,我很喜歡。」

他見慣了大波霸女人,他覺得女人的胸部不需要很大,只要比例勻稱適中,就算是美。

夏慕心被他的話嚇得驚愕呆愣住了。真的嗎?他真的喜歡她這不算豐滿的胸部?

唐季亞的食指朝夏慕心巧挺的胸型週邊輕輕畫圈,圓圈的範圍越來越小,直到畫到她凸起的紅蕊上。

他頑皮地朝乳尖一捏,細細搓揉,漸漸地,它腫脹硬挺了起來。

「呃……」夏慕心又因他的挑逗起了反應。

他的雙掌覆住她的嬌乳,突地使力朝兩團嫩肉一握,將下顎擱在她的肩上,偏著頭輕齧著她的耳垂,低沉輕喃,「雖然這裡的肉不多,但你還是有反應,很敏感的。」

再次被他這麼捏揉愛撫,令她頭暈目眩、渾身癱軟。「嗯……我知道……」

她心跳加快地細喘著。

他對著她的耳窩徐徐呵氣。「乖,放鬆你自己,閉著眼睛,憑著你的直覺慢慢去享受,它真的會帶給你一種奇妙的感受。」

唐季亞不疾不徐的磁性嗓音,煞是迷人好聽,夏慕心像被他給催眠般,順從地閉上眼,放軟了身體。

他的雙掌在她的胸上遊移愛撫,用著充滿情慾的瘖瘂嗓音低問:「喜歡這種感覺嗎?還會覺得你的胸部太小不迷人嗎?」

哎呀!這麼難以啟齒的問題,要她怎麼回答啊?實在無法忍受這激情,夏慕心不禁微啟朱唇嬌嚶。

唐季亞再也忍不下去了!她青澀嬌柔的自然反應,挑逗得他體內的慾火再次狂燃。

他按捺不住地抱起她,直接坐在浴缸邊緣,掰開她的雙腿,讓她跨坐在他的下腹上,不等她反應,他迅速吻住她的唇,牢牢箝住她的腰,豎挺緊緊抵著她的穴口。

火辣辣的熱吻,融化了她所有的掙扎,挑起她敏感火熱的情慾,讓她忘了反抗,還自然地將手圈在他的脖子上,激情地回應他的吻。

完了!她是今晚喝多了還沒清醒嗎?否則她怎麼又會……

唐季亞愛極了與夏慕心胸貼胸的感覺,巧挺的雙乳摩擦著他的胸膛,尤其自己胸前的兩個硬點也擠壓著她的,讓他渾身血脈倏地激昂亢奮。

哦……這種溫熱柔軟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

夏慕心的呼吸變為急促,感覺他厚實的胸膛緊抵著她的乳蕾。

他捧著她嬌巧的雙峰又揉又捏,還將它束攏掐高,貪婪地用舌尖掃弄激凸的乳蕾,灼熱的硬挺也直頂著她的辦蕊柔縫。

他惡意地捧著她的臀在他的胯下扭動磨蹭,摩擦著兩個人的敏感處。

「哦啊……」夏慕心被唐季亞挑逗得不禁嬌喘吟哦。

感覺他興奮地用高舉的粗長不停磨蹭她,下體傳來一陣酥麻,讓她忍不住呻吟求饒,「哦……哦……別這樣……唔……」

真的完了!她確實還沒清醒……

唐季亞輕咬著夏慕心的唇,低聲問道:「別這樣?那你要我怎麼樣呢?」

他使壞地繼續以粗挺摩擦她,那種要進不進的騷動酥麻,幾乎令她瀕臨情慾的爆破邊緣。

「啊哦……啊……我好難受……好難受……哦嗯……人家好難受啊……」夏慕心泣聲吟哦。

天哪!怎麼到現在她還在酒醉啊?

該死!那個酒保到底給她喝了什麼東西?否則怎會到現在還暈沉沉又茫酥酥的,而且身體還莫名地對他有渴望?

