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嬸嬸壓在身下低頭喘息著問她

 

 

 

那天晚上,我壓在深深的身下,喘著粗氣問嬸嬸:“告訴我寶貝,我厲害嗎?”嬸嬸一臉嬌羞地看著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但是她的身體反應卻是越來越激烈,讓我欲罷不能。我生在農村長在農村,雖然農村的生活比不上城市,但是有嬸嬸的陪伴讓我覺得日子過得比城市裡有趣。
我嬸嬸身高近一米七,丰乳肥臀,模樣也俊俏,在我們當地是出名的漂亮,我叔叔因此雖然在外面打工累死累活,卻總是笑呵呵的,他到現在也覺得自己的命好。當時我也有一米六幾了,和嬸嬸差不多高,我繼承了我們家的優良傳統。有一件事藏在心裡很久了,都沒有說出來過,今天我要講一下我的嬸嬸,我和嬸嬸的性故事。

也長得還算不錯。嬸嬸一直都很喜歡我,當然是長輩對晚輩的那種喜歡,因為她是看著我長大的。放暑假了,我常常在屋後的竹林下乘涼看書,(那時候我對男女之事已經有了點了解,而這正是來源於我所看的那些小說。這天我正被小說中的一段色情細節迷住了,連嬸嬸叫我,我居然也沒有聽到,她生氣地搶過我的書說:看的什麼,那麼專心?我急忙伸手去回搶。

結果我的動作讓她更加好奇,笑嘻嘻地推開我看了起來。看了一段她就楞住了,說,哪兒來的?我面紅耳赤地說是藉的。她說我不管你是藉的還是買的,沒收了,誰讓你看這種書的。說完轉身走了。我知道嬸嬸是刀子嘴豆腐心,(只要我多給她做點事,他就會還給我的。所以在這以後的幾天我總是幫她做這做那,甚至在她乘涼時給她打扇,弄得我滿頭大汗,可是她還是不還給我,我媽笑罵我對媽還不如對嬸嬸好,男人都不是東西,一見到漂亮的連媽都忘記了。
嬸嬸臉紅著回敬說,看來大嫂得娶兒媳了,我這模樣行嗎?父母不在時,我悄悄對嬸嬸說,千萬別讓他們知道啊!嬸嬸笑盈盈地說什麼啊?我說就是書的事情啊!嬸嬸說什麼書啊?我簡直急得要哭了,嬸嬸說看你以後還敢不敢看,要看就看讀的書啊!

好啊,我暫時不說,看你的表現了。隔天我的表現機會就來了,村里的一個小孩把堂妹打哭了,我當然義不容辭,伸手扇了那傢伙兩耳光,我帶著堂妹回來正向嬸嬸表功時,那傢伙領著他父母來了,這下好了,人家的理由是我是個大人了,為什麼欺侮小孩子。嬸嬸急忙說我雖然是長高了,可是還只有那麼點歲數,不懂事。

最後道了歉才算了事,我日喲。這天在池塘游泳,一個夥伴高叫狗娃兒(我的小名)長毛了狗娃兒長毛了,我羞憤地追打他,他躲到池塘邊他媽那兒去,我追過去, (他媽笑嘻嘻地對也在洗衣服的嬸嬸說,你家狗娃兒還真長毛了喲。嬸嬸瞄了我的東西一眼笑了笑。那女人伸過頭對嬸嬸悄悄說了句什麼。
嬸嬸笑著打了她一下,對我說,過去。我於是只好乖乖地聽話。七月的天氣確實是酷熱萬分,我家旁邊的池塘不久就被太陽曬得快乾了,井水早已枯竭了,滿院子的人紛紛挑著桶到十幾里外的鄰村去挑水用。雖然這種情況以前也遇到過,可是那時基本不關我什麼事,現在我長高了長壯了,於是很自然地和父母一起挑起了水桶。

