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若似真的夢

 

高一那年暑假,我拋開課本獨自前往山上打工,由於我是純粹當作好玩的性質,所以我選擇了種菜的工作,那時雖是大熱天,天空一片晴朗,但山上上卻像是春天一樣,略帶點涼意,每天清早和傍晚常常起大霧,伸手不見五指是常有的事,我就在這樣的環境下開始我的打工計劃。

僱我的老闆年約四十來歲,一付精明幹練的農家粗漢的樣子,講起話來尖酸刻薄,對人沒什麼耐心,老闆娘是一個標準的美人胚,大約三十二歲左右,長得白白淨淨的,甜美動人,說起話來嬌嬌滴滴的,對我十分的好,所以每當老闆罵我,都是她出面替我講情。

他們倆夫妻每年到這時候才上山來,種完這一季就下山去,因為這一季收成足足夠他們一年的開銷,還有剩餘呢!不過他們的地十分多而分散,所以一菜園與菜園之間,要開車往來才能連絡,另外每個菜園旁都有一間設備齊全的工寮,可供工人居住,但由於正當暑假開始,許多學生都先玩個夠才會上來打工,所以七個菜園我顧兩個,老闆王明照顧三個,老闆娘蘇麗如照顧兩個,平常就住在菜園旁的工寮,老闆三、四天會開車來送米菜和生活必須品給我和老闆娘,再開車回到他住的工寮。

那天下午三點我拔完了草,正待澆肥就放工了,突然天空下起一陣大雨,唏哩嘩啦的,看來非下三天不行,老闆打通電話來說:

『啟揚,我今天要到山下辦些事情,三天才會回來,我看雨是不會停了,就放你三天假好了,你去找老闆娘,跟她說山路壞了,我過幾天再去找她,知道沒有!?』

『明叔,知道了啦!』我心想他一定下山找樂子去了,真過份。

我整理了一下菜園,就穿上雨衣騎著那部爛腳踏車去找老闆娘,沿途毫無人跡,大霧瀰漫,看來山路真斷了,我順著一條彎蜒的小道,騎了近三個小時才到她住的地方。那是最遠的一個工寮,半徑五公裡都沒住家,卻也是風景最美的菜園了,附近有個小瀑布,還有一大片高大的松樹林,那工寮就在山坡樹林的邊緣上,須走過菜園的中央小路往上爬,我到時已經快七點了,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工寮微露出點燈光,我把車停到樹旁,脫下雨衣,推門進了去。

四處一望,工寮十分寬敞,約二十五坪大,裡面有五、六間房間鎖著,只有一間大一點的房間沒鎖,我敲敲門,見裡面沒回聲,就推門走進去,迎面香風一陣,但見床上被褥整齊,但沒有人,我想她大概在廚房吧!就往內走去,繞過一個彎,見廚房的桌上放著兩盤香噴噴的青菜,但是也不見老闆娘,我正在納悶,突然聽見廚房隔壁的浴室門把動了一下,我下意識道,原來她在洗澡,怪不得沒人,嚇我一跳,我想我也來捉弄她一下,我靈機一動,見靠近浴室門五、六步有個小桌子,我就一溜煙躲了下去,由於廚房燈光微弱,所以我張大眼睛往外直瞧著,看她何時過來。

不多時,門『咿』的一聲打開了,蒸氣散發一室,一雙光滑白皙修長的玉腿走過去,我猛的一個竄出,想往前嚇她,一個不小心滑向前,我下意識的向前抱去,兩手一抱,只覺得兩隻手掌各抓住一團溫熱嬌嫩的軟肉團,嬌嫩柔軟好摸極了,突聽一聲嬌哼:『喔……唔!』我抬頭一瞧,只見老闆娘背對著我,全身精光,秀髮雲盤,胴體肌膚雪白,纖腰豐臀,玉腿筆直均稱,身材極是美好,我的雙手正巧環抱過她的纖腰,手掌握住她嬌嫩如嫩筍般的尖乳,飽滿的乳峰被我握得飽漲微紅。