「哪裡難受?這裡嗎?」唐季亞故意擺動下身,讓自己腫脹的熱棍繼續在她的花唇上磨蹭。「要我幫你嗎?」

「哦……哦……」她被撩逗得只能吟喊。

唐季亞的慾火也正在體內強烈張狂地煽動著,突然捧起她的嬌臀往下一壓,讓豎直粗挺的男根瞬間插入花穴裡。

「啊哦……」被他整個填充,夏慕心滿足地輕哼呻吟。

無法克制的慾火在她緊窒的甬道中衝刺,他捧著她的臀辦,讓她含吮著男根不停上下彈躍,猛抵著她的穴端深重刺戳。

「還會難過嗎?」當她的嬌臀往下坐時,他故意挺立,重重一刺。「這樣舒服嗎?」

夏慕心雙頰泛紅、小嘴微啟,顫晃的身體一直跳躍,溫濡的下體一再被撞擊深刺,敏感得讓她根本無法說話。

濡濕的緊窒幽徑,令他也瘋狂擺臀朝著穴徑刺送。

「啊哼……啊哼……啊……」一對嬌乳上下彈跳,夏慕心緊摟著唐季亞的脖子吟喊。

沒多久,一股溫熱的淫蜜從她的唇心流出,熱燙濡濕了整個肉棍,讓他更加發狂地穿刺著她的蜜穴。

他飆汗喘息著,「快……快告訴我……我這樣愛你……你到底舒不舒服?」

「哦……哦……好……好舒服……啊哦……啊哦……好舒服啊……」雙乳跳動得非常劇烈,夏慕心的嘴裡發出語焉不詳的細喘嬌吟。

不知是酒精又麻醉了她,還是情慾刺激著她,夏慕心再次淪陷。

唐季亞緊貼著她的恥骨,隨著他深深的刺送,磨得她的花蒂起了像漣漪般的痙攣,一波又一波地延伸擴散。

夏慕心的雙腳幾乎無力,跟著唐季亞的刺戳一上一下,不斷冒出汗珠的妖媚身軀,隨著他的動作晃蕩得越來越激烈。

「啊……啊……我不行了……啊哦……啊……我真的不行了……」她突然抱緊他,吟喊中帶點哭音地嬌啼著。

「嗯?怎麼了?怎麼了?太舒服了嗎?」他非常亢奮,粗喘著問。

「哦啊……我要你……啊嗯……啊嗯……我要你啊……」

聽見夏慕心銷魂的催情吟喊,唐季亞微噙著曖昧笑意,恣情地緊箝著她的臀辦,瘋狂穿刺,額上的汗水直流,氣喘籲籲地繼續著他的狂野。

「啊……啊……啊……好……好……好舒服……啊哦……啊哦……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啊……」

夏慕心緊掐住唐季亞的雙肩,淫蕩的叫聲再次讓他體內的熱血四處竄流。

「我也是……我也好舒服哦!」他再次深頂著穴內底端。

感覺到又有一股花液湧出,燙得他也快要瀕臨狂潮,幾要宣洩。「你等我,我也快了……」

唐季亞捧著夏慕心的嬌臀迅疾狂刺,突地一個抽搐——「啊——」他突然將她的臀辦緊緊壓在自己的胯下仰頭吶喊,同時,一道稠黏的熱液狂猛地朝著穴內飆射……

夏慕心幽幽醒來,一睜開眼,就發現自己貼臥在唐季亞的肩胸上,嚇得她想起身,又怕驚醒了他,害她膽戰心驚地想悄悄移開自己的身體。

她低頭一看——媽呀!她的大腿怎麼那麼剛剛好,竟然跨在他的「蛋蛋」上面,而且一隻手還緊握住他的那一根……

呃,她怎麼會用這種姿勢抱著他睡覺?真是丟臉死了啦!

不過還好、還好,他還在睡覺,不要怕、不要怕,夏慕心這麼安慰自己。

她尷尬地躡手躡腳縮回手、撤回腳,再慢慢抬起腦袋想要滾到旁邊去,豈知只翻過半個身——「嗯?想去哪?」

「啊!你怎麼醒了?」夏慕心驚得身體一僵。

夭壽哦!他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醒來啦!

唐季亞對夏慕心露出一抹傭懶的微笑,赤裸的上半身壓覆著她。「睡飽了,我當然就會醒啦!」其實早在她的小腦袋輕輕一顫的剎那,他就醒了。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剛才想去哪?」

夏慕心尷尬地雙頰抽搐——

白癡!想也知道我剛才想去哪?當然是開溜啦!還明知故問。

「呃,你可不可以……先起來?」

「為什麼?」唐季亞沖著夏慕心微笑,故意問道。

「因為……因為這樣太曖昧了啦!」她羞得雙眼閃爍臉又紅。

「曖昧?會嗎?」唐季亞裝儍,一個人自言自語,其實是在調侃她。

「整個晚上我們什麼姿勢都做過了,不管在床上還是在浴缸裡,我都沒聽你喊過半句曖昧,現在我只不過貼著你的上半身而已,這樣會曖昧?」

唐季亞輕咬了夏慕心的耳垂一口,還貼著她的耳窩呵氣。「還是你喜歡直接或是激情一點的?」他乾脆明著逗弄。

「啊!不要鬧了啦!」夏慕心窘得尖叫,雙手緊緊遮住小臉。

他笑著拿開她的手。「好好好,不鬧你了。」

看著紅霞滿臉的夏慕心,唐季亞的臉色微微變了下,有些不悅也有些擔心地說:「一個女孩子跑到那種地方喝酒,你膽子可真大呀!」

夏慕心撇撇嘴,立刻逞強地說:「當然啊!因為我家……我家三代都跟黑金掛勾嘛!膽子當然大啦!」

「哦?這麼厲害?」帶笑的眸子睇著她,他知道她根本在瞎扯。

她繼續硬著頭皮說:「我阿公是黑道包娼包賭,我老媽是地方角頭兼六合彩組頭,我自己是流氓婆,主業行銷、副業是地下錢莊,有什麼好怕的?」

夏慕心為了嚇唬唐季亞,想讓他「知難而退」,便胡誨亂說一通,完全忘了昨晚自己的「酒後吐真言」。

「是這樣嗎?」唐季亞詭譎一笑,「可是我記得昨晚你喝醉酒的時候……好像不是這麼說的哦!」

「呃……當然是啊!」她滿臉不自然。

唐季亞突然靠近她,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她。「別去隆乳。」

啊!好尷尬,他怎麼突然提到這個問題啦?

「我真的很喜歡像你這種size的胸部,與你纖細的身材配來剛剛好。」

呃!好丟臉,這下她想裝酒醉也沒辦法了。

「我不準你再隨便去找男人證明。」

呃!好想哭哦!誰知道證明的結果會是失身啊?

「還有,以後只有我能碰你的身體。」

啥?只有他能碰?難道昨晚碰得還不夠嗎?而且……還有以後?!

「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裡?」他可不要他的小蜜桃跟他只有一夜情的關係。

「呃,這個……這個嘛……」

「說!除非你真的只是用隆乳這個藉口……在找一夜情。」明知她不是,但唐季亞就是故意要刺激她。

「誰說的!」夏慕心氣呼呼地拾眸瞪他,「我本來就是真的……真的要去隆乳的……」她心虛得越說越小聲,「誰知道……誰知道竟然莫名其妙地跟你上了床……」

看她滿臉的嬌羞與紅暈,唐季亞早已摸清她毫無防人之心的純真,可是如果不這麼逼她,他怎麼放心將這蜜桃帶回家?