儘管我挑一桶水要比別人多用一倍的時間,可是幾天下來,還是累得我受不了。父母看我可憐,只得給我放了假讓我在家休息。我渾身酸痛了兩天,也就漸漸恢復了,水知道一項新的使命又來了。大概是天熱,我奶奶牙疼得厲害,由於父母和嬸嬸天天輪換著不停排列子挑水,所以只得由我負責去採一種我奶奶說是一吃就見效的草藥。我到我家後面的大山里轉了兩天。

結果是空手而歸。看著奶奶疼得一邊臉高高腫起,我很內疚,心裡發誓一定要找到那種草藥。這天,我專走別人從未去過的山林鑽,走了一會我就害怕了,畢竟這些人跡罕至的地方太荒涼了,我再一次垂頭喪氣地回了家。剛到家門,我堂妹就興高采烈地喊我去看西遊記,我陪她看了一會,由於上山累了,我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睡夢中的我正在做一個非常奇怪的夢,一開始四周都是漆黑的,但是忽然之間我發現我身下躺著的是嬸嬸,後來夢裡嬸嬸在我耳邊輕輕地嬌喘,令我欲罷不能,我連忙提槍就上。過了不知道多久我醒來的時候,發現堂妹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我旁邊看著我。
堂妹被我剛從睡夢中醒來就猛然坐起來的動作嚇了一跳,轉過身來上上下下地打量我,突然大笑著說:哥哥流尿了,媽媽你看,哥哥那麼大了還流尿呢我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原來我的短褲褲襠濕了很大一塊,我羞愧極了,我知道,這就是書上說的夢遺。

雖然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我是第一次在嬸嬸的床上這樣,而且嬸嬸就在旁邊滿面紅暈地笑我,我簡直無地自容。嬸嬸看我難堪的樣子,理解地說:快去換了!堂妹還在笑個不停,嬸嬸瞪了她一眼說:別出去亂說啊!

我換好短褲,和以往一樣悄悄舀水洗了我剛換下的那條短褲,然後再次回到了嬸嬸屋裡,打算等到堂妹出去的時候給嬸嬸說,(讓她不要告訴我媽。可是堂妹正看電視得起勁,老是沒機會,看看嬸嬸已經在床上睡著了,我更加著急。
好不容易等到堂妹看完電視出去玩了,我一邊聽堂妹是否走遠了一邊觀察嬸嬸,嬸嬸側身躺在床上,看到她的兩條雪白豐滿的大腿和渾圓的肥臀,我的小弟弟又硬起來。我伸手按在嬸嬸的肥大結實的圓臀上晃動,嬸嬸的肥臀真柔軟啊!。嬸嬸醒了。

一看是我,說:做什麼?我吞吞吐吐地說:剛才的事,別給我媽說,好嗎?嬸嬸不置可否,看了我褲襠一眼,一見到我高高聳起的褲襠,頓時呵呵笑起來,說:狗娃兒真的長大了哇!我面紅耳赤,不知說什麼好。嬸嬸看了看我依然按在她又圓又大的肥臀上的手,想了想,說:你這樣多久了啊?我說:有三次了。嬸嬸再次嫵媚地笑了,連眼裡也閃著光,說:都在夢裡嗎?我羞愧地點點頭。嬸嬸說:夢到誰了呢?我發現嬸嬸並沒有把這看成一件很丟人的事。
後來嬸嬸拉著我的手和我說起了道理,她說青春期的男孩子有這樣的反應是正常的,但是也要懂得怎麼去克制自己。我一邊聽一邊感到慚愧,接著嬸嬸做出的舉動令我十分驚訝,她把手放在我的長槍上。後來完事之後,我們相擁而眠度過一個美好的夜晚。






相關閱讀
   
台灣辣妹影音視訊聊天室,真人在線裸聊網,女主播福利視頻大全,美女微拍福利午夜1000,真愛旅舍ut聊天室
台灣情人視頻聊天室,av裸聊直播間,開放性多人聊天室,茶訊交流,ut視訊聊天室福利視頻