老闆娘雙眼微閉,紅唇微啟,嬌柔的喘著氣,嬌聲說道:『…你……是……誰…?……我……哎唷…快放開……你的……手……』

我趁機多搓揉捏的幾把才放手道:『是我啦!如姨,對不起!』

她見我一放開手,回過頭來粉臉嬌羞輕瞪我一眼,就轉頭朝房間跑去,我目不轉睛的瞧著她,她酥胸前的嫩白玉乳隨她的嬌軀左右晃動,乳峰尖上鮮紅的乳頭若隱若現,我不由的看傻了眼,一轉眼她就進了房間。

過不了一會兒,她穿著厚大的外套出來了,因為入夜後山上的氣溫會突劇而降,所以非得穿暖和一點的衣服不可,她順手帶件厚重的大衣給我,我心中一顆心『噗通…噗通…』跳個不停,還好她也沒追究,所以晚餐吃得還算愉快,我把她丈夫的事轉告給她,她有點生氣似的,和我談了一會兒,就開了一間靠近她房間的房間給我睡。恍若似真的夢(二)

第二天早晨天還沒亮,大約四、五點鐘,雨意外的放晴了,但仍然大霧一片迷濛,到處潮濕,我本想多睡片刻,但沒想到如姨跑到我床前輕輕的叫我起床:『啟揚,啟揚,你趕快起來,我帶你去看樣東西。』她興奮的叫著。

我心中不由暗罵:『這麼早起床,看什麼鬼東西,看妳的陰戶還差不多。』

我無可奈何的爬了起來,『哇!好冷。』我趕緊拉過身旁的大風衣穿上。

我匆匆的吃了些早餐,如姨則提了一個大籃子高興的說道:『今天我們不上工,你陪如姨去一個地方,我保證是別人從未去過的好地方,我只同你說你可別跟別人說去。』她這一說給了我莫大的興趣和好奇。

我們沿著松樹林向裡走去,由於均是人煙絕跡的地方,所以樹木高大參天,奇石星羅棋布,沿途鳥語蟲鳴,霧濛嬝嬝而上,煞是人間絕境。

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走出松樹林來,只見一高聳懸崖絕壁筆直而立,銀白飛瀑自頂飛奔而下,彩光若現,好看極了恰如人間仙境,如姨帶我走過瀑布旁的大石,沿崖邊往瀑布走去。此刻天空已經放晴了,旭日東昇,陽光照在瀑布上形成五花六色的彩虹,水中魚兒逍遙的悠遊著。

我問如姨是否到了,她說:『還早呢!』她帶我走進瀑布底,原來瀑布底下有條僅供一人走的小道,她帶我走進約十來步,忽見一小洞,僅可通一人,她拿手電筒先進了去,我拉著她的手隨後跟進,她的手細嫩白長好摸極了,我不由的握得緊緊的,她回頭瞧瞧我,繼而害羞的說:『啟揚,如姨的手好痛喔!你放鬆點。』我頑皮的不理她,她無可奈何,就繼續前進。

走了十多分鐘,終於走出了洞口,眼前豁然開朗,一片碧綠的草坪,晴空萬裡,豔陽高照,視野極其遼闊,我走到草坪的盡頭,腳下竟是萬仞絕壁,遠望群山,清晰碧藍,風景絕佳,我想我們正處在半山腰突出的小山崖之上。

如姨拉著我在草地上唯一的一棵小樹旁的樹蔭下坐下來,她拿出大餐巾平鋪在草地之上,自籃內拿出做好的三明治,各種水果和飲料,有自己釀的菊花茶和米酒,我們倆高興的吃吃喝喝,微醉的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朵朵白雲,綠草如茵,輕風徐徐吹來,愉快極了,我不由的低聲哼唱著小曲,如姨側著上身,手撐著頭,瞧著我的臉聽我唱歌。

日頭已近中午,氣溫漸漸暖和起來,我們脫掉厚重的大衣,嬉戲起來,在貓捉老鼠中我追逐著她,倆人都有點醉,跑起來東搖西晃的,最後我一個前撲,抓住了她,兩個人抱著滾了數圈才停,她躺在草地上嬌羞的看著我,我感到內心一片火熱,我明知她已是一個有丈夫的女人,而且她……