揚著詭譎的笑,他繼續嚇唬她,「快說!不然我就用盡各種姿勢一直愛你,直到你說為止。」

「你……」他的威脅令她害臊得臉紅。

可惡!這個帥到不行的男人真是惡質霸道到極點,可不知為什麼,卻教她心頭小鹿亂撞……

「嗯?說是不說?」唐季亞挑眉,沖著夏慕心得意微笑。

哎呀!真是欠扁!瞧那是什麼笑容啊?蹺得真想揍他一拳。

可是她偏偏就愛看他那張俊臉,真是愛死了!

酒醒了,激情也退了,夏慕心的腦袋開始變得靈光。轉動著骨碌碌的大眼睛,她瞪著他看了好一會兒,突然昂高下顎,噘著嘴說:「好!要我說可以,但是你必須先讓我穿好衣服。」

他肩膀一聳,笑笑地說:「好,聽你的。」

「轉過去,不準偷看。」

「怎麼?怕我看見你的『A+』啊?」唐季亞露出壞壞的笑容調侃夏慕心。

「你……」死傢夥,真可惡!哪壺不開提哪壺?「不準你看就是不準!」

「你真的這麼在乎胸部的大小?」

「對啦!對啦!人家就是很在乎啦!」非逼著她說,真想殺了他!

唐季亞微蹙起眉,有些不悅。「難道我剛才說的話,你沒有仔細在聽?」

「什麼?」

「難道你還在動隆乳的歪念頭?」這下他的雙眉蹙得更緊。

不行!他絕對要看牢這個女人,不能讓她去隆乳,他可不要她小巧的胸部裡塞了兩團硬邦邦的水球。

「我說過了,我不介意你胸部的大小,你又何必這麼堅持呢?」

實在搞不懂,為什麼女人老愛在胸部上計較?

「喂!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開口閉口一直提到『胸部』這兩個字啊?」夏慕心小臉爆紅,心臟也跳得快爆開。

「好,我暫時不提。」

呵呵!沒想到逗弄這個害羞的小蜜桃這麼有趣啊!看來他往後的日子肯定會過得非常多彩多姿。

唐季亞定定地看著夏慕心數秒,唇角依舊掛著得意自信的笑,然後緩緩轉過身,坐在床的另一邊。

見他轉身,又等了一會兒,確定他不會偷看她穿衣服後,夏慕心才躡手躡腳地掀開被單,下床穿衣。機不可失,她決定乘機偷溜!

「你要去哪裡?」唐季亞突然從身後抱住夏慕心的腰,俊龐朝她的頸窩埋去,嗅聞著她身上的淡淡體香。

咦?這傢夥背後長了眼睛不成?要不怎會知道她想開溜?而且還神出鬼沒又無聲無息的,突然從床的那頭「飄」過來?

唐季亞看出了夏慕心眼中的疑訝,唉!這個迷糊的小女人,要他轉身背對她,可她卻沒有注意到,房間的另一邊有一大片的鏡子對著床啊!

只要他斜眼一瞄,就可以透過鏡子,看清楚她的一舉一動啦!

夏慕心又驚又羞,完了、毀了、慘了、死定了,居然被他當場逮著,這傢夥會不會突然獸性大發,像電影演的那樣,一把狂抓起她身上已經穿好的衣服,用拉的、扯的、撕的……把她扒光光啊?

人家的胸部早被他又搓又揉又掐又啃,倘若再蹂躪它的話,她那兩團不是非常有肉的胸脯,會不會被他咬得光禿禿,只剩兩粒「歐ㄘㄟ」的粉圓?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就想偷偷落跑啊?」唐季亞發笑。

夏慕心沒好氣地斜眼瞪他。還笑?不怕臉抽筋啊!

可她還真是被他邪邪壞壞的笑容煞到了,電得整個人麻酥酥的。

唉……有誰可以告訴她,為什麼她會這麼「衰」?先是遇上扒手,然後又遇上這個……該怎麼說他?色狼、色胚還是色魔?

錢被偷已經很倒楣了,結果一喝醉酒就失身,這也算夠倒楣了,結果現在還不能脫離魔爪……

這該怎麼形容?飛來豔福嗎?

「說完,我就立刻讓你走,而且從今以後,我絕不打擾你。」唐季亞微笑誘哄著。

「真的?」

「真的!」

是啊!從今以後他絕不打擾她,可他沒說從今以後絕不「侵犯」她哦!

夏慕心躊躇了下,最後吞吞吐吐地說:「我……我叫夏慕心。」

「怎麼寫?」

「夏天的夏,愛慕的慕,心情的心。」

「很好。」唐季亞滿意地又問:「住哪兒?」

「住在哪裡不能說。」

開玩笑!他以為她還在醉啊?羊入虎口就已經夠耍白癡、夠丟臉了,怎可能還會再一次引狼入室呢?

雖然她是喜歡他沒錯,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因為「一夜情」對她來講……一次就足夠了!

「好吧!那告訴我你在什麼公司上班,這總可以吧?」他照樣有辦法找到她。

「鴻海。」夏慕心故意將公司名稱說反。

「鴻海啊……」光看她閃爍的眼神與心虛的語氣,他就知道她騙人。

「我可以走了吧?」

他微笑看著她,主動地說:「我叫唐季亞,季節的季,亞洲的亞。」說到做到,他大方地放開她。

「我管你是誰!」說完,夏慕心立刻奪門而出。

唐季亞一臉饒富興味地瞅著她緊張兮兮的背影,哦哦!真糟糕,他忘了他還有一句話沒說,那就是——好巧!我也在「海鴻」上班。

瞧!他真是健忘啊!不過沒關係,親愛的小蜜桃,很快我們就會再見囉!

「什麼?我有沒有聽錯?一夜情?你居然也學人家去夜店找男人發生一夜情?」

方媛瞠眼驚呼。

「我哪有?人家那時候是真的喝醉了嘛!」唉!實在好丟臉。

「你白癡啊!隆乳不成,等下回存夠了錢再去做就好了,你幹嘛糊裡糊塗地就讓陌生男人『上』了你呀?」

「我哪有讓他上了我?那純粹……純粹只是一種證明而已!」夏慕心硬是要冠上一個理由,好把自己「很瞎」的行為合理化。

「證明你的白癡嗎?」方媛快被她氣死了。

「喂!說話別這麼惡毒好不好?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耶!幹嘛要這樣一直吐槽我啊?」夏慕心也很後悔,但現在說什麼都來不及了。

「因為你智障!」方媛瞪她。

夏慕心低頭看了下自己的胸部,又燃起一股希望地說:「可是那個男人說,他還滿喜歡像我這種『A+』的女人呢!」

「老天!你會不會是被騙失身了呀?」

夏慕心很認真地想了一下,語帶猶疑地說:「嗯!失身倒是真的,至於被騙嘛……應該不會吧?」

「完了!我看你還宿醉未醒。」唉!真的沒藥醫了……

「哎呀!既然都已經發生了,而且我也很坦白地告訴你,你幹嘛要一直挖苦我啊?」

方媛突然想到,「對了,昨晚那傢夥有戴套子嗎?」這是重點。

「套子?!」蹙起眉,夏慕心想不起來。

「老天爺!別跟我說你什麼都不知道啊?」

「如果我什麼都知道的話,昨晚又怎會跟一個陌生男人去……」

「開房間!」方媛快語地接下她的話。

夏慕心又窘又糗,這下問題大條了!

「唉!我看你準備十個月後當媽媽了。」方媛頓時無力地癱在椅背上。

「不會吧?!」

方媛白了夏慕心一眼,沒好氣地數落她,「你啊!看你下次還敢不敢一個人隨便去夜店狂喝酒。」

夏慕心欲哭無淚,方媛睨著她,故意說著風涼話,「不過還好啦!人家說酒後失身不會痛。」

「誰說不會痛?當時我可是痛斃了!」一想到那一刻的突然闖入,就讓她覺得好像現在都還在痛。

「不錯嘛!你居然還記得會痛啊?」方媛就是受不了夏慕心的單純與迷糊,所以老愛挖苦她。

連番刺激讓夏慕心垮下了臉,見她這模樣,方媛也不忍心再多說。

「好了、好了,別再談這個了,不如我們出去大吃大喝一頓?人家說,酒足飯飽沒煩惱,昨晚的事,就把它忘掉吧!」

酒足飯飽沒煩惱?唉!她就是沒事酒太足、喝太飽,所以自找煩惱啊!

為了那晚令他一見鍾情又不小心發生一夜情的夏慕心,唐季亞今天一上班,就要人事部經理將公司的員工名單交給他。

「很好,終於找到你了!」看著桌上一疊厚厚的資料,唐季亞揚起一抹得意的笑。

上面的資料記載,夏慕心今年大學畢業,上周才經過公司考試合格,今天是第一天報到上班,目前是會計部門試用期間的助理會計。

唐季亞一臉詭譎,暗忖著接下來要如何逮住這個教他忘也忘不了的可愛小蜜桃。

做事向來果決的他,當天上午就交代人事部經理找來夏慕心,還事先叮嚀不可暴露他的身分。

夏慕心傻傻地跟著人事部經理走入一間豪華辦公室,她還以為人事部經理要帶她去認識其他部門的主管,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就是她酒醉失身的對象——唐季亞。