但我忍不住,我低頭親吻她的臉頰,吻她的櫻唇,她沒抵抗,頓使我信心十足,我貪婪的親吻她的粉頸,耳朵,她輕輕的哼吟幾聲,給我莫大的鼓勵,我伸手解開她胸前上衣的鈕扣,脫下她的胸罩,如姨雪白光滑的肌膚在陽光下耀眼極了,我顫抖的伸手握住她胸前高聳豐滿的乳房,輕搓細揉的愛撫著。麗如姨把眼緊閉著任我玩弄她的玉乳,隨著我的抓捏揉玩擺頭扭腰嚶嚀不已。

我抓住她的右乳低頭含住鮮紅的乳頭,用舌尖舔著,用牙輕咬著,如姨忍不住酸癢的胸襲挑逗,玉手緊緊抓著我的頭,我緊貼她體香四溢的酥胸,又吸又吮的舔吻著她嬌嫩如春筍般的嫩乳,用舌尖挑逗她鮮紅堅挺的乳頭,左舔右咬的,麗如姨高張櫻唇,貝齒生津,低聲呻吟著,媚眼含春,似醉如醒的挑逗著我。

我的春心初動,淫性大發,便笨拙的解開她的褲帶,半褪下她的長褲,手掌微抖的伸進她原已緊小的三角褲內,陰毛茂密的使我心醉,我手指一探,在她胯下微突的陰部處,找到了那神秘濕潤的洞口,我用食指和無名指分開那茂密的陰毛,中指順著滑濕的淫液探進洞內,麗如姨反射的彎起雙腿,緊挾著胯間,使我不能再深入,我只好撫摸她的大腿內側使她略放下腿來,趁此機會我放在她內褲的手指一動,插進她的陰戶內。

如姨她被我著手指插進穴內,嘴裡『喔!』的哼出了淫聲,玉腿時伸時曲,但因長褲緊纏著她的小腿,所以仍無法舒張她穴內的飽漲。我手指在她暖濕滑緊的小肉穴中,插進抽出的極盡扣玩把戲,搞得麗如姨春心大發,玉體扭擺不已,小嘴哼吟聲嬌喘聲彼起此落,淫水如潮般汩汩流出,浸濕了三角褲,也流到草地上。我拉下她的內褲,只見烏黑的陰毛濕濕的黏在她陰戶旁,我的手指正插在她飽滿的小肉丘縫裡,被緊緊兩片迴輪渦狀的肉壁嫩肉包含住。

我按捺不住,脫下我的長褲和內褲,放出我早已漲大粗長的雞巴,我拉著麗如姨的玉手輕輕的握住我粗硬的陽具,麗如姨玉指環握著揉捏陰莖,使我的雞巴粗得青筋盤繞,麻癢不已。我再褪下她腿上的褲子,撫摸她修長的玉腿,抓著她的足踝,輕輕的拉開她緊挾的雙腿,使玉穴張開,我雙腿跪在她的兩腿間,抱著她的玉臀,挺著一根粗硬的陽物,就想插穴,怎奈我是初次交媾,陽具就是插不進她嫩淫的肉穴。

突然麗如姨神色一變,繼而玉手一伸,護住了她的胯下,玉掌緊緊的遮蓋住那津液猛流嫩紅的嫩穴,說道:

『啟揚……不……我…們……不行……也不可以……做……這…種事……』

我發紅了眼,拉開她的手,屁股一衝,抱住她壓在地上,但陽具卻沒插入她的嫩穴中,堅硬粗直的滑過她兩片嫣紅滑嫩的陰唇,緊挾在她和我的小腹上,我們赤裸的緊抱在一起不再說話,輕風輕輕吹過……

回程時已經下午四、五點了,山上的霧氣再度濃聚,能見度只有十步左右,我邊走邊仔細的瞧著麗如姨全身,尖挺的小鼻子,黑深的眸子配上一張瓜子臉,長髮飄揚,動人極了,她纖瘦的嬌軀有個纖細的蠻腰,渾圓雪白的臀部和修長光滑的美腿,再加上酥胸前嫩筍般尖挺飽滿雪白的玉乳,真是一個迷人的美少婦,而我卻喪失了跟她做愛的絕佳機會,我真傻,我想當時如果我強要她的話,她也許是會肯的,我真是笨到極點了。

晚上的山上是陰森恐怖的,再加上這座工寮通往山下的唯一一條路已經崩塌了,所以偌大的山上只有我和如姐倆人,對了她叫我改稱她如姐,因那樣叫會覺得較為親蜜。山中沒有甚少愉樂,所以通常都很早睡,這夜我卻輾轉難眠……