「你叫夏慕心?」隔著豪華氣派的辦公桌,唐季亞故意背對著夏慕心,把身子納入偌大的黑色皮椅,沉聲問她。

不知是這間辦公室太大,還是唐季亞問話的音量太小,或者是她又不小心魂游四海去了,夏慕心完全沒有回應。

不見回答,唐季亞只好繼續問:「夏慕心,雖然你是第一天來公司上班,但我想知道公司給你的感覺,尤其是主管給你的感覺。」他刻意壓低嗓音。

夏慕心一進門就看見這位「高級主管」背對著她,以為他看不到自己,便逕自低頭拉扯著貼身的窄裙。

這裙子是向方媛借來的,向來只穿牛仔褲的她,為了工作需要,只好勉強破例穿上裙子。

原以為有像樣的套裝可穿就好,怎知這窄裙卻像跟她有仇似的,竟然越穿越短、越穿越皺,所以只要一逮到機會,她就不斷扯著裙子,免得及膝窄裙被她穿成露大腿的迷你裙。

其實唐季亞早就注意她很久了,只有她沒發現,就算他背對著她,其實還是可以從落地窗中看見身後的一切。

他忍不住偷笑,因為她的一舉一動都落進他的眼中,尤其是她皺眉噘嘴的可愛表情,與猛抓著裙子、氣呼呼的拉扯動作,令他越看越愛。

想不到她竟然這麼單純,連一點防人之心都沒有,難怪她會糊裡糊塗就上了他的床。

「夏慕心!」由於她太過認真與窄裙奮戰,一直沒有回應他,不得已,他只好再次沉聲喚她,但聲音中卻有一絲掩藏不住的笑意。

「什麼?」夏慕心猛然回神。

唐季亞又被她的反應逗得偷笑,寵溺與愛戀的目光越發熾熱。「你有在聽我講話嗎?」

「啊?你剛才有跟我講話嗎?」夏慕心回答得直接又自然,又偷偷拉了下裙擺。

呵!這個不專心的小蜜桃,居然反問他?算了,反正剛才他問的不是重點,只不過是隨便找個話題罷了。

「夏慕心,如果我要把你調來當我的貼身私人秘書,你覺得如何?」

「貼身私人秘書哦?」夏慕心現在只想趕緊把討人厭的短裙搞定,完全心不在焉,隨口應道:「隨便啦!」

偷瞄了一下終於撫平的短裙,她那雙亮晶晶的澄眸不禁閃動著滿意的神色。

她那猶如小女孩的嬌俏模樣,深深看進唐季亞的眼裡,令他又是心神一蕩。

他轉過椅子,立刻按下內線電話,交代完夏慕心的新職務之後,終於抬頭。

「嗨!好巧哦!我們又見面了,而且有緣的是,我們居然還在同一間公司上班呢!」唐季亞露出壞壞的笑容,俏皮地朝夏慕心眨眨眼。

啊?怎麼是他?!夏慕心驚訝得瞠目結舌。

唉……她真的是衰爆了!

第一次上PUB喝酒,她就酒醉失身於他;第一天來這公司上班,居然又倒楣地碰上他!這男人……怎麼老是陰魂不散,像個怨靈似地纏著她呀?

她很想知道,她上輩子到底是欠了他什麼?否則怎麼才短短三天內,她就見了他兩次面?

突然,夏慕心臉色微變。

一見到他,就讓她想到自己胸前的「A+」,頓時教她心驚驚又膽慌慌,深為她的「A+」感到尷尬心虛。

「抱歉,我臨時有事,等會兒再進來。」不顧唐季亞的反應,她立刻神色匆忙地快步離開。

十分鐘後,夏慕心再次進入唐季亞的辦公室——她將廁所裡整捆捲筒衛生紙全都塞進了她的胸罩裡!

目前,她只管自己的胸部看來是否豐挺,已顧不得待會兒上洗手間的女同事是否有衛生紙可用。

她緊張得鼻尖冒汗,臉燙身也熱,一顆心提心吊膽地怦怦跳,就怕被他瞧出端倪。

「你幹嘛這麼喘?」唐季亞詫愕問道:「你好像有點怪怪的。」

「有、有嗎?」夏慕心聲音顫抖,一顆心提得好高好高。

「有,真的有,我敢肯定。」

「嘿嘿!怎麼……怎麼可能有啊?是不是你過度敏感啦?」夏慕心乾笑,顏面神經因緊張而抽搐。

唐季亞還是覺得她看來有點怪怪的,至於怪在什麼地方……他一時也說不上來,可是他怎麼看就是覺得怪。

咦?她的胸部幾時突然變大、變高、又變挺啦?奇怪,剛才她明明就沒有這麼凸啊!難道是他眼花看錯了?

不!他怎麼可能會看錯,那兩團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胸脯,他早就摸過、摸透、摸得有夠徹底了,他不可能會看錯。

他再仔細一看——沒錯,怪怪的地方,就是她突然變得雄偉壯觀的大胸部!

唐季亞突然起身走向夏慕心,懷疑地伸手戳了一下。

夏慕心的身體立刻僵硬……不可以摸啦!再摸就要破功了啦!

感覺不對,唐季亞又蹙起眉。怎麼會這樣?感覺好像有點凹凸不平的?

喂喂喂!再摸下去,她的「D罩杯」就要縮水啦!

唐季亞捏了捏又掐了掐,奇怪,她的胸部怎麼有點硬硬的?

夏慕心僵硬著身體不敢動。救郎哦!他到底要摸到什麼時候啦?

倏地,唐季亞的目光突然變冷、變沉、變銳利。「說!你裡面裝了什麼東西?」

夏慕心緊張地咽咽口水,卻發現沒用,喉嚨還是好乾。

「你要自己拿出來,還是要我親自動手?」

「我……」

唉!她實在沒有勇氣讓他看見自己DIY的「胸脯」呀!

唐季亞不再跟夏慕心囉唆,直接扯掉她的上衣,霍地,一串串白色雪花從她身上掉落。

「你……你沒事幹嘛塞這麼多衛生紙?」唐季亞瞠眼。

「因為……呃……因為……」她窘赧臉紅,驚恐得說不出話。

「你真的想那兩個水球想瘋了是不是?」

瞧他生氣的模樣,夏慕心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我不介意你胸部的大小,為什麼你偏偏這麼在乎呢?」

唐季亞忍不住動怒。

「可是……可是人家不希望自己的胸部……只有A+ 而已啊!」夏慕心講得好哀怨。

「A+ 又怎樣?只要我喜歡,管它什麼罩杯!」唐季亞的雙眸似火焰般緊盯著夏慕心,旋即又將目光調離,直睇著她裸露的胸前。

夏慕心渾身彆扭又敏感,驚覺自己胸前被盯視得發硬充血,羞得不禁瑟縮了下身體,連忙伸手遮著胸部。

唐季亞突然抓開她的手,猛然握住她的乳房,粗聲警告,「以後不準你用任何方法『隆乳』,聽見沒有?」

這次她可沒有酒醉,被他這樣大膽一掐,下意識一縮,身子突然起了一陣哆嗦,又狂掃起一陣火熱,忍不住害羞掙扎了起來。

「你要知道,自然就是美,所以別再計較這上面的肉到底有多少。」唐季亞的大手又是一捏。

「呃……」溫熱的掌溫與力道,令夏慕心慌得倒抽口氣,一陣難以適應的觸感,從她敏感的身軀莫名竄揚。「你不是我,根本就不知道……」

「你還頂嘴?」霍地,唐季亞粗暴地掐握她細嫩的巧乳。

「我沒有……」

嘴才這麼一張,連聲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唐季亞就馬上堵住夏慕心的菱口,同時攫住她的身子,一把往自己的懷中壓。

「該死的女人!竟敢拿這東西來嚇我,看我怎麼修理你!」他一副想要吃了她的兇狠樣。

「哎呀!你放開我啦!」夏慕心掙扎,半裸的雙乳在他的身上摩擦。

漸漸地,唐季亞被她磨蹭得身體開始燥熱起來……

倡狂猛燃的慾火,在唐季亞體內強烈燃燒,熱血不斷從頂上直沖而下,就那麼幾秒鐘,他的胯下立即產生異樣,漸漸變得勃發粗長。

他真的受不了她的巧乳一再磨蹭,大手倏地將她攔腰抱起,直接把她撲倒在辦公桌上。

「啊!」突地一倒,夏慕心雙乳微微晃蕩。

唐季亞看紅了眼,如火炬般的目光膠著在那對雪白嫩乳上。

「你要幹什麼?」夏慕心慌得不斷蠕動。

他緊緊壓著她的嬌乳,還朝它惡意磨蹭了下。

「唔……」胸前起伏讓她渾身暈然。

「當然是感謝你所給我的驚喜與刺激啊!」唐季亞的炯眸露出詭譎。

「什麼?」

「什麼?我們現在這個姿勢,你說你感覺到了什麼?」唐季亞的雙眸譎光閃閃。

他這麼一說,她立刻停止掙扎,這時,她才感覺到有一團火燙粗硬正頂著她的私密處。

「你你你……我我我……它它它……」夏慕心驚愕得張嘴瞠眸,「怎怎……怎麼會這樣?」

他揚起邪笑,「那就要問你啦!」趁她分神之際,他撩起她的短裙,扯下她的底褲。

脆弱輕薄的三角褲,就這樣快速滑下,落在她的腳踝。

他低下頭,一口吮住粉紅色的乳蕾,濕熱的舌尖貪婪地在上頭旋繞齧咬,大手更是發狂地揉擠著她的嬌乳。

「嗯哦……」夏慕心胸口發脹,忍不住淺喘著。

怱地,唐季亞一手探進她的大腿,爬上花叢,尋找嬌軟的核心,以長指揉撫著蒂蕊。

「啊——」夏慕心怱地一個輕顫,不禁發出嚶嚀。

「你這迷人的小東西,怎麼只要見到你那嬌巧的A+ 胸部,我就會忍不住沖動地想要佔有它?」

掐握著她猶如蜜桃的嫩乳,真的令他愛不釋手且蠢蠢欲動,血脈債張地好想鑽進她的體內。

夏慕心意亂情迷,全身無力癱軟,只能任由唐季亞擺佈。

他用齒尖齧扯著椒乳,怱地大口一張,朝雪白柔軟的乳房重重咬了一口。

似乎上了癮般,他一口接一口,讓她那對凝乳全都佈滿紅紅的齒痕。

「嗯哼……嗯哼……」彷彿丟了心魂的夏慕心細聲嬌啼,全身又是一陣痙攣。

暈紅迷茫的嬌樣,讓唐季亞覺得很滿意,貪婪的長指隨即壓覆在潮濕的蒂蕊上,按撫著她的小粉核,盡情撩撥旋轉。

陣陣酥麻快意迅速傳遍她的下體,好想要他趕快佔據她,好填滿花徑中那份空虛的感覺。

「哦哦……哦哦……哦……」夏慕心嬌吟,渴望的感覺不停攀升,令她難耐且不由自主地拱起身軀,迎向他的咬齧。

誘人惹火的姿勢與微敞的裸胸,讓唐季亞那雙貪婪的炯眸直接吞噬她毫不隱藏的熱情反應。他繼續撩逗旋撚,一會兒,她的蕊心變得更加紅腫充血。

妖媚的粉紅花辦不斷抽搐,頓時,一道溫熱的蜜液從辦縫中流淌出來,她突然覺得身體傳來一陣熱燥與騷動。

「嘿!我的小蜜桃,這麼快就濕了?」

長指移向濕潤的嫩縫處,滑溜地順利刺進她的花徑中。

「哦啊……」夏慕心重顫嬌哼。

他明顯感覺到倏然收縮的緊實感,緊緊含住他的長指;但他不滿意她的回答,更不想讓她這麼快就得到愉悅的高潮,他要懲罰她的不聽話,誰要她這麼不重視他的真心話,還當它是耳邊風?