三天的假期很快就過了,如姐對我的印象似乎越來越好,這三天拚命燒一些她拿手的飯菜給我吃,又煮了一些壯陽補腎的補藥猛補我的身子,當然那是她悄悄弄的,這事我到後來才知道。

回到我住的工寮以後,我漸漸感到自己精神越來越好,已經有辦法自己抬起一桶瓦斯而面不改色,並且每天有一半的時間,胯下的陽具漲得堅硬粗長,青筋盤浮得嚇人,長褲都遮不住,鼓脹脹的挺出,我驚訝的不知所措……

老闆是在第二天下午來的,他並且帶上來一個女工,看樣子大約二十五、六歲,均勻的雙腿纖長雪白,長得肌膚白淨,眉目清秀。聽老闆說,她結婚剛滿四年,丈夫前幾年因車禍而去逝,曾在山下診所擔任過一陣子的臨時護士,因為和老闆有遠房姻親的關係,加上目前人手不足,因此這次上山來幫忙,好像叫邱惠蘭的樣子,我也不甚在意。恍若似真的夢(三)

山上的風景實在美極了,雲霧開闔,餘輝四射,霞光萬道。每天深夜,晴空萬裡,仰望蒼穹,耀眼的北斗七星閃閃發光,不知不覺的又過了一個禮拜。

那天清早我正要去上工,老遠就望見老闆開著那輛破爛的小貨車遠遠駛來,原來老闆又要下山辦事情了,他並把那女工帶來,叫她跟我把東邊的大菜園先播種,吩咐幾句就下山了。我和她就利用一整天的時間,把東邊的菜園播種三分之二,餘下的因天色已晚就留到下次,晚飯時我和她聊了許多,彼此漸漸熟悉。

如此過了四天,老闆突然打電話上來,說可能要晚幾天才能上來,叫我們先去打掃山坡上的那間小儲藏室,並且如姨過幾天將會過來看,要我們打掃的乾淨一點。

我們嘻嘻鬧鬧一路爬上山坡上的儲藏室,說是儲藏室一點也不像,看來像是一間廢棄的小工寮,裡面堆滿了雜物,還有一些器具,我們整理了兩天才大致整理出來。

第三天去時,突然的大雨,把我和蘭姐淋濕了,我拉著她躲向一棵路旁的老松樹下躲雨,我瞧瞧天空,大約還要下一陣子雨才會停,無意間發現,蘭姐全身被大雨淋得濕漉漉的,衣服半透明的濕濕的緊貼在她的嬌軀上,顯出她凹凸有緻的身材,豐滿的胸脯,纖細的柳腰,渾圓的玉臀,我看傻了眼,那乳頭尖翹的突頂著外衣,我胯下長物倏然的漲起,筆直的頂著褲子。

蘭姐見我這樣子,羞得滿臉通紅,嬌羞的說:『啟揚,別那樣色瞇瞇的看著我嘛!好丟臉喔!』連忙用她兩條似玉藕的手臂遮著胸部,我才定下心來,不好意思的左顧言他。

雨勢越來越大,等到我們到那儲藏室時,又開始打起雷來,我在雜物堆裡找到幾件過時的衣服,就叫她先去洗澡,我則在外面生火烤乾衣服,雨淅哩哩的下著,我拿她換下的衣裳烤著火,衣上陣陣迷人的幽香傳來,愛煞我了,雖然她沒如姐那般皎美的臉龐,但是那股成熟的少婦韻味,深深吸引著我。

因為大雨下個不停,我們只有在這過夜了,但棉被只有一條,真傷腦筋,只有給她蓋了,我則披上兩件外套靠著牆睡。半夜冷風襲來難忍極了,蘭姐不忍見我受凍,就叫我跟她同睡,雖然心裡很想,我仍推辭說:『不用了,我不冷。』也不知是過了多久,最後還是受不了誘惑,鑽了進去。

溫香軟玉在側,我渾身發燙,陽具漲粗得難受,蘭姐嬌羞的不知所以。起初兩人睡得有段距離,不知不覺中,竟緊貼在一起,她吐氣如蘭的呵在我的臂膀,我心騷癢難耐,加上如姐的補藥,陽具堅硬麻癢的一跳一挺的,蘭姐想拉開我們的距離,玉手一推,竟滑了過去,碰巧碰到我的陽具,她吃驚的竟忘了抽手。