故意折騰的指頭加快掏弄,戳得她開始皺眉吟哦,頻頻蠕動嬌軀,一副難耐又妖嬈的勾魂媚樣,讓他很得意。

幾番來回,夏慕心已是嬌喘連連,癱軟如棉,唐季亞開始抽送掏勾,指頭依然覆在花蒂上旋揉。

「啊哦……啊哦……啊哦……」夏慕心不禁揚聲吟哦,再也無法矜持。

兩片熱燙的花辦徐徐顫抖,濕潮的口兒更是貪婪地吸吮著他的指頭,隨著他的抽送,蠕動的花徑開始發出陣陣誘人的淫水聲,同時也帶出嫩穴中的香甜。

一次比一次激狂猛烈的撩逗,惹得夏慕心慾望狂熾,怱地,唐季亞故意將指頭撤出,又往她的蕊兒揉撚。

被他撩起的慾火無法平息,又因為他把指頭抽離,令她感到一股莫名的空虛與饑渴,她突然抓著他,「別……」倏地又羞怯了。

「嗯?想要我了嗎?」他肆笑。

她羞赧地別過頭,他瞭然一笑,單手將西裝褲的拉鍊拉下,頓時,碩長的硬挺立刻向外探出,筆直地高高豎立,還示威般地抖顫了兩下。

他置入她的雙腿之間,像在賭氣般,故意讓他的粗長在穴外逗留,蓄意要讓她的慾念達到最高峰。

碩大粗圓的昂揚來回朝著粉核嫩肉輕戳淺刺,就是不想這麼快就進入她。

「哦啊……」夏慕心臉龐佈滿紅暈,再次發出泣聲般的嬌嚶。

折騰數回,看見她的饑渴難耐,唐季亞眸中散放勝利的光彩,詭譎地朝她邪佞一笑。

將勃發的男根對準濡濕熾熱的穴口,霍地,碩臀用力一挺,直接刺入她的穴底。

「啊——」

隨著煽情而銷魂的叫聲,唐季亞填滿了夏慕心的空虛,讓她再度為他輕吟。

他熱情地朝著花徑刺戳,狂猛又賣力地不斷衝刺,整個人熱血沸騰。

放浪的巨碩火根在她緊窒的甬道中肆虐,迷人的花叢濡濕一片,讓他潤滑得更容易進出。

兩團不停聳動的可愛嬌乳直在他眼前恣意晃蕩,翹挺的乳尖也正上下張狂跳躍。

「你這個不聽話的小東西,我今天一定要讓你叫到聲音啞掉,快樂得飛上天,誰要你沒事塞了兩坨衛生紙來嚇唬我!」

「啊……啊哼……唔唔……好深哦……」

夏慕心的身體被唐季亞扎實有力的撞擊一直往上頂,他伸手按住她的肩頭,狂猛地送進自己。

他急喘地問:「怎麼?不喜歡嗎?」說著,又故意朝她一個重力刺入。

「啊哦……」夏慕心不知該如何消除這種酥麻戰慄,只能憑著歡快愉悅的感覺發出呻吟。

唐季亞低頭,清楚地看見兩片粉紅嬌豔的花辦正微微輕啟顫動,濕滑的辦縫將他的熱鐵緊牢吸含。這一吞一吐、一開一合,誘惑得他渾身燥熱,亢奮激狂。

被慾火灼燙的他,舉著胯下的壯碩,蠻力地朝著穴內深插。

「啊嗯……啊嗯……啊……」夏慕心抓緊唐季亞的雙臂,聲音因他的抽剌而變得斷續破碎。

聲聲吟喊令他更加發狂地朝她刺戳,似乎上了癮般,狂野地在她體內恣肆狠插。

「唔哦……唔哦……唔哦……哦……」夏慕心滿臉酡紅,佈滿情慾春意,被他晃動得根本無法抓著他的手臂。

「哦哦……我的小蜜桃……我好喜歡聽你的叫聲……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呀……」唐季亞緊密挨擦著敏感的花蒂,朝著擁擠熱潮的窄徑刺送。

花徑中沁出的汁液越來越多,濡濕他的粗挺,興奮得讓他不斷俯衝,快速律動。久久無法褪去的激情慾火,讓他的額上開始冒出汗水。

「啊嗯……啊啊……啊……」夏慕心亢奮得不斷嬌啼。

唐季亞額上的汗水開始滑落,不偏不倚地落在她的乳溝上,他垂下頭,伸舌舔舐她胸前帶點鹹味的汗珠。

「啊哦……」他的舌尖勾起她一陣搔癢輕顫。

「哦……小蜜桃……再大聲一點……快!再大聲一點……我喜歡聽你的叫聲……我要聽你的呻吟啊……」收縮的窄徑將他的男根裹得好緊好緊,「哦……小蜜桃……你這迷人的小穴讓我停不下來了呀!」

夏慕心激動地搖亂了長髮,整張臉持續酡紅燥熱,氣息不勻地急喘著,「啊……哦啊……哦……」敏感的歡快盈滿了她的下體,更是渾身竄延。

「喜歡我這樣愛你嗎?」

夏慕心攀住唐季亞的雙臂,幾乎快達到高潮。「嗯……可是它……好硬……

好硬啊……嗯哼……哦……「

「你不喜歡?」腫脹粗硬的肉棍再次深戳。

「唔啊……喜歡……哦嗯……我好喜歡啊……」暈紅的粉頰難掩熱潮的嬌媚,讓她潰堤吟歎。

她的叫聲刺激著他,他滿意極了,拚命重擊搗入。

「唔唔……」夏慕心難耐地呻吟,弓起身挨擦唐季亞的胸膛。

她的反應更加刺激了他的慾望,他放肆地一再搗入濕答答的嫩穴裡,讓她胸前的盈乳隨著他的抽送狂晃跳動……

「唔……不……不行了……我的下面……一直在發抖……我好像……要抽筋了……」

唐季亞得意一笑,如魅的雙眸直勾勾地睇著夏慕心,突然抬臀重刺一下,將火燙的硬棍深深飄進狹小的嬌嫩中。

「哦——」一個完全沒入底部的刺插撞擊,讓夏慕心激動得將十支指甲全都緊緊掐入他的雙臂中。

唐季亞狂猛地抽戳送進,讓兩個人的身下不斷抽搐、戰慄,突地一個痙攣,激狂的高潮令她拱起身,放聲嬌啼。

瞬間,一道溫熱的蜜汁從她的穴內流淌出來。

聽見她達到高潮的妖嬌吶喊,唐季亞再也受不了,一個強肆的衝刺,徹底將他體內的滾熱液體激狂釋放……

直到吻得夏慕心快喘不過氣了,唐季亞才放開她。

「你的嘴唇總是有著水蜜桃的甜甜香味,我好喜歡。」他快速往她唇上一啄,微笑地說:「還有,你剛才真是熱情,我也好喜歡。」

「哎唷!別說了!」夏慕心窘得別過臉,雙頰發燙。

「雖然讓我好意外,但我好開心、好滿足。」唐季亞故意地說,就愛看她臉紅的模樣。

「哎唷!要你別說了,你還真故意耶!」她羞得直嬌嗔。

「我有故意嗎?」唐季亞裝傻,「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真的很喜歡你對我的熱情。」

天哪!真的很丟臉耶!剛才自己到底是幹嘛啦?又沒有喝酒,怎麼突然「酒後亂性」?討厭,都是他啦!

「怎麼?害羞啦?」唐季亞親昵地將夏慕心摟進懷中。

「都是你害的啦!」夏慕心羞窘得只好將責任推到他身上,撒嬌掙扎著。

「乖,別動,讓我把你的衣服穿好。」唐季亞很體貼,動作溫柔又親密。

夏慕心知道反抗的結果可能又會招致另一場歡愛,只好乖乖地讓唐季亞幫她穿好衣服。

「記住,從今以後,這裡、這裡,還有這裡,都是屬於我的,所以我不準你再動歪腦筋,成天想著要隆乳,知道嗎?」唐季亞撫著夏慕心的唇、胸、下體,宣示著他的領域。

「哪有人這麼霸道的!」夏慕心輕呼,羞得低下頭,又臉紅了。

唐季亞勾起她的下顎,雙眸深情地睇著她。「小蜜桃,我是真的喜歡你,而且是一見鍾情,所以你對我不需要感到害羞或自卑,瞭解嗎?」

夏慕心還是害羞,不語地靜靜瞅著他。

沒想到自己的無心與意外,竟會讓她遇上一個喜歡她的男人,而且還不在乎她最在意的胸部。

這確實讓她恍如夢中,到現在還不敢相信,老天爺真的送給她一個真命天子。

「在想什麼?」唐季亞寵溺地撫了撫夏慕心的頰。

望著他滿是深情的眸子,夏慕心羞臊低喃,「我在想……在想老天爺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居然送給我……」

「一個愛你的男人!」唐季亞接下她的話,笑得好溫柔。

夏慕心看呆了,癡癡望著他那老是令她失魂的俊容與微笑。

迷人的淺笑繼續掛在唐季亞好看的唇畔上,「小蜜桃,幹嘛這樣盯著我看?是想要看出我到底有多愛你?還是想要告訴我,你已經愛我愛得無法自拔了?」

「討厭!你幹嘛這樣取笑人家?」噘起嘴兒睨他一眼,夏慕心撒嬌地朝唐季亞胸膛輕輕捶去。

唐季亞順勢握住她的小手,拉到嘴邊親吻一下,笑著說:「我沒有取笑你,只想告訴你,我是真的愛上你了。」

解釋不出原因,他很意外,這些年來竟沒有一個女人能像她這樣吸引他,而且還疼她疼得緊,真想把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永遠跟她在一起。

這麼在乎一個女人,真的是頭一遭!

「好了,我的小蜜桃,待會兒回去把你的東西整理好,明天就直接到我隔壁的辦公室上班。」

「可是……」

「怎麼了?有問題嗎?」就算有問題,他也要硬把她抓來。

「我又沒有經驗,怎麼當你的貼身私人秘書啊?」有哪家公司會有這種「職務」?

「放心,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可是……」

「別擔心,有我在。」

「可是……」

「不管!我就是要你當我的貼身私人秘書。」

「不好啦!」夏慕心還是擔心。

「沒關係,我會慢慢教你的。」

慢慢教她?不如說是慢慢教她怎麼上床吧?!

「我看……你還是找別人吧!」雖然她很想留在他身邊。

後知後覺的她,還不知道唐季亞就是大權在握的公司總裁,還以為他只是個「高級主管」而已!

「不,我就是只要你。」唐季亞很堅持。

「好吧!」

「對嘛!這才是我聽話乖巧的小蜜桃嘛!」唐季亞高興又寵溺地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他現在一刻也不能沒有她,他要隨時隨地見到她,否則他會想她想得心神不寧!

八卦消息很快就在會計部門傳開了,包括會計主任,一共十個女人,每個人均不平地竊聲批評——「搞什麼?才第一天來報到,就馬上被調去當私人秘書?」

「是啊!也不知道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勾引得來的?」

「哼!想也知道,最快的方法當然是『以身相許』啦!」

「真噁心,居然用這種不要臉的賤招。」

「噯曖噯!小聲一點,人來了!」

「哎唷——還滿面春風呢!」

「嘖嘖嘖!一張嘴腫成那樣,脖子又那麼紅,八成是剛做完那檔事!」

「哼!沒胸沒屁股的,真不知道在神氣什麼!」

「神氣?在我面前也敢神氣?哼!現在我就讓她再也跩不起來!」

這時,最資深的女會計主任再也忍不住妒意與不服氣,起身走向正在整理桌面的夏慕心。

「怎麼?陞官啦?才第一天來報到而已,你就





相關閱讀
   
真愛旅舍影音視訊聊天室,台灣辣妹視訊,色、情微電影,午夜直播美女福利視頻,免費視頻秀qq色群,啪啪午夜直播app,免費聊天室你懂的,色情視訊,免費裸體女主播聊天室,裸聊開放女qq號碼
s383s 視訊,台灣麗人視頻聊天室,小可愛視訊聊天室,免費裸體女主播聊天室,裸聊免費網,破解視訊聊天室,視訊聊天網站,小可愛視訊聊天室,live 173影音live秀,真人免費視頻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