我被她一碰,慾火一發不可收拾,我兩手一抄,把她拉上我的身上來,摟住她的纖腰狠狠的用陽具頂衝她的小腹,她嬌羞的推拒著,但她內心極為饑渴,漸漸放棄了抵抗,任我雙手大肆撫摸她的全身上下,我又親又咬著她嫩白的臉蛋,輕吻她的櫻唇,微吸她的香舌,吸吮她的口中香甜津液,一手撫摸她圓翹動人的玉臀,一手搓揉著她飽滿的嫩乳,使得蘭姐全身火熱,嬌喘呻吟,玉體如蛇般扭動,媚眼惺忪,嬌媚的羞態,令我愛憐不已。

蘭姐纖蔥般的玉手不住的搓揉著我結實的胸部,鮮紅的櫻唇輕柔蜜意的輕吻著我的臉頰,我利用此空檔巧妙的剝下她的衣裳,只留三角褲不脫,但是三角褲已被她豐盛的淫水,浸漬得濕滑一片,我右手一翻,平貼她平滑的小腹滑入她的內褲內,手指輕碰她微突的小丘,蘭姐即輕顫一下,兩腿緊挾,使得陰道緊閉,手指無法伸入,我只有去撫摸她陰毛遍生的陰戶滑轉著。蘭姐被摸的越發淫興難耐,略放鬆雙腿,我趁此一空檔,兩手指一併,插進她緊合的玉穴,淫水如泉湧出,蘭姐驚覺嫩穴遭我手指插入時,已經來不及了,玉穴一被我著扣挖玩弄,頓時全身失了力氣,癱瘓般的壓躺在我身上,櫻唇半張的嬌吟哼喘的,任我大肆撫弄她的巫山巫峽,粉臉泛起粉紅的紅暈。

我迅速的脫下我全身的衣褲和蘭姐僅剩的三角褲,用我粗長的陽具頂著她陰毛茸茸的豐腴陰戶,用龜頭磨轉著她緊小的嫩穴口,淺刺輕柔的挑逗著,蘭姐哼喘得更加急促,粉白的大屁股扭轉不停,穴內又麻又癢,透明的淫水流溢,滋潤得陰唇滑膩不已,使得嫣紅的淫穴看來美極了。

我摟著她的纖腰,分開她修長雪白的大腿,扶正雞巴,緩緩的開始插入。初時極難插入,後來由於淫水的助滑,漸漸深入,終於抵著了子宮口,蘭姐急促的收縮陰部,把陽具包得都快酥了,我興奮的摟著蘭姐又親又吻,蘭姐喘哼的道:

『……哼…啊…哼……好癢……我……喔……快插吧……哼……蘭姐的……哼……小親親……哼…你……喔……美極了……哼……啊……啊……』

我深入淺出,兼帶旋轉著我的雞巴,龜頭旁的肉稜不斷的滑颳她緊嫩的陰道壁,陣陣快感不停的襲來,蘭姐哼哼卿卿的低吟著,淫蕩的叫床聲,聲聲誘人,語語妖媚,渾圓嫩翹的美臀不住的打轉,迎湊著陽具的插穴,陰戶不斷的收縮吸吮著雞巴。我因為被麗如姨用壯陽的補藥補過,不但依舊堅挺如前,反而更形粗長,陽具越插蘭姐的嫩穴,越加漲大。

蘭姐漸漸感到陰戶內飽脹難受,前所未有的充實感使得她心驚不已,心想:『我是已經過人道的婦人了,怎麼被這小鬼弄得如此撐脹充實,看來他的寶貝大概是民間相傳的具有若草術的「貞女」。』






相關閱讀
   
情色故事,國外免費視訊,午夜福利美女視頻網,情.色電影,真人秀聊天視頻網站,一對一私聊福利,真愛旅舍 聊天室,免費視訊meme交友,173免費視訊聊天,聊性聊天室
午夜裸聊直播間,uthome視訊聊天室,uthome視訊聊天交友網,85街論壇85st文章,色情視訊,午夜聊天室,韓國視訊,國內app大尺度直播軟件,92午夜福利倫理合集,女性開放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